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雏鸟展翅【第五更求订】

第十九章 雏鸟展翅【第五更求订】

        孙思邈负责的隔离营,也已经搭建完成,比起其他的营地,隔离营显然要更完善一些,四周都用栅栏圈起,里面的窝棚,也被分成几个地方,    还有专门负责熬药的地方。

        这次李世民派来了十几名医匠,原本是由宫里的一名御医带队,但到了这里后,那御医便将这个位置,让给了孙思邈。

        不管是处于私心,还是真的尊敬孙思邈的威望,但这样的结果,    却是徐宁乐意见到的,    于是,    便将这次带来的所有药品,都交给了孙思邈。

        痢疾、伤风还有止痛跟消炎,当然,也有治疗外伤的酒精跟纱布等等,整整两大箱的东西,看的孙思邈嘴唇都在哆嗦。

        那目光望着徐宁时,便重重的向徐宁点点头,虽然没开口说话,但徐宁却是看懂了老道眼里的感激!

        带来的两台喷雾,一台送去了城里,留下的一台,便叫专门的几名士卒,轮流在营地里喷洒消毒,早晚一次。

        那些饥民,先前还对喷雾有些惊惧,但后来发现,    只是喷洒的一些水渍后,    便也安心下来了。

        整个安置营,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才两天的时间,营地里的秩序,便已经恢复了起来,营地外面,再看不到拥堵的人群,全都待在了营地里。

        有老人在营地里晒着日头,半大的孩子们,则是在营地到处捡拾掉落的树枝,那是用来晚上照明用的篝火材料。

        而那些妇人们,则是忙着打扫各个营地的卫生,将所有的垃圾等等,全部收集起来,最后,全部交给专门负责的官吏,再进行焚烧。

        但实际上,却也并没什么垃圾,无非就是些带来的破罐破碗,一些麻衣草鞋之类的,但上面严厉交待下来,    她们便也只能去做。

        茅厕的事情,也会有专门负责,每天定时都有人处理,拿石灰掩盖,再集中用土掩埋,听说这东西还要被送去化肥厂,她们便有些想不通了。

        现在没人敢在随地方便了,营地里还有专门监督的人,都是从他们中间挑选出来的,一旦发现有人不听话,那就会告到官吏那里。

        对于这些不听话的人,上面的处理方式,也是相当简单粗暴,直接扣除一勺粥饭,有人起先不信,结果,那天的粥饭,果真就少了一勺。

        有罚自然便有赏,对于那些愿意听话,又愿意帮忙的人,都会多加一勺粥饭,于是,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每个人为了那一勺粥饭,都在努力的表现着自己。

        在如今这个时候,多一勺粥饭,就是多一条命,没人愿意为了不良的表现,而错失活命的机会!

        临近晌午的时候,身后禁闭的城门开启,随即,便是运粮的车队,缓缓的从里驶出,同来的还有个格物院的几人,程处默跟余笙等等。

        余笙就是儒生中的一员,这家伙也是所有的人中,进步最为神速的人,当然,这得把王孝通排除在外,毕竟老王同学,在算学上已经是大家了。

        徐宁这段时间,还不能回去格物院,但这并不代表,格物院因此就什么事都没做,徐宁上次走之前,就留下了各种笔记。

        所以,在徐宁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便按照之前的分工,研究徐宁留下的东西,今日出城来,就是拿给徐宁看的。

        水泥、果酒还有砂糖,果酒的原料乃是桑葚,但这段时间,桑葚却还并没大面积成熟,为了实践果酒这些家伙几乎跑遍了全城,一点一点的收集了许多桑葚。

        果酒的味道有点酸,这可能是糖分不够,或者发酵的时间有点长了,不过,却是正宗的蒸馏酒,那清凉凉的酒色,绝非是发酵酒可以比拟的。

        砂糖的提取也不错,看着就是颜色深了些,可能原料是蔗糖的缘故,熬制的时候,又没控制好火候的缘故吧!

        徐宁拿了一点砂糖放进嘴里,顿时在心里苦笑一声,砂糖的糖分不够,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焦味,比起后世的砂糖,简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不过,比起这时代的蔗糖来,却又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徐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后期再琢磨一下,将火候再控小一点,差不多就完全可以了。

        至于水泥,徐宁看了看拿来的水泥凝结,用力敲了敲,总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不是烧制的,这样凝结的程度,大概标号也在一百五以上吧!

        带来的几样东西,差不多都是过关的,徐宁显得很是满意,满意的当然不是成品,而是,在他不在的时候,这些东西可都是他们自己制作出来的。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师傅领进门,修行全靠人,徐宁就是带他们进门的,而现在看来,几个家伙的修行,还是相当不错的。

        能得到徐宁的认可,自然是他们最为兴奋的事情,一个个激动的脸色涨红,然而,并没一个人表现出欢呼的样子。

        外面就是成千上万的饥民,此时,就跟他们隔着一道矩鹿,虽然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准备,但刚刚看到外面那成片的营地时,几人的内心,还是受到了无比的震撼!

        “看到了吧!”徐宁看着几个家伙,凝重的神情,不由轻笑了起来道:“回去之后,还要抓紧时间,再过些日子,你们还要教会他们呢!”

        “明白的先生!”这事儿徐宁一早就说过了,此时,再见到外面成千上万的饥民后,这话的分量,便又突然加重了许多。

        “嗯!”徐宁闻言,顿时点点头,而后,目光望着面前的几人时,突然笑着开口道:“到时候,你们就没点别的想法吗?”

        “什…什么想法?”几人突然听到徐宁的这话,当场便都是微微一愣,随即,便面面相觑一眼,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徐宁便顿时咧嘴一笑,继而,便冲着几人招招手,看看左右无人了,这才笑嘻嘻的说道:“这些东西到时建厂,可是一笔巨大的利润啊,就不想从中分杯羹?”

        “这不行吧!”听得徐宁的这话,几人的脸上,都是禁不住一愣,随即,便见得程处默,忽然挠了挠头,望着徐宁问道。

        格物院里的东西,即便是要建厂,那利润也是归皇家所有的,这时候,要他们参与其中,要跟皇家分利润,那皇家能乐意吗!

        “实话跟你们说吧!”听到程处默这话,徐宁顿时深吸了口气,望着面前的几人道:“如今陛下那里可是没钱再建厂了,就那点儿钱,都被拿去买粮了,那还有建厂的本金啊!”

        这话落下时,便望着面前的几人道:“所以啊,现在对你们可是最好的机会!”

        “陛下那里不会有意见吧!”程处默的表情,明显已经有些动心,只不过,却还是有些不死心的望着徐宁问道。

        “这是在帮陛下!”听到程处默这话,徐宁顿时一拍程处默肩膀,压低声音对程处默道:“外面这么多人,你又不是看不到,将来都是要妥善安置的,怎么安置啊?”

        这话落下时,便又接着补充道:“陛下现在巴不得程伯伯他们参与呢,只要将厂建起来,拉去的饥民越多,陛下那里的负担就会越小,你说说,陛下会有意见吗?”

        “某家回去就说!”程处默本来就已经有些动心,此时,再听的徐宁说起,顿时便一握拳头,冲着徐宁发狠般的说道。

        “可学生恐怕不行的!”眼见着程处默已经答应,旁边的余笙,便也跟着动心起来,只是,想想建厂需要的本金,神色顿时就黯然了下来。

        他不能跟程处默这种将门子弟相比,家里若是拿出一点钱,那倒也没什么问题,可要是拿出建厂的本金,只怕是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听到余笙的这话,徐宁顿时都被气笑了,这读书人果然都是脑子一根筋,他又没说,非要用一己之力,拿下一个厂的投入。

        于是,便冲着面前的余笙道:“你傻啊,格物院不是还有人,到时你去跟他们商量,利润可以分成,投资也可以分成的啊!”

        听到徐宁的这话,余笙当场便惊的张大嘴巴,可能对于他而言,这事儿比算学格物要难得多了吧!

        这次要建的厂,足足有五六个,李世民那里显然是没钱投入了,徐宁更是穷的叮当响,所以,这些厂子最后还是要让给别人。

        所以,在徐宁看来,与其让别人赚取,那干嘛不留给自己人呢!

        马周来的时候,还给徐宁带了一个食盒,里面是侯府的厨师,专门给徐宁特意烧制的几样小菜,本来是小草要送来的,结果,出城门的时候,直接被堵在了里面。

        “府上一切安好,侯爷就只管放心吧!”看到徐宁皱起的眉头,马周赶紧便冲着徐宁宽慰道:“小可这几日回去,都会去侯府一趟的,还有小公爷也派了人过去呢!”

        “那就有劳宾之了!”侯府不会有事,里面还有李世民派去的侍卫,但听到马周这么说时,徐宁还是感到有些欣慰,当下便冲着马周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