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这是许敬宗?

第十七章 这是许敬宗?

        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当这股力量被调动起来后,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变得简单起来了!

        坑洼的营地被平整出来,木头被源源不断的送入营地,搭建的窝棚、防鼠沟以及茅厕等等,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

        临近傍晚的时候,    徐宁划分的几个营地,便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最后,就只剩下铺顶以及里面的简易床榻了。

        那些白天跟着官吏们,出去伐木、平整营地的人们,到了天黑时,    便都准备回到原来的地方,    结果,    全都被官吏们给拦了下来。

        这都一起劳作了一天,官吏们也从这些人中,早就挑选出了可以信任的里正跟保长,到了这会儿时,白天选出的里正们,也开始出来帮忙维持。

        于是,原本吵闹着,要回到原来地方的饥民,逐渐便在官吏跟里正们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乖乖的留在了临时搭建的营地。

        这是成功的第一步,官吏们看着逐渐平息的人群,激动的差点都要欢呼了,这都十多天了,他们费了多少口舌,都没能劝说得动这些人的。

        而随着这些人的留下,    外面的那些妇孺老幼,也被安排进了剩余的几个营地,    自然也是趁机将男女分营。

        半大的孩子,    被分去了男营,小点的孩子,则是跟着他们的娘亲,至于那些老人,则是单独又分了一营。

        徐宁便又让许敬宗,在妇人营里,挑选了年轻的妇人,负责营地里的卫生以及烧水的事物在这种环境下,个人卫生就别顾了,能够保证不让他们喝到生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当夜幕再次降临,昨日还乌泱泱一大片的景象,此时,早就已经看不见了,所有的人,都被安排进了营地。

        原本人潮拥堵的官道,这时候也被情理了出来,    徐宁便让人,沿着官道的两侧,    一字儿点燃了许多篝火,    火光闪动,也将两旁的营地,映照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

        消失许久的月亮,也从乌云中探出半个身子,被火光映照的官道上,便出现了一队队巡夜的士卒,守护着两旁逐渐安静下来的营地。

        “还是你行啊!”此时的李绩,就站在营帐外的矩鹿前,用力的拍着矩鹿,望着已经恢复秩序的营地,忍不住冲着旁边的徐宁感慨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可是李绩从出城后,做梦都想看到的场景,可惜,他们努力了十多天,都只是徒劳无功。

        而现在,却在徐宁的调度下,只不过是花了一天的时间,就让乱糟糟的人潮,恢复到了井然有序,李绩心里不得不开始佩服起徐宁来。

        听到李绩的这话,徐宁不由得内心苦笑,眼前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才是考验他们的时候。

        这么多的饥民,唯一能让他们听话的,便是每日一餐的粥饭,若是每日的这一餐出了问题,那所有的努力,都会瞬间化为泡影的。

        粮食啊,说来说去就还是粮食!

        这都十多天了,长安四门禁闭,唯有他们身后的城门,会在每日晌午时开启,世家的消息全部被封锁,这几天,应该会有些沉不住气了吧!

        许敬宗这会儿也没睡着,看到这边的李绩,打着哈欠回营帐后,便慢慢踱步来到徐宁身旁,冲着徐宁不由笑道:“侯爷还不打算睡吗?”

        其实,在许敬宗的心里,开始的时候,并没觉得徐宁有能力,就能够让乱糟糟的城外,变成现在的这副模样,在他的印象中,徐宁似乎是个格物狂而已!

        但现在,只不过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做到了他们十多天都没法办到的事情,许敬宗心里,也不得不佩服起徐宁来。

        “你不也没睡吗?”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顿时笑了笑,转过身来时,便背靠着矩鹿,冲着许敬宗说道:“你这都累了一天,休息不好,明日可又要累一天了!”

        “睡不着啊!”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顿时轻叹口气,目光望着火光里,忽明忽暗的营地,突然有些感慨起来:“这些天,许某眼睛一闭,眼前就出现乱七八糟的东西!”

        “嗯?”听到许敬宗这话,徐宁的目光,不由的望向旁边的许敬宗,这家伙竟然也在感慨,好像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大阴人作风啊!

        “侯爷可知,这场灾情死了多少人吗?”察觉到徐宁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他,许敬宗顿时便回过头来,迎着徐宁的目光,幽幽说道:“很多,多到让许多人妻离子散…”

        忽明忽暗的火光下,许敬宗的双目通红,嘴唇在使劲的抖动着,原本放在矩鹿上的手掌,此时,紧紧的抓着矩鹿,感觉稍稍一松手,他就会倒下去似的。

        “其实,能活着走到这里的人,都是命大之人!”许敬宗微微的吸着鼻子,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幽幽的说道:“可那些死在半路上的人,却就没有这么大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时,许敬宗忽然停顿了一下,片刻后,这才咬着牙说道:“自南向北,一路上都是倒下的尸首,就那么倒在路上,任由野狗撕咬着!”

        “有些人饿急了,找不到填肚子的,就直接吃土,最后竟是将自己活活撑死!”许敬宗说到这里时,禁不住微微低下头,徐宁能清晰的看到,许敬宗眼里有眼泪掉落。

        “我…我猜到了!”听着许敬宗有些失控的话,徐宁努力的在脑中还原着那个画面,一个饿的发疯的人,拼命的跪在地上,往嘴里塞土,最后,变成了一俱僵硬的尸体。

        “不,侯爷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突然抬起头来,一脸惨然的表情,道:“许某见过一个死去的妇人,就那么坐在光秃秃的树干下,可等到许某过去时,才发现那妇人的怀里,竟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孩!”

        徐宁的心,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目光惊恐的望着许敬宗,感觉呼吸突然都变得困难起来。

        许敬宗的拳头,便使劲攥了起来,努力的深吸口气,最后,这才惨然的望着徐宁道:“那个婴孩竟然活着,嘿,竟然是靠着吸允妇人的血水活下来的!”

        “…咬破了母乳?”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刚刚悬起的心,稍稍落了下来,可随即,听到许敬宗后面的话,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不是!”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当场便用力摇头,目光直直的盯着徐宁,一副震惊无比的目光,说道:“是那个妇人,明知自己活不下来了,竟然是自己割破了乳,让婴孩吸允!”

        徐宁的胸口,突然像被重锤砸中,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喘不上气了,双手拼命的抓住矩鹿,身体都跟着摇晃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宁这才喘匀了气,冲着许敬宗问道:“那…那婴孩呢?”

        “送去了城里!”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惨然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目光望着徐宁时道:“那孩子是许某亲自带来的,此时,许某便决心收留他!”

        徐宁便顿时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许敬宗的手背,轻叹口气道:“那婴孩的娘亲,若是在天有灵,定会感激不尽的!”

        “可许某能力有限!”听得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却是苦笑着摇摇头,目光望向那边沉寂下来的营地,道:“侯爷你可知,营地里如今就有许多无家的孩子吗?”

        大灾来临,所有人都开始拖家带口的逃荒,一路乞食,一路寻食,凡是能吃的,都会被填进肚子,树皮、草根,可逃荒的人毕竟是太多了。

        后来当找不到树皮、草根时,于是,有些人便将活命的东西,都留给了自家孩儿,自己竟是活生生饿死在半道上,那些孩子便跟随着大队伍,一路逃来了长安。

        “有…有多少?”听着许敬宗的这话,再想想那些易子而食的传闻,徐宁的心,瞬间揪了起来,能逃来这里的,恐怕都是得了老天爷的照顾吧!

        “很多,大概几十上百!”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的表情,瞬间变的凝重起来,这些话说给别人,或许只会博的一丝同情,但眼前的人,却是徐宁,许敬宗知道徐宁的分量。

        “我明白你的意思!”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顿时用力的点头,他到此时,才算是明白了,许敬宗为何突然跟他说起这个了,于是,便冲着许敬宗认真道:“他们能活着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还能让他们再经历一会呢!”

        徐宁的这话一出,许敬宗整个人顿时后退一步,冲着徐宁便是一躬身道:“许某替那些孩子,感谢侯爷了!”

        “姓许的,就你长心了是不是?”眼见着许敬宗向他突然躬身,徐宁惊的赶忙躲到一边,转而,便扶起许敬宗,有点气急败坏的道。

        在他的心目中,许敬宗一直都是个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大阴人,可在这一刻,徐宁突然改变了对许敬宗的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