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秩序的重要性【第二更求订】

第十六章 秩序的重要性【第二更求订】

        营地首先要重建,外面这么多的饥民,不可能全拥挤到一块的,那跟没营地完全没区别,营地需要划分几个区域,各自都要保持一定距离。

        另外,男女营地也要分开,    这样一来,也正好便于管理,然后,再营地里选出有威望的人,做临时的保长跟里正,由饥民管理饥民,    这样也是避免冲突发生。

        之后便由吏部或户部的官吏接管,最后,    将所有的事,汇总到李绩的这里!

        营地的周围,还需要挖一条防鼠沟,到时撒上生石灰,杜绝鼠疫虫害之类的,茅厕也要建在营地附近,找饥民中专门的人负责、监管。

        再就是建立临时的隔离营,这事儿由孙思邈负责,老道虽然是以志愿身份加入,但威望摆在那里,所有的医匠们,都愿意听从老道的指挥,那就好办多了。

        饥民中间,到时若发现痢疾伤寒之类的,立刻送去隔离营,这次徐宁回来时,    已经带了这类药品,    足以应付这类病症。

        另外,    也带了消毒水跟喷雾器,到时也找专门的人,早晚在营地里消毒,最后,就只剩下粥棚的事情了。

        “粥棚又怎么了?”听的徐宁说了一大堆,终于有个官吏忍不住,表情有些错愕的望着徐宁问道。

        “粥棚必须换地方!”听着这名官吏的话,徐宁顿时揉了揉额头,头也不抬的盯着笔记说道:“营地到时建起来,粥棚就要距离营地不能远,而且,施粥的时候,必须一营一营的来!”

        现在饥民扎堆在一起,都不愿意去临时的营地,原因自然就是施粥的方式不对,到了施粥的时候,都是一窝蜂的涌上。

        结果,身体力壮的,都喝到了粥饭,    而那些妇孺老幼的,只能被挤在人潮后面,等轮到他们时,差不多就剩锅底了,这种情况,你还能指望他们回到营地?

        “还有啊!”说到这里时,徐宁突然抬起头来,望着面前苦着脸的一众官吏道:“到时人手不够的话,可以从饥民中挑选人手,大不了多奖励他们一勺粥嘛!”

        这事儿,本来就是再为他们自己做,多奖励一勺粥,那也是希望他们能够起到带头作用,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让外面变得有秩序起来。

        “这恐怕是有些难了!”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顿时叹口气,他何尝不清楚秩序的重要性,可关键就在于,他已经尝试很多遍都失败了。

        “一步步来嘛!”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顿时笑了笑,说道:“明日先发动饥民,将营地搭建出来,再将饥民都分批安排进去,那就是完成了关键一步了!”

        “嗯,那就都听泾阳侯的吧!”徐宁在这里说话时,李绩一直都是默默的听着,直到此时,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目光望着面前的众吏说道。

        李绩的这话一出,那基本就是一锤定音,于是,刚刚还犹豫不定的众吏,闻言后,顿时便齐声称喏!

        “就你说的这些,让老夫怎么去做?”营帐里的众吏已经散去,李绩这才站起身来,不由的叹口气,一脸苦笑着说道:“这往后老夫就负责坐镇,其他的事,便全交由你去负责了!”

        “那可不成!”听到李绩的这话,徐宁顿时笑了起来,望着面前已经困到哈欠连天的李绩道:“到时候要是做不好,你这位老夫可是把责任全推给我了!”

        “那怎么可能!”李绩听到徐宁这话,登时龇牙一笑,转身便往床榻上一躺,十分有信心的冲徐宁说道:“再说了,老夫还是相信你的!”

        这话落下时,便顿时冲着徐宁挥挥手,道:“不行了,老夫已经几天都没睡了,这会儿先让老夫眯会儿吧!”

        徐宁本来还想说话的,结果,话还没出口,李绩的那里,却已经发出了均匀的鼾声,看来果真是几天都没睡觉了才对!

        此时,夜幕早就降临,外面的喧闹声,也逐渐的安静下来,徐宁却是睡不着,看着已经睡熟的李绩,只好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外面的世界,全都被夜幕包裹着,从营帐门口望去,饥民所在的地方,全都是黑乎乎的一片,白天所见的人潮,此时,全都在夜幕下,与大地融为了一体。

        徐宁便静静的站在矩鹿前,听着‘大地’发出的呼吸,脑中便不由浮现出,先前从人潮中穿行过来的场景,虽是在夜幕下,但那一双双的目光,却把徐宁刺的心都在痛!

        次日一早,日头都还没升起,外面安静了一夜的‘大地’,便又重新复活了过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在一起,也将徐宁给惊醒了过来。

        已经重新制定了计划的众吏们,这时候,便已经各自带着几名士卒,进入了外面的人潮当中,即使隔着很远,也能听到众吏们,扯破嗓子的声音。

        “今日要重修营地,现在需要人手帮忙,你们中间有谁愿意的,可以跟着某家来!”

        “重修营地,也是为了大家好,你们家中有妇孺老幼的,也不想整天抢粥吧?”

        “某家可是告诉你们,凡是愿意帮忙的,到时可是有粥饭奖励的!”

        “……”

        这些喊话的官吏们,都是已经分工明确的,负责伐木的、负责挖沟的、还有负责搭建营地的,身后都各自带着几名士卒,那声音便在清晨,飘荡在城外的上空。

        刚刚还喧闹中的人潮,逐渐的安静下来,片刻之后,人潮中便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站起来,这些人多数都为拖家带口的男子。

        官吏们别的话,他们都可以不在乎,但唯独听到官吏们说,重修营地之后,家中的妇孺老幼,都不用抢粥之后,便彻底动心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潮当中,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到了最后时,竟然还有妇人也站了起来,跟随在那些男子身后。

        而在这些妇人的身后,往往都还跟着她们的孩子,显然,家中的男人,在来长安的路上,已经倒下了!

        官吏们也不是不通人情的,看到这些跟随的妇人孩子,顿时原地叹口气,安排了最轻松的活儿给她们。

        粥饭的号召力,果然是巨大的,先前只是几百人应召,然而,到了后来时,便是成千上万的人了,不得已,官吏们只好又从中开始挑选起来。

        挑出那些身强力壮的,剩下的人,便都留了下来,徐宁便趁机让许敬宗带着官吏们,将剩下的这些人,拉去修正营地。

        营地被划分到几个区域,有些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需要平整一下地势,也是趁此时机,将这些人分到不同营地里。

        许敬宗也是人精一样的家伙,被徐宁稍稍一提醒,立刻便醒悟了过来,当下便指挥着官吏们,将剩余的人分开,各自带着去了不同的营地修整。

        临近晌午的时候,后面禁闭的城门,缓缓的开启,随即,便是几大车的粮食运出,外面成千上万的饥民,这几大车的粮食,最后到了饥民嘴里时,大概也就一碗粥而已!

        沉寂的粥棚里,开始升起炊烟,被淘洗过的燕麦,随即被倒入大祸,等到里面开始沸腾时,那麦香便开始在营地上空飘荡。

        安静的营地里,随着麦香的飘散,人潮开始慢慢涌动起来,一个个收拾着自家的粗碗,向着粥棚的方向开始移动起来。

        早就已经有所准备的李绩,此时,早就已经下令,让一队队的士卒,拦在了粥棚的外面,而后,便有校尉站在那里,开始向人潮喊话。

        所有的人,都必须排好队,若是不听号令,依旧一窝蜂上前哄抢的,直接会被士卒驱离,今天一整天,都别想吃到粥饭了。

        这话的威胁力还是有的,原本乱哄哄的人潮,在听到校尉们的这话后,竟然就真的在士卒们安排下,开始排起几列长长的队伍。

        当然,能这么容易排队,也是因为,饥民当中的那些青壮们,此时,都被拉去了伐木,没了那些人的哄抢,剩下的人,自然便听话了许多。

        许敬宗看着面前排起的长长队伍,紧张的神情,不由的放松了下来,这是十多天以来,看到最让他满意的场景了!

        秩序,只有将秩序维持起来,剩下的一切事情,就都好办多了!

        “院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往城外运送粮食的队伍里,马周竟然也在其中,看到徐宁也在城外后,马周顿时激动的跑来。

        “你怎么也在这里?”能在这里看到马周,徐宁也是有些惊讶,今天他还原本准备,要李绩派人送个口信进去,结果,这就遇到了马周。

        “小可反正也没事,刚好户部需要人手,小可就去帮忙了!”听到徐宁这话,马周的脸上,顿时有些难为情起来,毕竟,这种事儿他还没征求徐宁的意见呢!

        徐宁才懒得计较这事,听着马周这话,赶紧便回到营帐里,取来了一张单子,交给了马周道:“这是我要用到的东西,你回去后,便让他们给我做出送来!”

        “院长要准备留在这里?”听到徐宁的这话,马周顿时显得有些惊讶,目光望着徐宁问道。

        “过几天吧!”徐宁听到这话,不由的叹口气,目光望着远处长长的队伍道:“等这里恢复秩序后,我再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