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危城,围成!

第十章 危城,围成!

        化肥卖的空前火爆,这完全得益于,李世民在春耕时的带头作用,当着百官跟世家代表的面,将化肥说的天花乱坠的,感觉比揠苗助长的效果还大。

        最重要的是,结束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暗示,要是化肥真没效果,到时都可以来找他退钱了!

        于是,在春耕结束之后,百官跟世家们,全都涌向了东西两市的国营店,将积累了两月的化肥,全都抢购一空。

        足足卖了七万多贯,加上之前的纺织品跟转头犁,加起来就是十三万贯,除掉其中的成本,这一个月净赚就是八万多贯。

        这样大的数目,却是真的把徐宁都给震惊了,要是再来上这么几回,感觉都可以躺在钱堆子上了,那还奋斗个毛线啊!

        然而,赚了这么多的钱,可此时的甘露殿里,气氛却显得相当凝固,感觉都有点喘不过气了,每个人都是沉着脸,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房玄龄、杜如晦以及长孙无忌,几个人的眉头,都是紧紧的皱起,眉心处都快皱成了一个川字,徐宁自然也不例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的李世民微微叹口气,目光望着面前的几人,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几个倒是说话,朕找你们来不是看你们学哑巴的!”

        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几人便不由的抬起头来,彼此面面相觑了一眼,却是挨个的叹口气,复又沉默了下来。

        如今城内进了不少的饥民,弄得到处鸡飞狗跳的,可城外的饥民更多,沿着城墙一直蔓延到十里外。

        最可怕的是,每天还有新的饥民加入其中,沿着往北的官道,一路上都是扶老携幼,拖家带口的饥民。

        一路向着长安而来时,便如蝗虫过境一般,树皮、草根凡是能吃的东西,都会被他们吞进肚子里。

        可饥民实在是太多了,整个往北的官道上,都是黑压压的人群,绵延数百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

        而那些走在前面的,最起码还有树皮跟草根,但落在后面的饥民,却是连树根这些都轮不上,往往还没看到长安城,直接就倒在了路上。

        这时候的人命,那才叫贱如草芥,一旦倒下去,那就别想着再爬起来了,周围都是饿的打摆的饥民,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但更加可怕的是,早上有侍卫来报,饥民当中,开始出现易子而食的惨剧了,自家的儿女舍不得吃,便互相交换对方的儿女。

        徐宁听到这话时,感觉一股渗人的凉意,瞬间从头顶蔓延到了脚后跟,心脏在剧烈的颤抖,有种莫名想杀人的冲动!

        这些人可千万别落到他的手里,他会当面碎尸万段的,就为了填饱肚子,直接吃人不说,居然还心狠到交换孩子。

        这种人已经跟畜生无异了,不,虎毒尚且不食子,说这些人是畜生,那是对畜生的一种侮辱!

        “说啊!”李世民的双目有些充血,这是严重熬夜后的症状,看到面前的几人,瞬间又沉默下去,顿时怒不可遏的一拳砸在案几上,厉声吼道:“你们这是准备就这么沉默下去吗?”

        “陛下,该想的法子,微臣已经想过了啊!”

        作为户部尚书的房玄龄面对如今的这局面,自然是首当其冲的,刚刚在朝堂上,已经被人骂的体无完肤,这会儿又被李世民怒吼,房玄龄真是无奈到了极点。

        如今饥民遍地,无非就是赈济粮食,可国库里那点儿粮食,面对这么多的饥民,恐怕也只能硬撑半月,或者干脆就十多天而已。

        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饥民到来,那时候该拿什么来赈济?拿他房玄龄的脑袋吗?

        “该想的办法,的确是想过了!”房玄龄这话落下时,旁边的杜如晦也跟着叹气,目光望着李世民道:“如今这局面,只怕是只能动用河南道的储备粮了!”

        不光是河南道,还有山南道等地,都是设有粮仓了,但那却是各州道的备用粮,军队的粮草,百姓的赈济,还有征调民夫时所用。

        但实际上,各州道的备用粮也并没多少,这几年又是兴兵,又是灾情的,将各州道的所有粮加起来,倒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恐怕不行!”杜如晦的这话落下,一旁原本沉默不语的长孙无忌,顿时摇了摇头,冲着杜如晦道:“就河南道那点粮食,若是运来长安,只怕路上就得消耗许多!”

        本来就一点粮食,一路运到长安,十车里只怕有一车被消耗,这还只是水路,若是旱路的话,恐怕还会消耗更多。

        这样一来,既解决不了长安的问题,连带着河南道的备用粮也被消耗了!

        “那怎么办?”听到长孙无忌的这话,房玄龄顿时双目有些赤红的望着长孙无忌道:“既然没法动用河南道储备,那就只能拉下脸,挨家去募捐了!”

        结果,房玄龄这话落下时,不光长孙无忌轻笑一声,便是杜如晦也跟着摇了摇头,道:“这只怕更不行了啊!”

        房玄龄想要募捐的人家,无非就是长安的几家世家,可若是真能募捐出来,去年的粮价,就不会一路飞涨,到现在更是涨到斗米千二钱的地步了!

        归根结底,关内的这些天价粮食,可都是出自世家们之手,尤其到了这种时候,放着天价的粮食不卖,还会白白送给饥民吗?

        “那微臣就没办法了!”房玄龄也是被逼的无奈了,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募捐这条路,完全就是行不通的,刚好被杜如晦否决了,直接便一摊手,无奈的说道。

        “小宁,你可有法子吗?”听的房玄龄的这话,李世民不由咬了咬牙,目光突然望向了这边默不作声的徐宁,竟是连称呼都直接变了。

        “粮食都在别人手上,总不能去抢吧!”听的李世民对他的称呼,徐宁心里也是苦笑一声,他当然理解李世民此时的心情,那么多饥民,就是来索他命的啊!

        不过,他心里也是纳闷,都到了这种时候,李世民竟还能沉得住气,要是换做是他,管尼玛世家不世家的,直接派大军过去借粮。

        若是痛痛快快的借粮,那还则罢了,至此国难当头,顶多事后给你个十大年度,要是还支支吾吾的推辞,那就对不住了,直接打开粮仓,有多少借多少!

        至于还粮,那就慢慢等着吧!

        然而,外面的饥民都成灾了,李世民却还放任那些世家,徐宁也不好主动说起,只是,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带着深意的望着李世民,暗示的意思,再是明确不过了!

        “好好想个吧!”李世民是最了解徐宁的人,听的徐宁的这话,再看看徐宁望来的目光时,当场便深吸了口气,没好气的道。

        李世民的这话落下时,旁边的三人,也将目光投向了徐宁,尤其是房玄龄,目光更是充满了期待,感觉都快把徐宁当成救命稻草了。

        “我能有啥办法呀!”徐宁一脸的无奈:“粮食在人家手里,不能抢来,那就只能花钱去买了啊!”

        “花钱?”听到徐宁的这话,房玄龄顿时失望的摇头,继而,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道:“如今市面上的粮价,都涨到斗米千二了,那得需要多少钱?”

        “既然花钱了,那就必须把粮价压下来啊!”听到房玄龄这话,徐宁不禁挠挠头,目光望着房玄龄道:“若是压不下来,那还用得着跑去他们手里买吗?”

        关内如今闻风而来的粮商,简直多如牛毛,这么高的粮价,都是不惜血本,直接从河南道、山南道运粮而来的。

        “说的轻巧,粮价岂会是那么容易压下来的!”徐宁的这话落下时,在场的人中,除了李世民外,全都失望的摇了摇头,房玄龄更是显得嗤之以鼻。

        粮价从去年就开始一路飞涨,要是真能压下来,那就早都压下来了,又何必非要等到这种时候呢!

        徐宁就讨厌这种悲观,听到房玄龄的这话,顿时撇了撇嘴,说道:“过去没办法,不代表现在就没办法,饥民成灾,可并不代表是件坏事的!”

        “这话怎么说?”一直注视着徐宁的李世民,此时听到徐宁的这话,眼底深处顿时闪过一道兴奋,目光望着徐宁追问道。

        而旁边的三人,听到徐宁的这话后,表情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是彼此面面相觑一眼,目光瞬间有些震惊的望向了徐宁。

        在他们眼里,饥民成灾,除了坏事之外,可是实在找不到一点好兆头的,怎么到了徐宁的眼里,反而还有点好事出现了呢!

        “想要粮价下跌,无外乎就是用粮食冲击市场对不对?”听到李世民这话,徐宁也不含糊,目光望着李世民问道。

        看到李世民点头后,便又接着说道:“那就好办了啊,咱们就用粮食冲击就好了!”

        “那粮食呢?”徐宁这话落下,房玄龄顿时皱着眉头问道。

        “杜尚书不是刚刚说了,河南道的储备粮啊!”徐宁闻言,不由咧嘴一笑,冲着几人说道:“还有山南道、江南道等地的粮食,告诉长安的那些人,咱们要不惜代价进购粮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