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一文钱的流浪之旅

第三十章 一文钱的流浪之旅

        李世民的这话落下,大殿里的气氛,明显都冷了下来,旁边的房杜两人,更是吓得脸色发白,绕是尉迟恭,都是惊的嘴巴微微张大。

        徐宁看着几人的脸色,心里不由暗骂了一句李世民卑鄙,当着外人的面,故意摆出这种脸色,到底也不知在吓唬谁!

        想到这里时,肩膀当场一垮,目光有些无奈的望着李世民,一脸苦笑的道:“微…微臣时说过,陛下压榨百姓的了?”

        “是…是啊陛下!”原本惊的嘴巴微张的尉迟恭,此时,发现李世民并没发作后,赶紧便附和着徐宁的话道:“泾阳侯也不是那个意思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李世民没理会尉迟恭的话,脸色却还故意沉着,目光有些玩味的望着徐宁,道:“说朕指着百姓,百姓还那么穷,岂非就是说朕在压榨百姓!”

        徐宁都要破口大骂了,趁着旁边几人不注意时,目光顿时恼火的瞪了一眼李世民,暗暗咬着牙道:“陛下若是非要这么理解,那就当我啥也没说过吧!”

        听到徐宁的这话,李世民原本沉着的脸色,突然间就云开雾散,冲着徐宁不由大笑起来道:“说吧说吧,朕还是会明辨是非的!”

        随着李世民的这话一出,刚刚大殿里凝固的气氛,骤然间就烟消云散,原本紧张到极点的房杜二人,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随后,看到还在那里低着头,一脸不情愿的徐宁后,杜如晦便赶紧说道:“泾…泾阳侯还是说说吧,杜某还想愿闻其详的!”

        杜如晦的这话落下,旁边的房玄龄,也跟着附和起来,徐宁便只得叹了口气,望着李世民道:“其实很简单,方才说府库空虚,无外乎就是关中遭了大旱,赋税直接少了许多导致的!”

        “泾阳侯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听到徐宁这话,旁边的房玄龄,便赶紧解释道:“如今府库空虚,可不只是少了赋税导致的!”

        “我知道的,是被突厥人拿去了嘛!”房玄龄的这话落下时,徐宁顿时了解的点点头,望着房玄龄道:“那请问房尚书,若是府库充盈,能不能拿出几十万贯钱锻造甲胄军械呢?”

        “那怎么可能!”听到徐宁的这话,房玄龄几乎是想都不想,直接便摇头说道:“几十万贯钱,那别的地方还用不用了!”

        房玄龄的这话落下,旁边的尉迟恭,脸色当即便是一沉,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徐宁便已经抢先追问道:“那再请问尚书,若是府库充盈,若再遇上大旱之年,能否保证百姓不会发生饥荒?”

        听到徐宁的这话,刚刚还回答的十分干脆的房玄龄,脸上顿时露出犹豫之色,一时间,却是表情尴尬,直接愣在了当场!

        徐宁便顿时咧嘴笑了起来,目光这才望向微微皱着眉头的李世民,道:“陛下,这就是我刚刚在想的问题,即便风调雨顺,府库充盈,可依然承受不起任何变故!”

        徐宁其实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历朝历代一直在激烈争论的,到底是国富民强,还是民富国强,好像两者都有优点,也都有致命的弱点!

        最经典的比较,就是西汉文景之治,跟后来的武帝政策了,一个是奉行的民富国强,一个是奉行的民富国强,但优劣也是显而易见!

        当然,大唐如今的情况,却是有点不太一样,因为这里面,多了一个徐宁的变故!

        “那你的意思呢,怎样才能让府库充盈,又不至于承受不起变故!”听着徐宁的这话,李世民的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目光有意思的望着徐宁问道。

        这话落下时,旁边的三人,也是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徐宁,目光里尽是期待之色!

        徐宁便突然笑了起来,迎着几人期待的目光,不由的挠了挠头,说道:“其实很简单啊,既然咱们指望百姓,那干嘛不让利给百姓,百姓富足了,府库也就充盈了啊!”

        “对啊!”听到徐宁的这话,其他人还没反应,倒是一旁的尉迟恭,却是猛地一拍大腿,立刻便大声的附和起来。

        然而,这话落下时,却是换来了几人的一个白眼,气的尉迟恭,当场便闭上了嘴!

        “那泾阳侯的意思,该如何让利给百姓呢?”房玄龄的眉头,禁不住微微的皱起,目光不解的望着徐宁,道:“难不成,是要减少百姓的赋税不成?”

        这话听的徐宁,不由心里暗骂一声,但到底是忍着火气,依旧保持着微笑,说道:“当然不是了,不是还有更多的途径吗,比如修缮河堤、官道,还有各种作坊等等,将征用改为雇佣不就好了!”

        然而,听到徐宁的这话,房玄龄当场便哑然失笑了起来,边笑还边摇着头,他原本以为,徐宁有什么了不得的想法呢,结果,却是这样的让利百姓!

        如此的让利,只会让府库多了几成的额外支出,而且,真要让利的话,还不如直接减少赋税来的直接,何必兜那么大的圈子呢!

        旁边的李世民,脸上也是露出失望之色,微微的摇了摇头,但只有杜如晦跟尉迟恭两人,此时,却还微微的皱着眉头。

        这两人一个是没听出其中的门道,而另一人,则还在深层次的思考当中!

        徐宁眼见这种情景,当下也不在废话,直接便从随身的荷包中,掏出了一文钱,而后,站起身来,将土豆、弩箭、弓弩还有佩刀,分别都塞到了几人的手上。

        再之后,便重新坐下,将一块煤炭放到面前的炉面上,冲着几人说道:“从现在,大家手里的东西都值一文,咱们相互购买身边的东西吧!”

        这话落下时,便将一文钱,递给了旁边的房玄龄,又将房玄龄的弩箭接了过来,用眼神示意着,让房玄龄继续购买杜如晦的弓弩。

        此时的房玄龄,还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实在没明白,徐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却还是照着徐宁意思,将钱递给杜如晦,接过了杜如晦的东西。

        之后,便是杜如晦买了李世民的土豆,李世民又转手买了尉迟恭的佩刀,最后,徐宁便将炉面的煤炭,推到了尉迟恭面前,从尉迟恭手里,接过了那转了一圈的铜钱!

        “泾阳侯这是何意?”在场的几人,此时,全都皱着眉头,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杜如晦更是目光望着徐宁,困惑的问道。

        徐宁便晃了晃手里的钱,微微的笑了起来道:“这一文钱是我的,转了一圈后,最后还是到了我的手里,可大家手里的东西却都变了!”

        刚刚还一脸困惑的杜如晦,听到徐宁的这话后,目光不由看了眼手上的土豆,又看了看其他人手上的东西,原本困惑的神情,顿时有些若有所思起来。

        旁边的李世民跟房玄龄二人,也是紧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徐宁便又趁机说道:“而且,在这钱流动的时候,百姓的生产力就会提高,种土豆的会种更多的,酿酒的会酿更多的!”

        说到这里时,稍稍的停顿了一下,目光望了一眼几人的表情后,便又接着道:“但到了那时,赋税依旧不变,但赋税的总量却会增加,关键是百姓却只会越加富裕起来的!”

        听到徐宁的这话时,杜如晦不由的深吸了一口冷气,而旁边的房玄龄,则是嘴唇哆嗦着,目光望着徐宁时,止不住露出震惊的神色。

        到了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徐宁让利给百姓的惊人之处,从明面上看是国家多了一项支出,但实际上却是,无形中多了许多的赋税收入!

        当然,远远还不止是赋税的收入,就像刚刚徐宁面前的煤炭,这是国家握在手里的,将来也可能是百姓的必须品,这又将是另外的一项收入!

        还有化肥厂、以及那转头犁,将来若是普及到全国十道之地,那又会是一笔巨大的收入,房玄龄几乎都不敢想象了!

        “可这只怕也非一朝一夕完成的吧!”就在房玄龄几人,都在感叹徐宁这个想法时,旁边的尉迟恭,却是紧皱着眉头,一脸郁闷的道:“等到有钱时,恐怕才能锻造这些甲胄了是不是?”

        “也不是啊!”突然听到尉迟恭的这话,徐宁顿时笑了起来,望着尉迟恭道:“咱们做不起这种甲胄,还可以做点低成本的布面甲嘛!”

        “什么是布面甲?”原本有些郁闷的尉迟恭,骤然听到徐宁的这话,眼前顿时一亮,追着徐宁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跟这叶片甲也能一样?”

        “应该是差的不多吧!”看着目光突然亮起的尉迟恭,徐宁不禁笑道:“而且,这布面甲穿着轻便,成本也不是太高!”

        这话落下时,目光却突然望向面前的李世民道:“只不过,这里面却需要一样原料,需要从漠北那里获得!”

        “羊毛?”听到徐宁的这话,李世民几乎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这话听的徐宁不由的一怔,心里不得不有点佩服起李世民的机智了。

        布面甲需要的原料,其实是棉花,但现在棉花是无法获得了,就只能用羊毛替代,当然,化肥厂那边,也是需要漠北的骨头,那玩意儿,应该是更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