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终究还是没钱

第二十九章 终究还是没钱

        “这样的箭头可以批量做吗?”李世民的拇指,感受着土豆上的箭口,目光陡然间变得火热起来,望着徐宁道:“朕想让所有的弓箭,都换上这样的箭头!”

        “可以啊!”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徐宁几乎是想都不想,便痛快的答应道。

        这样的三菱箭头,又不是多复杂的工序,如今有了机床,还有将作监那么多优秀的工匠,只要给他时间,就能造出李世民想要的数量箭头。

        “那这甲胄呢?”眼见得徐宁如此痛快的答应,旁边的尉迟恭,目光也跟着火热起来,望着徐宁时,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也可以的啊!”听到尉迟恭的这话,徐宁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依旧是满脸微笑,冲着尉迟恭痛快的点头道。

        “瞧瞧,某家就说行吧!”耳听的徐宁又是如此痛快的答应,尉迟恭当场便张嘴大笑了起来,然而,等他笑够了才突然发现,在场的几人,望着他的表情都是有些怪异。

        徐宁依旧是满脸的微笑,然而,其余的几人,却都是微微皱着眉头,一脸的怪异神情,那望着他的目光,甚至有些一言难尽的意思!

        “还是需要很多钱对吗?”看到尉迟恭终于停止了大笑,李世民这才叹了口气,目光望着徐宁,不由苦笑了一声道。

        其实,从刚刚徐宁那么痛快的答应后,他就已经猜到了大概,他太了解徐宁了,凡是简单的事情,都会表现的很为难,凡是很难的事情,反而表现的很痛快!

        但往往是,痛快的应承之后,就会丢出一个让他难受的问题,而通常让他难受的便是钱了!

        果然,李世民的这话落下后,徐宁便抬起手,使劲的挠了挠头,目光望着面前的李世民时,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其实,原本就是李世民能够想到的事情,因为无论是批量制造箭头,还是批量制作甲胄,那需要的成本,肯定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铁石、牛皮绳、工匠,以及所需的煤炭等等,这其中的任何一样,一旦累积起来,那就不是随随便便能负担起的!

        三菱箭头就不说了,单说那件叶片甲!

        刚刚程咬金给了他贰拾两的金饼子,如果换算下来,大概就是二百多贯,听起来似乎是徐宁赚了,但实际却是不然!

        徐宁早就已经估算过了,锻造那件叶片甲,成本大概就是将近二百贯,哪怕今后他再搞个锻造机出来,用冷锻技术锻造,成本也只会降到一百五十贯左右。

        但一百五十贯钱,也不是李世民现在能承受的,大唐如今十六卫的军队,差不多就达到了几十万,哪怕甲胄只配备中层将领,那也是起码要几千件的。

        几千件甲胄,每件甲胄造价一百五十贯,那就是整整几十万贯,就李世民现在这情况,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这便是徐宁痛快答应的原因,明明知道李世民拿不出这么多钱,那还扭扭捏捏的拒绝干啥,索性就痛快答应了!

        “这…这也太多了吧!”徐宁只是简单的算了一笔甲胄的成本,其他人还没反应,倒是旁边的房玄龄,却已经是脸色发白,颤抖着语气说道:“户部一年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几十万贯钱,那要是全堆到一起,恐怕府库里都是装不下的吧!

        “朕就知道会是这样啊!”听着徐宁的话,李世民不由的苦笑一声,原本放在大腿上的手,不禁微微攥了起来,有些无奈的叹道。

        徐宁虽然只算了甲胄的成本,可在李世民看来,那三菱的箭头,成本想必也不会太低,成批量的制造,只怕也得需要几万贯吧!

        杜如晦的脸色,此时也有些难看,目光看了眼旁边的房玄龄,又望向面前的李世民,最终张嘴哈的一声,极其无奈的道:“如此说来,那就只能忍痛放弃了啊!”

        几十万贯的成本,如今,国家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加上今年关中大旱,秋收还颗粒无收,刚刚的朝堂上,都还在议论此事。

        年初划分的全国十道,河北道百废待兴,早早就免去赋税,河东道比邻突厥,自然没什么指望,而关中大旱,今年的关内道也被免去赋税。

        剩下的就是河南道、山南道以及江南道还能上交赋税,其余的像岭南道跟剑南道,都是路途遥远,除去路上的消耗,最后能到长安的,基本就是一半了!

        而最重要的是,这些钱还没到达长安,就已经有很多窟窿等着填补了,关中的日益见长的粮价需要平抑,各处的官道需要修缮,还有开春后大军的粮草辎重!

        没钱,当真是没钱啊!

        “不能因为一句没钱,就放着这么好的东西不用吧?”尉迟恭的脸色,此时完全的沉了下来,拳头紧紧的攥着,就跟和谁赌气似的,喘着粗气说道。

        身为一军的统帅,尉迟恭自然是早就见惯了生死,可明明知道,一旦装备这东西,会大量减少士卒们伤亡,尉迟恭岂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呢!

        “可这是事实啊!”房玄龄一脸的苦笑,冲着黑脸的尉迟恭,无奈的摊摊手道:“房某现在是恨不得一文钱当两文钱来用呢!”

        “陛下,你说呢!”尉迟恭没理会房玄龄的哭穷,目光转而却望向旁边的李世民,粗声粗气的道:“要是依着房尚书的意思,恐怕再等十年都未必有钱的!”

        尉迟恭的这话,说的那是毫不客气,丝毫都没给房玄龄面子,而房玄龄闻言后,刚想开口反驳,却被旁边的杜如晦一个眼神,就识趣的闭上了嘴!

        “敬德切勿急躁啊!”李世民其实也有些为难,按照他的想法,当然是想将这些甲胄,批量的锻造出来,可房玄龄说的也是事实,因而,只能是叹口气,先安抚是暴躁的尉迟恭来。

        “某家怎可能不急呢!”尉迟恭的性子,就属于是那种暴躁性的,一旦暴躁起来,那是谁的面子都给了,因而,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当场便嘿的一笑,说道:“某家也不指望户部了,但陛下前些日子,不是跟泾阳侯弄了个化肥厂跟那转头犁吗,这笔钱总该不归户部管了吧?”

        化肥厂的事情,自然现在是众所周知,被尉迟恭当面提起来时,倒也不显得突兀!

        只不过,尉迟恭这话落下,没等李世民开口,房玄龄却已经是坐不住了,直接冲着尉迟恭道:“敬德将军,那笔钱可是有大用的…”

        然而,房玄龄的这话还没说完,尉迟恭就已经冷笑起来,怒气冲冲的道:“房尚书这是什么意思,户部的钱你要管着,现在还要管到这笔钱了吗?”

        “敬德将军此话何意?”房玄龄也是有脾气的,被尉迟恭当面指责,当下也来了脾气,冲着尉迟恭就怒道:“房某可是一心为国,难不成,这笔钱还是房某要私吞了不成?”

        “那你的意思是,某家这就不是一心为国?”尉迟恭一听房玄龄这话,当下便一拳砸在大腿上,气冲冲的瞪着房玄龄,怒吼道:“合着军中的儿郎,都跟你姓房的无关,死了伤了,你姓房的都无关痛痒是不是?”

        “一派胡言!”房玄龄到底是读书人,此时,听到尉迟恭这歪曲的话,气的当场脸都白了,手指颤抖着指着尉迟恭道:“房某何时说过,军中儿郎的死伤,跟房某毫无关系了?”

        “够了,你们这是当朕不存在吗?”听着房玄龄跟尉迟恭争吵不休,李世民也跟着气的脸色发白,直接便将土豆扔到炉子上,冲着两人吼道。

        然而,李世民的这一嗓子,没把尉迟恭两人吓到,却把徐宁给吓了一跳,刚好扔出的土豆,滚落到了他的怀里,直接便惊的站了起来。

        结果,刚刚还在争吵的两人,立刻便安静了下来,在场的几双目光,全都齐刷刷的望向了他,李世民更是叹了口气,望着徐宁道:“方才朕就见你心不在焉的,到底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李世民的这话落下时,旁边的杜如晦,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他倒是没注意到徐宁方才的表情,不过,听陛下这么一说,顿时便好奇了起来。

        “也没想什么事啊!”被李世民当场看穿,徐宁顿时尴尬的挠挠头,看着齐刷刷投来的目光时,只得又叹口气,重新坐下来道:“不过就是在想,为啥大唐总是没钱呢?”

        徐宁的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人,都是禁不住微微一愣,而李世民的嘴角,却是微微一撇,目光饶有兴趣的望着徐宁道:“哦,那你可是想明白了?”

        “有点想明白了,可就是不知对不对!”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徐宁不由微微一笑,目光看一眼旁边的房杜二人,转而,便望着李世民道:“大唐的收入都指着百姓,可百姓呢,又实在是太穷了…”

        这话不是徐宁说的,而是刚刚房玄龄说的,因为关中大旱,今年的赋税减半,所以,府库依然是没钱,就这么简单!

        “你…你在说什么啊!”然而,徐宁的这话落下,在场的几人,脸色都是齐刷刷的一变,目光都变得有些惊恐起来,旁边的尉迟恭,更是冲着徐宁不由大吼起来。

        等吼完了徐宁,便又冲着徐宁拼命的递眼神,那意思再是明白不过了,当着陛下的面说这话,这不明摆着在找死吗!

        “让他说下去!”李世民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然而,却还是强忍着怒火,目光望着徐宁说道:“朕倒是要听听,朕是如何压榨百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