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选一条最难走的路

第二十六章 选一条最难走的路

        一件叶片甲胄,一柄削铁如泥的佩刀,外加一副弓弩,这便是徐宁送给高侃的好东西!

        叶片甲胄上的甲叶,全都是熟铁锻造,之后采用淬火处理,前后共一百片甲叶,加上两条手臂上分别五个甲叶,那就是整整110片甲叶了。

        之后做钻孔处理,用牛皮绳串联,两边都留有活口绳结,穿戴的时候,便直接往身上一套,系好两边的绳结即可!

        而佩刀用的材料,自然便是徐宁带来的减震钢板,外面用包钢法、淬火处理,至于弓弩,则是在大唐原有弓弩的基础上,稍稍改进了一下。

        但弓弩的重点,却在于弩箭之上,按照徐宁的吩咐,工匠们将所有的弩箭,都改为了三菱形,这东西一旦被射中,基本就属于等死的份了。

        高侃的眼睛都直了,身为一个将门之子,自幼便见惯了刀枪棍棒,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徐宁给他送的这套装备,到底有多恐怖了!

        旁边的程处默等人,也是看的眼热不已,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后,便一脸讨好的望着徐宁,央求徐宁也给他们锻造一套出来。

        “你们也要去夏州?”高侃的辞行,本来就让徐宁有些不好受,此时,听的程处默几人的这话,徐宁顿时冷笑起来,道:“你们要是也去夏州,那我就给你们一人锻造一副!”

        “那还是算了吧!”听到徐宁的这话,刚刚还眼热不已的几人,立刻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冲着徐宁认怂道:“夏州那有格物院好玩啊,那可是玩命的勾当!”

        但凡正常点的人,都不会无缘无故跑去夏州的,哪怕是尉迟宝琳,入了行伍后,也只是在泾阳大军中,谋了个校尉的官职。

        高侃这家伙,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傻傻的跑去夏州,跟刘兰成那帮疯子厮混,这已经不是作死了,而是,在嫌自己活的命长才对!

        徐宁给高侃做的东西,的确是让他们眼热不已,可再如何的眼热,他们也不会疯狂到,为了这东西,而跑去夏州玩命的!

        留在格物院里多好,天天跟着徐宁学东西,还能吃到厨房的美食,闲暇的时候,还能跑去平康里逍遥一回,简直就跟神仙日子似的。

        至于眼前的这套装备,虽然让他们眼热不已,可等他们学会了这套技术,将来自己就能锻造一副了,穿着自己锻造的甲胄,那不是更有意义吗!

        “高兄,这个箱子你也带上!”程处默等人去了作坊,徐宁便将高侃单独叫到教舍,随后,便将早上准备的箱子,推到了高侃的面前道。

        “小宁,这不太好吧!”高侃看着面前的箱子,脸上顿时露出难为情的神色,徐宁送了他一套装备,已经是让他感激涕零了,再要是收下徐宁的东西,他会感到不好意思的。

        徐宁虽然只字未提,那套装备的价值,但对比一下前些日子的铁炉,高侃就能想象的出,这套装备的价值不菲了。

        高侃几乎都不敢估算这套装备的价值,那一定是他负担不起的价格,于是,便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夏州那边立了军功,回来定当给徐宁做些补偿。

        可现在,又看到徐宁推来的箱子,高侃顿时就为难起来,感觉徐宁这份礼物,已经是他承受不起了!

        “拿着,这里面都是你用得着的东西!”眼见高侃还在犹豫着,徐宁便顿时皱起眉头,沉着脸色说道:“都是保命的东西,当然,我也希望高兄从始至终都用不上才好!”

        箱子里都是受伤用的药品,止血的绷带、酒精,还有止痛的药等等,这些东西对于如今的高侃而言,就真的是可以保命的东西了!

        “好!”看到徐宁沉下的脸色,高侃原本还在犹豫的人,顿时深吸一口气,干脆的接过箱子,道:“某家定当会好好保管这些东西的!”

        “屁话!”听到高侃的这话,徐宁当即便不客气的道:“这东西花了我几天的时间锻造,可是用来让你保命的,不是让你替我保管的!”

        高侃突然就咧嘴笑了起来,虽然徐宁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但这话听在他耳中时,却让他感到无比的暖意!

        大概只有将他当成真正的兄弟,才会如此毫不客气的说话吧!

        前些日子,他被徐宁赶出侯府,心里便觉得,以后再也不可能跟徐宁做兄弟了,可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徐宁还是将他当兄弟的,简直没有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事了!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实情了吧!”高侃突然提出要去夏州,肯定就是受了什么刺激,但这些天,徐宁忙着给高侃锻造这些装备,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询问,直到这一刻,才算是有了机会。

        徐宁的这话落下,高侃的眼眸,顿时就暗淡了下来,脑袋耷拉着,过了许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徐宁沉闷的道:“某家说了,小宁可不许笑话某家啊!”

        “你看我像那种人吗?”听到高侃的这话,徐宁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可看到情绪忽然低落的高侃,只好放缓了语气,道:“我保证不笑话,高兄就尽管说吧!”

        “某家太笨了!”得到了徐宁的保证,高侃才抬起头来,一脸苦笑的望着徐宁道:“某家想做一个好儿子的!”

        听到高侃的这话,徐宁的神情,当场就变得错愕起来,足足愣了好久后,这才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道:“高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做一个好儿子而已,又不是太技术的事情,只需要改掉混蛋的毛病,不惹是生非,不打架斗殴,又不是叫你寒窗苦读,进士及第,怎么还跟笨扯上关系了呢!

        那要是这么说,尉迟宝琳那样的,这辈子岂不就是逆子了,那榆木脑袋,能让王孝通都气的发抖的人,直说尉迟宝琳是朽木难雕也!

        也就徐宁才能有办法,让尉迟宝琳开窍,偶尔还有些惊人之举!

        “有啊!”听到徐宁的这话,高侃顿时苦笑一声,语气有些低沉的道:“某家不及处默兄他们聪慧,格物院的这些日子,某家就跟混光阴似的,某家实在不想混了!”

        “所以你就选择去夏州玩命?”徐宁的眉头皱了起来,高侃的这话,让他感到错愕,就因为智商不及程处默他们,就把自己刺激到夏州去了!

        “某家不想让阿爷失望!”说到这里时,高侃的拳头,忽然紧紧攥起,目光望着徐宁时,几乎咬牙切齿的道:“小宁你可知道,阿爷这次从泾阳回来,得知某家来格物院后,当晚不知有多高兴呢!”

        这话落下时,高侃便忍不住眼眶泛红,努力控制着激动的心情,冲着徐宁道:“那晚阿爷喝了很多,也跟某家说了很多,夸耀某家总算有了出息!”

        说到这里时,高侃突然有些控制不住,低头‘呜呜’的哭了起来,道:“某家看到了阿爷身上的伤疤,大大小小的,那都是阿爷拿命换来的!”

        高侃的这话,听的徐宁有些怔怔发愣,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副画面…

        望子成龙的老父,面对着总算走上正途的儿子,絮絮叨叨的说着,时不时就会炫耀年轻时的英勇,那样的画面,该是这天下间无数父子的缩影吧!

        “那就非要去夏州吗?”徐宁不知道该如何劝慰高侃了,伸手拍着高侃的肩膀,微微的叹口气,望着低头抽噎的高侃道。

        高侃便使劲的抹去眼泪,泛红的眼眶,直直的盯着徐宁,说道:“某家不想再过之前那样舒坦的日子了,有阿爷罩着,就跟永远长不大似的!”

        这话落下时,突然便又咧嘴一笑,红着眼眶说道:“若是某家去了泾阳大军,还是逃不开阿爷的影响,只有去夏州刘都督手下,才会真正的成长起来啊!”

        徐宁顿时就不知如何劝慰了,这是高侃自己选择的路,就连高甑生都改变不了,他就更不用说了!

        有些人,平日里看着嘻嘻哈哈的,似乎并没什么正形,可一旦下定了决心,那是谁也休想改变想法的,而眼前的高侃,显然就是这种人了。

        “那就好好活着!”知道无法劝阻高侃,徐宁只好拍拍高侃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到了夏州的时候,别傻傻的跟着玩命,多想想家中的人,当然,还有咱格物院的这帮兄弟们!”

        “明白!”听到徐宁的这话,高侃顿时咧嘴笑了起来,随后,便站起身来,冲着徐宁说道:“说不定,等某家下次回来时,就已经混到校尉官职了,到时小宁可要为某家庆功啊!”

        这话落下时,便抱起地上的箱子,果断的转身出门,结果,刚一走出房门,便看到程处默等人,全都站在门口。

        “小侃遇事别冲动!”

        “就是,咱们可都等着你凯旋而归呢!”

        “放心吧!”看着拥挤在门口的众人,其中还有几名儒生也在时,高侃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万一扛不住了,某家可能就偷跑回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