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高侃的辞行

第二十五章 高侃的辞行

        “乖乖,这也太恐怖了吧!”

        “这可是生铁啊!”

        格物院放了几天假,今天是恢复上课的日子,结果,等程处默等人,重新回到格物院,看到作坊里正在工作的两台机器时,当场便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用生铁铸造的犁铧,本身就坚硬无比,先前他们就有些担心,徐宁没办法在这上面钻孔的,这世上难道还有比生铁还要坚硬的东西?

        然而,此时看到那高速旋转的钻刀,轻轻松松的穿过厚厚的犁铧时,程处默等人,当场便目瞪口呆,震惊的不知说什么了。

        甚至,他们一度都有种错觉,那原本用生铁铸造的犁铧,其实是豆腐块做的,要不然,那钻刀怎么会如此轻松的穿过犁铧呢?

        “惊喜不?意外不?”徐宁的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看着程处默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顿时张嘴大笑着,一副老气横秋的道:“所以说,格物是无穷的,同学们可要好好努力啊!”

        这话落下时,却又拍了拍尉迟宝琳的肩膀,谆谆教导起来:“这振兴大唐的重任,可就托付给你们了啊!”

        这本来只是徐宁一句调侃的话,然而,让徐宁没想到的是,这话落下后,所有人的脸色,却忽然凝重起来,尉迟宝琳更是使劲的点点头,冲着徐宁道:“放心吧小宁,某家一定会努力的!”

        而旁边的几名儒生,更是微微的一躬身,冲着徐宁无比恭敬的道:“先生今日之教诲,学生等定当铭记于心,不负先生厚望的!”

        徐宁的嘴巴,当场惊的微微张大,不过一句调侃的玩笑话,用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那以后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看着面前的众人,全都是表情凝重的样子,徐宁顿觉得有些无聊,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随即,便有些惊疑的道:“高侃呢,这厮是不是又去平康里鬼混了?”

        “不会的!”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宝琳顿时憨厚的笑笑,转而对徐宁说道:“这厮想必是忘了今日开课,可能待会儿才会来吧!”

        这话落下时,却又压低了声音,冲着徐宁‘嘿嘿’笑道:“其实,高侃很久都没去过平康里了!”

        尉迟宝琳他们两家,关系一向不错,时常也是有所走动,因此,对于高侃的事情,尉迟宝琳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徐宁当然清楚,高侃这段时间改变不少,好像还是上次,被他赶出侯府,重新到格物院来了之后,高侃就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原本是个惹是生非的家伙,一天要是不惹事,那都能急得抓耳挠腮的,但自从这次来了格物院,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了似的。

        一整天都是沉默寡言的,也不与人玩笑打闹,低调的都能时常让人忘了他的存在!

        可这边才刚刚提起高侃,高侃熟悉的身影,便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包,后面还有名小厮,抱着一大坛的酒,徐宁的眉头,当场就微微皱了起来。

        他刚刚在心里感叹,高侃最近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将之前的坏毛病全都改了,为此还有些对高考庆幸!

        可这才一转眼的工夫,高侃就突然又原形毕露了!

        格物院刚开的时候,徐宁就定下了许多规矩,尤其不能带酒进来,他太了解这帮家伙的德性了,只要喝了酒,那就立刻混蛋的不像个人了。

        可现在,高侃竟然明目张胆的带酒过来,再看看手上那大大小小的包,定然就是各类的吃食,这是准备来上课,还是准备来聚餐的?

        “你这厮疯了?”尉迟宝琳最先注意到了徐宁的脸色,眉头当场就是一皱,几步来到高侃面前,语气有些恼火的道:“小宁可是立了规矩的,你这是在给小宁为难吗?”

        “某家当然知道规矩的!”被尉迟宝琳低声怒吼一声,高侃也不生气,反而是冲着尉迟宝琳笑笑,说道:“宝琳兄放心吧,某家自会跟小宁解释的!”

        这话落下时,尉迟宝琳的表情,顿时微微惊讶起来,他跟高侃两人,算是从小长大的,自然是对高考的德性,再是了解不过了。

        而此时的高侃,明显是有些不太对劲,但尉迟宝琳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周围熟悉高侃的人,此时也已经察觉出高侃的不对劲了,但看到高侃径直走向徐宁,顿时便皱着眉头,将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这是要准备做什么?”徐宁也已经看出,高侃今日有些不对劲,那感觉就像是来跟他们告别似的,不由皱着眉头问道。

        “不做什么啊!”听到徐宁的这话,高侃顿时咧嘴笑了起来,望着徐宁说道:“某家跟小宁认识这么久了,也没正式的请小宁吃过一次饭,今日便干脆带了酒菜过来!”

        “你不对劲!”徐宁听着高侃的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目光疑惑的望着高侃,说道:“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是,这里又没外人,你尽管说就是了!”

        “不错,咱们好歹也是同窗!”

        “说吧高侃,到底出了什么事?”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程处默等人,便也跟着纷纷开口,便是那几名儒生,也跟着一起说话,语气显得相当真诚!

        之前他们是两个圈子的人,刚开始的时候,互相还都看不顺眼,可自从这些天相处下来,所有人之间的隔阂,也都渐渐的消失。

        “以后某家恐怕不能再来格物院了!”听着身旁的众人,都对他露出关切的表情,高侃顿时深吸口气,突然抬起头来,望着众人说道。

        “为什么?”听到高侃的这话,徐宁顿时苦笑一声,刚刚看到高侃的表情时,他便已经猜到了,但此时亲耳听到高侃说出,却还是有些惊讶的问道。

        “某家之前跟小宁说过的!”听到徐宁的这话,高侃顿时轻笑一声,目光认真的望着徐宁道:“某家那会儿说过,造过上几年,就去阿爷的军中,做阿爷的亲卫也好,做一名冲锋士卒也罢!”

        这话落下时,便不由的低下头,语气略带伤感的道:“但现在某家改变主意了,过些天就去夏州刘都督的麾下,阿爷已经同意了!”

        “你…你这厮真疯了?”高侃的这话落下,徐宁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尉迟宝琳,却已经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冲高侃道。

        旁边的程处默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跟尉迟宝琳一样,震惊无比的冲高侃道:“你这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跑去夏州找死不成?”

        徐宁听着几人的对话,也终于反应了过来,高侃要去的夏州,到底是哪里了!

        确切的说,现在的夏州其实只是一个名称,实际的控制权,却在梁师都的手中,而所谓的夏州,此时还是梁师都的朔方城而已!

        夏州倒也有一部分兵马,全都归都督刘兰成管辖,但总共也就三四千人马,基本属于是打游击的存在,没事的时候,就会骚扰一下梁师都的朔方城。

        比如,快秋收的时候,带了几千轻骑,毁了朔方城外的麦田,或者趁梁师都进军灵州时,突然袭击梁师都的后勤粮草。

        但这些年下来,也是时有伤亡,往往若是中了梁师都的埋伏,基本上就是半数的人马没了,所以,能在夏州军中存活下来的人,基本都属于那种狠人。

        整天游离在朔方城附近,即便睡觉,都是半睁着眼睛,一不小心,那就是脑袋搬家的事情!

        徐宁的眉头,深深的皱着,高侃即便在长安打架斗殴,可总归只是二世祖一个,要是跑到夏州这种地方,基本就属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

        “你去别的地方不好,非要去夏州吗?”徐宁有些想不通,更想不通的是,高甑生竟然还同意了,都不知这父子俩,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没事的小宁!”高侃显得毫不在乎,听到徐宁跟程处默等人的话,顿时咧嘴一笑,满不在乎的道:“阿爷这次还派了两名家将跟随,肯定不会出问题的!”

        “放屁!”听着高侃这满不在乎的话,尉迟宝琳顿时气的破口大骂,道:“就夏州的那情况,一旦有了事,两名家将顶的什么作用!”

        “小侃,你干嘛不去泾阳啊!”此时的柴令武,也深深皱着眉头,目光不解的望着高侃,问道:“好歹那里有你阿爷在,也不至于让你身陷危险境地啊!”

        “若是时时有阿爷顾全,那某家何必还去军中历练呢!”听到柴令武这话,高侃顿时咧嘴一笑,冲着众人道:“某家想去夏州,就是为了避开阿爷的顾全,那样才算能混出点出息!”

        “不能再改变了?”徐宁看着高侃坚定的神色,顿时深吸了口气,最后,充满期待的问了一句,看到高侃摇头后,只得点点头道:“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也就不再废话了!”

        这话落下时,便用力拍了拍高侃的肩膀,微笑着道:“不过,好歹咱们也是兄弟一场,临走的时候,我送你一套好东西吧!”

        “什么好东西?”刚刚还略带伤感的高侃,此时,骤然听到徐宁的这话,目光顿时就亮了起来,能被徐宁都称之为好东西的,那想必就是差不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