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真正恐怖的东西

第二十四章 真正恐怖的东西

        徐宁这次回来,又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此,徐宁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过,因为先前安排好了一切,这次回来时,倒也没耽误任何事。

        将作监的那边,已经批量的铸造出犁铧,一个月的时间,足足铸造了五十套的犁铧,做工也是相当讲究,就连徐宁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大约是头回跟徐宁合作,段纶将成批的犁铧送来时,脸上的神情,还显得有些紧张,生怕会被徐宁挑出毛病似的。

        直到徐宁勉为其难的点头后,段纶这才松了一口气,张嘴大笑着,收下徐宁开出的收据后,便开心的转身离去了。

        工部的上下,养着几百号的工匠,一年到头就靠着均田的那点收入,但若是遇上像今年的大旱,一家老小恐怕都要饿着肚子了。

        而如今有了这笔钱,分到几百号的人手里,起码也能给老婆孩子添置些新衣了!

        至于先前仿制的铁炉跟铁锅啥的,那是决绝都不敢去卖的,徐宁可以从长孙无忌手里骗取生铁,但他们要是动了,那就是监守自盗的行为了!

        化肥厂的那边,也是进展的相当顺利,所需的大木桶,还有发酵用的池子,以及蒸馏用的灶台等等,都已经建成,就等着徐宁的原料了。

        将原料送到,工匠们立刻便开始粉碎,之后便放入事先做好的大木桶中沉淀,这是制作硫酸铵,最重要的一道工序!

        再之后便是混合、蒸馏以及搅拌,最后便形成最简易的硫酸铵,但标号却是丝毫也不逊色的,而其他的如磷肥之类的,差不多也是这个工序。

        基本上没多大的操作空间,徐宁给工匠们,详细的讲解了接下来的操作后,便不准备再来这里了,实在是受不了这里的味道!

        刚刚过来时,他就准备了几个口罩,可即便如此,隔着很远的距离,还是被那股味道,刺激的头昏脑涨,脸色发白,差点就要趴在马车上呕吐了。

        然而,那些工匠们,兴许是被这几天熏习惯了,竟然看着跟没事人似的,使得徐宁都不得不有点佩服了。

        临走的时候,将这里负责的人叫来,安排了让人在长安城四处,设下一个回收骨头的地点,这东西就是磷粉的主要来源,尤其是牛骨头!

        不过,徐宁估摸着,牛骨头这东西只怕是很难见到了,大唐律有令,杀牛者等同于死罪,谁会冒这种风险只为过点嘴瘾呢!

        格物院这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也没闲着,趁着还没彻底封冻前,又在院子里盖了多间房子,两间教舍、四间作坊,以及一间厨房。

        徐宁刚来格物院时,显得十分宽敞的院子,一下子就显得小了很多,程处默几人的熬盐大业,因此也被耽搁了下来。

        安排给工匠们的活,都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徐宁出手,也是所有的工序中,最为复杂跟繁琐的活儿!

        蒸汽机所需要的零部件,都被徐宁带了回来,在没有机床的前提下,这些零部件都是无法制造的,还有机床的母具跟各类的刀具,以大唐现在的冶铁水准,自然是无法铸造出机床所需的刀具钢质!

        而有了这些零部件,剩下的就是齿轮跟机身的铸造,因为是三十马力的蒸汽机,所以,徐宁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机床转速的问题。

        这问题其实也不复杂,无非就是增加齿轮的数量而已,但这对铸造的工匠手艺,却是要求有点高,徐宁需要一个绝对的安静环境。

        因此,格物院被放了假,又去李世民那里知会了一声,在蒸汽机跟机床没做出来之前,他和所有的工匠,都住在格物院里。

        李世民自然是满口的答应,不就是留在皇城,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比起徐宁所说的东西,哪怕是留在皇宫,李世民大概也会答应的。

        段纶也是个人精,听到徐宁需要工匠时,直接二话不说,便派了将作监里,最好的工匠过来,这其中,便也包括了先前的那两名工匠!

        然而,进程却是让徐宁有些崩溃!

        整整五天五夜,徐宁陪着工匠们,没日没夜的在做,白天主要负责铸造,到了夜里等齿轮冷却下来后,便开始打磨、安装!

        可结果却是,明明铸造的十分完美的齿轮,一等徐宁安装上去后,要么是卡着不动,要么就是直接被卡飞脱落下来。

        徐宁简直都有些抓狂了,拿着锉刀便不停的打磨,感觉手指头都要麻木了,而旁边的工匠们,也是一脸的无奈之色。

        他们铸造的时候,已经是用了十二分的小心,可还是一次次的变成这样,他们甚至都有点开始自己的手艺了。

        尤其,负责制作木质模具的工匠,这短短的几天时间,感觉比他半辈子花费的力气都多,同样的一个齿轮,他都不知做了多少个了。

        往往只要铸造失败一次,他就要重新的制作木质模具,每次看到铸造出来的齿轮,被徐宁安装上去时,他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

        “算了,今晚就休息一晚吧!”再一次的失败,徐宁气的将一件失败品,直接扔到地上,无奈的插着腰,冲着旁边的工匠们说道。

        这已经是第三天的夜里,徐宁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有些东西终究是书本的知识,真要实践起来,简直难如登天一样!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旁边的工匠们,顿时都露出失望的神色,一个个唉声叹气的,甚者,有些人直接转过身,眼眶分明都有些泛红了。

        他们在场的人,都算是大唐最顶尖的工匠,手艺那自然是没得说,然而,如此接二连三的失败,却让他们内心无比的难受!

        “干什么!”徐宁知道是自己的负面情绪,感染到了这些工匠,即便心里依旧烦躁,却还是安慰着工匠们道:“一回生,二回熟,咱们这不是头一回做嘛,没准休息一天就成功了呢!”

        这话落下时,便连声催促着工匠们道:“都别愣着了,赶快去休息吧,没得明天张嘴打哈欠的,我可是会骂人的啊!”

        工匠们大致也已经了解徐宁的性格,知道这话是逗他们的,但还是听从了徐宁的话,全都陆陆续续的进了作坊,临时搭成的床榻休息去了!

        将工匠们赶去休息,徐宁顿时发出一声叹息,无奈的看一眼地上的一堆失败品,最终也回到了教舍休息,只不过,在完全睡着时,嘴里还在嘟囔着:“瞧着吧,老子绝不会认输的!”

        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时,徐宁的状态,果然就恢复到了开始的模样,情绪这东西最容易传染了,原本颓废的工匠们,看到徐宁如此的情绪,顿时也跟着高涨了起来!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受到了徐宁的感染,接下来的铸造中,成功率开始逐渐的提升,到了第五日夜里时,所有的齿轮都被铸造完成了。

        而到了第六日时,等徐宁将所有的齿轮都安装完成,将水加入小锅炉中,再将下面的煤炭点燃,等的少许,小锅炉里的水被烧开,热气便沿着空心管,进入了旁边蒸汽机的气缸中。

        原本静止不动的蒸汽机,也在这一刻,慢慢的运转起来,而蒸汽机所产生的动力,又延伸到了旁边的机床,机床里的各个齿轮,随即便发出‘卡巴卡巴’的声响。

        而在各个齿轮的带动下,机床的母具,也跟着转动起来,随着小锅炉里的热气越大,蒸汽机的运转速度越快,机床的母具转速,也跟着飞速的运转起来了。

        整整熬了五天五夜,中间差点情绪崩溃的徐宁,这一刻,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脸,这可是人类历史上,头一次全机械化的东西,注定是要被载入史册的!

        旁边的工匠们,这一刻也是激动不已,甚者,有的人直接就当场哭了起来,这自然是成功之后的喜极而泣了!

        跟眼前的成功相比,这几天,他们所经历的无数次失败,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再者,之前他们跟着徐宁铸造齿轮,内心里对于即将要做的成品,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直到这一刻,亲眼看着机器在运转时,内心的那种震撼,简直都无法言说了!

        眼前的这些机器,显然是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不过让他们庆幸的是,这些机器的制造,他们是最重要的参与者,势必也是他们命运的转折点!

        而这一切,都是离不开眼前的这位年轻侯爷,工匠们这一刻望着徐宁的眼神,已经是带上了仰望的神色,如同在望着一尊神明似的!

        然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等徐宁给机床换上钻头之后,将铸造好的犁铧拿出,用尺子量好间距,标上孔洞标记,再拿到机床上时。

        下一刻,就见得火花四溅,那原本用生铁铸造的犁铧,竟然在机床飞速的运转下,像块豆腐一样,轻轻松松的就被穿透了一个大洞!

        这一幕,算是彻底震惊到了工匠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后,这才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液,结结巴巴的道:“这…这也太吓人了吧!”

        那可是真正的生铁啊,之前将作监里的人,都没奈何的东西,竟然在这一刻,脆弱的就跟豆腐一样!

        直到这一刻时,工匠们看待机床的目光,由之前的震惊,变为了此时的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