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你这么无耻,家里人知道吗?

第二十章 你这么无耻,家里人知道吗?

        将作监又开始出幺蛾子了!

        早上程处默跟尉迟宝琳两人,带着人去将作监搬东西时,结果,却被将作监的人,两手空空的打发回来了,说是上面有令,不准他们搬走任何东西。

        别说是生铁跟焦炭了,便是需要的工匠都没给一人,更过分的是,先前来格物院的那两名工匠,也被将作监给扣了下来。

        徐宁气的鼻子都要歪了,这不分明是在给他添堵吗?

        这事儿可是李世民参与的,所赚的钱都要进入国库,徐宁不相信,他们没接到李世民的旨意,结果,还要给他来这一处,分明就是来找他的麻烦!

        时空门的开启,就在今天晚上,这一回去又不知得多少天,徐宁便想着用这一天的时间,把能做的事都做了。

        比如化肥厂的地方,用来制作化肥的工具,铁锅、大木桶以及水池,再就是犁铧的批量铸造,至于蒸汽机跟钻孔的器械,那就等他回来不迟。

        本来时间就已经够紧,一天的时间,徐宁几乎要争分夺秒的做,可谁知道,却在最关键的一环上,将作监突然给了他刁难!

        徐宁简直都要气炸了,站在院子里就破口大骂,将作监说是上面的命令,那就是工部的那里了!

        工部如今的尚书乃是段纶,这家伙还是李渊的女婿,徐宁实在是看不懂,这家伙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

        程处默几人默默的站在旁边,任凭徐宁破口大骂着,他们虽然在外面飞扬跋扈,可到了皇城这里,却是瞬间没了脾气!

        “我去趟工部!”站在院子里骂了好一会儿,徐宁这才吩咐了程处默几人一声,自己则单独前往了工部。

        工部的衙门,就在将作监的边上,衙门里显得有些冷清,虽然工部的人,比起其余五部衙门要多得多,但却大多都是工匠们。

        像将作监、虞部司等等,一个是负责铸造军器,一个是负责勘探各类矿石,养了一大群的工匠,平时却是很少来工部的衙门。

        衙门显得冷清,徐宁进去时,甬道里只有三两个人,听到徐宁报出名讳后,脸上顿时露出激动的神色。

        随后,便殷勤的引着徐宁前往后堂,这态度看的徐宁都是一愣,根本就不像是故意找茬的样子啊!

        此时的后堂里,段纶正认真的翻着山海经,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而在屋子的正中,一个铁炉正烧的很旺,前面还架着一口铁锅,里面咕嘟咕嘟的,热气弥漫整个屋子,却是一股浓郁的羊肉味。

        徐宁进去时,目光顿时就有些玩味起来,格物院这些天,可都再没铸过东西,尤其是这铁炉,生铁被将作监卡着,就是想铸造都办不到!

        而现在,工部的后堂里,却是出现了铁炉跟铁锅,看起来也是最近才铸造出来的,徐宁的心里冷笑,看来还是没能防住将作监啊!

        铁炉刚刚铸造出来时,徐宁便想过,这事儿必然瞒不住将作监的,只不过,他没想到将作监的动作会这么快,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泾阳侯觉得如何?”

        段纶快四十的人了,看起来却还显得年轻,一张儒雅的面孔,看人的时候,总喜欢眯着眼睛,就像高度近视似的,明明是工部的尚书,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云游四方的闲人。

        看见徐宁进来,顿时就收起案几上的山海经,微笑着站起身来,看着徐宁正注视着铁炉时,便忍不住冲着徐宁笑呵呵的开口。

        “挺好的!”徐宁忍着内心的火气,冲着段纶不由点点头,笑着开口道:“没想到,将作监的速度会这么快,我以为还要等上些日子呢!”

        听到徐宁的这话,段纶当即便张嘴大笑起来,显得很是有些得意,丝毫也没觉得尴尬的道:“能得到泾阳侯的夸奖,那想来工匠们的确做的不错!”

        这话落下时,便即刻叫人搬来两张椅子,冲着徐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段某一早就叫人买了几斤羊肉煮上,可就一直在等着泾阳侯过来呢!”

        徐宁的鼻子,差点都要气歪了,段纶让人搬来的椅子,竟然又是仿制的格物院里的高脚椅子,顿时就气的冲段纶道:“段尚书还有仿制的什么东西,不妨一起拿出来吧!”

        好家伙,这工部也太不要脸了,仿制铁炉,仿制铁锅他都可以理解,无非就是赚点外快,可这高脚桌椅也不放过,就有点无耻至极了。

        徐宁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这些东西他也没想过,不准任何人仿制,可最起码事先得跟他打声招呼吧!

        就这么不声不响的仿制出来,现在又堂而皇之的摆到他的面前,竟然还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徐宁真想一巴掌呼死段纶!

        “啊,格物院里又有好东西了吗?”听到徐宁这明显讥讽的话,段纶是不知道装傻还是真没听懂,竟然露出惊讶的神色,望着徐宁道:“段某没听工匠们说起过啊!”

        段纶的这话,差点没把徐宁气晕了,这特喵真的无耻,合着格物院做一样东西出来,将作监这里就要立刻仿制出来,都不带观望一下的。

        “段尚书,你这么无耻,你家里人知道吗?”徐宁气的有点翻白眼,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这才喘匀了气,望着面前笑呵呵的段纶说道。

        听到徐宁的这话,段纶本想接茬的,可突然发现,这话他无论怎么回答,最后自己都是无耻的,于是,便干脆张嘴大笑了起来道:“泾阳侯切莫气恼,其实段某这么做,也是为了泾阳侯好啊!”

        徐宁顿时被段纶的这话给气笑了,仿制他的东西不算,结果,这么做全是为了他好,于是,便耐着性子,望着段纶道:“是吗,那倒要听听,段尚书是怎么个为了我好!”

        段纶便轻咳了一声,微微的眯起眸子,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昨日段某接到了陛下旨意,陛下要将作监那里,全力配合泾阳侯的格物院!”

        “然后呢?”段纶说的这话,徐宁早就已经猜到了,要不然,今日一大早的,他也不会叫程处默跟尉迟宝琳两人,跑将作监搬东西了,只是,他有点好奇的是,段纶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然后段某就想着给泾阳侯分担一点!”段纶的眉头,微微的皱着,眯着眼望着徐宁时,忽然叹了口气,一副惆怅的语气道:“听说泾阳侯这次要做的事很多,肯定是忙不过来的,陛下既然都说了全力配合,那段某就不能袖手旁观的!”

        听到段纶的这话,徐宁顿时深吸了口气,望着面前的段纶,咬着牙道:“所以,段尚书就下令,不准将作监将任何东西给格物院是吗?”

        “没有啊!”听到徐宁的这话,段纶当即便脸色一变,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冲着徐宁道:“这绝对是误会,陛下都已经下了旨,段某岂敢在这事上从中作梗呢!”

        “没有就好,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叫人去将作监搬东西吧!”徐宁知道段纶在故意喊冤,若没有段纶下令,将作监岂敢阻拦,而且,段纶都给他煮了羊肉,大概猜到徐宁会过来吧!

        果然,听到徐宁这话,又见徐宁作势要走,段纶登时站起身来,将徐宁重新按到椅子上,一脸讨好的笑道:“泾阳侯稍安勿躁,且听段某说完不迟,你看这羊肉都炖好了,段某还备了一壶好酒呢!”

        “段尚书还是有话直说吧,我时间真的很紧!”徐宁就知道段纶会阻拦他,于是,重新落座后,便直接冲着段纶开门见山的道。

        “好,那段某就直说了!”大概是真看出徐宁很着急的表情,段纶当下也不废话了,眼眸微微的眯着,望着徐宁道:“段某的意思是,能不能把铸造的这些苦力活儿,留给将作监这里呢?”

        这话落下时,不等徐宁开口,便开始帮着徐宁算起帐来,徐宁接下来要批量铸造犁铧,需要的工匠还是原料这些,都将不是一个小数目的。

        而格物院那么大点地方,自然比不上将作监的院子,最重要的是,将作监里什么都全,若是徐宁同意,直接就都省了来来回回的搬运东西。

        这便是今日段纶将徐宁逼来工部的原因,羊肉跟酒倒在其次,主要是想给徐宁展示一下,将作监仿制出来的铁炉跟锅,没了徐宁在旁指导,将作监一样可以做的更好!

        听到段纶的这话,徐宁的神情,顿时有些犹豫起来,这其实也是他思考过的问题,格物院毕竟不是将作监,整天的黑烟滚滚,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而如果答应段纶,将这翻砂铸造的粗活,让给将作监来做,今后倒是省却了许多麻烦,也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一条流水线!

        徐宁当下便答应了下来,只不过,目光望着段纶时,却微笑着开口道:“段尚书肯定不是白做的吧!”

        “泾阳侯这话就见外了!”听到徐宁的这话,段纶当即便脸色一正,冲着徐宁道:“都是为了陛下做事,岂能斤斤计较这些,就给段某一成吧,再多可别怪段某翻脸啊!”

        徐宁当场便气的站起身,姓段的果然无耻,竟然开口就是一成,哦,光是铸造犁铧的一成的对吧,不过,那也是不成的啊!

        于是,瞪大了眼睛,针尖对麦芒的吼道:“你怎么不去抢啊,一成?告诉你,再砍一半,不行就让陛下做主!”

        “成成成!”段纶到底还是不敢坚持,这事儿本来就是私下做的决定,如果上升到陛下那里,乐子那就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