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这又是怎么了?

第十九章 这又是怎么了?

        “好,这次便当是我的错!”李慧心背对着徐宁,努力将眼泪憋了回去,这才使劲的吸吸鼻子,转过身来道:“不过,下次就没那样好运了!”

        这话的意思,徐宁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在严重警告他,如果下次再闯入她的寝室,那下场应该就会很惨吧!

        前两次他无意闯入李慧心的寝室,最后,都是有惊无险的逃过一劫,哪怕被李慧心堵在里面拿刀追他,但到底还是没能将他怎样。

        而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李慧心事先都没准备,头回是压根没想到,第二回则是完全大意了,谁会想到,徐宁还会出现呢!

        这事儿,就连徐宁自己都没想到的!

        但经历过前两次之后,恐怕李慧心已经做好准备了,万一徐宁再闯入她的寝室,那可能等待徐宁的,就是一群如狼似虎侍卫吧!

        徐宁本来要逃走的人,听到李慧心的这话,当场便停下了脚步,而后,慢吞吞的转过身,一脸无奈的道:“算了,这次还是我的错!”

        不能跟这个女人结下梁子,无数的倒霉论告诉徐宁,人在倒霉起来时,大概都不会是一两次,还有可能是三四五六次!

        他都已经倒霉两次了,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三次呢!

        所以,还是趁着有机会,跟这女人认个怂吧,万一被这女人惦记上了,直接来个守株待兔,那就哭都来不及了!

        李慧心的眸子,一下子便瞪大了,刚刚她说的那话,实际上是随口一说的,可徐宁的这反应,却是有些耐人寻味的很!

        “你的意思是,还会出现?”毕竟是当着内侍的面,李慧心没敢说出寝室的话,但眼眸却是微微眯起,从中射出危险的光。

        “什么还会出现啊!”徐宁的嘴巴微微的张了张,目光避开李慧心那眯起的眼眸,支支吾吾的道:“这叫防患于未然,又没说一定就会的!”

        “是吗?”听到徐宁这明显心虚的话,李慧心的嘴角,顿时微微上扬,冲着徐宁意味深长的道:“那你最好别出现,到时必会让你追悔莫及的!”

        “靠,你威胁我啊?”徐宁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刚刚他也只是防患于未然,不想跟这女人结下梁子,结果,这女人竟然还不依不饶的。

        “这算威胁吗?”李慧心看着徐宁恼火,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你不是有父皇护着吗,那就看看,到时父皇能不能护得住你!”

        “不可理喻!”徐宁说完这话,当下便果断的转身,这里还是皇宫,远处都还有侍卫看着,他不想再跟这女人纠缠下去了。

        看着徐宁气恼的转身离开,李慧心脸上的笑容,顿时慢慢的消失,目光狠狠的瞪着徐宁的身影,贝齿紧咬着红唇,不由握紧了拳头。

        “阿姊,现在怎么办?”看着徐宁气恼的离开,李泰的脑袋,顿时就耷拉了下来,一脸惆怅的走到李慧心身边,唉声叹气的说道。

        本来他跟阿姊两人,是准备在这里,跟徐宁化干戈为玉帛的,结果,现在却是搞成了这个样子,想想接下来还要去格物院,李泰便有点心如死灰!

        “没事,阿姊亲自送你去格物院就是了!”听到李泰的这话,李慧心顿时收起目光中的恨意,冲着身旁的李泰嫣然一笑,温柔的道。

        “可徐院长怎么办啊?”格物院终究是徐宁的,他又之前拿蹴鞠砸了徐宁,现在又还没和解,他要是去了格物院,徐宁定然会给他脸色的。

        “放心吧青雀儿!”看着李泰唉声叹气,一脸担忧的表情,李慧心顿时安慰的拍拍李泰的脑袋,说道:“格物院又不是只有他,不是还有位王老先生吗,咱们就去找他!”

        刚刚愁眉苦脸的李泰,骤然听到李慧心的这话,目光顿时微微一亮,瞬间便露出了微笑,催促着李慧心,向着格物院而去。

        徐宁本来早就出了宫门的人,结果,从宫门里出来后,便气的站在原地发愣,就这么一会儿,便惊讶的看到,李慧心姐弟俩,竟然也跟着走了出来。

        表情微微的有些诧异,以为这两人又是寻他来的,可刚准备说话时,发现李慧心却是冷着一张脸,直接从他面前经过,就跟他是空气一般。

        徐宁顿时便挠了挠头,看这姐弟俩的方向,大概就是奔着格物院去的,徐宁便有意的放慢了脚步,磨磨蹭蹭的跟在后面。

        这个时间段,正是格物院最忙的时候,早上的课业已经结束,众人都在自由活动!

        程处默几人,在忙着熬盐大业,几名儒生则是痴迷于铸造工艺,一遍遍的在黑板上画着想要铸造的东西,比如灯盏啥的,准备等画好后,就让工匠铸造出来。

        几个年龄小的,则被程处默几个使唤着,不停的搬运柴火,又将所需的木炭跟石子儿,一层层的铺到木桶里,就等着待会儿过滤用。

        大家都很忙,忙到根本就没注意李慧心的到来,直到秦怀道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大家这才注意到了门口站着的李慧心姐弟俩。

        于是,刚刚忙碌的众人,顿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带着诧异的表情,望着门口的李慧心姐弟俩!

        “殿…殿下,你怎么来了?”

        李慧心极少抛头露面,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基本都待在宫里,但未必就没有人认识,比如柴令武!

        说起来,他跟李慧心还是亲戚的关系,虽然很少走动,但还是一眼就将李慧心认了出来,当下便有点神情错愕。

        而柴令武的这话落下,刚刚安静的格物院,瞬间就乱成了一团,儒生们忙着拍打身上的泥沙,程处默几人,则是忙着将脱了的外袍穿上。

        片刻之后,所有人便恭敬的冲着李慧心,微微的躬身行礼,态度相当的恭敬!

        然而,此刻的李慧心,却是表情错愕,内心简直震惊的无与伦比,在他印象中的格物院,应该就是像弘文馆一样,幽静雅致,馆舍里朗读声声!

        可眼前的景象,却是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到处乌烟瘴气的样子,东西堆得满院子都是,那里还有半分学院的样子啊!

        院子当中的两口大锅里,都不知煮的什么东西,散发出一股股刺鼻难闻的臭味,大祸里面还冒着阵阵的水蒸气。

        李慧心的嘴巴,禁不住微微的张大,她忽然有点想不明白,就这么个地方,父皇为何执意要青雀儿过来呢!

        然而,相比于李慧心的震惊,旁边的李泰,此刻却是双目放光,大概是自小都没经历过这种环境,感觉看什么都是新鲜无比!

        “青雀儿,咱们走!”可就在李泰还在东张西望时,身旁的李慧心,脸色却是完全沉了下来,说话时,便直接牵起李泰的手,气呼呼的转身。

        就这样的地方,她不可能让青雀儿过来的,哪怕这是她父皇的意思,这次她也要忤逆她父皇的旨意!

        跟在后面磨磨蹭蹭的徐宁,看到李慧心姐弟俩进了格物院,正犹豫着要不要也进去时,结果,却又忽然看到,刚刚才进去的两人,竟然又走了出来。

        李慧心的脸色还显得特别难看,就好像刚刚被谁得罪了似的,弄得徐宁也是一头雾水,冲着折返回来的李慧心道:“这又是怎么了啊?”

        “你的格物院真好!”然而,听到徐宁的这话,李慧心却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沉着脸色冲徐宁说道。

        “我知道啊!”徐宁觉得这女人说了句废话,他自己建的格物院,到底有多优秀,他自己难道不知道,用得着你来夸奖,再说夸奖干嘛还耷拉着一张脸啊!

        简直是莫名其妙啊!

        “小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李慧心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去,弄得格物院里的一众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直到看见随后进来的徐宁,程处默这才茫然的问道。

        “可能走错了吧!”徐宁听到程处默这话,又看看众人都是茫然的表情,只好无奈的挠挠头,冲着程处默道:“没事的,你们都忙自己的吧!”

        徐宁的这话,当然是随口乱编的,即便是一向后知后觉的尉迟宝琳,也能听出徐宁话里的敷衍,但除了这个理由,似乎谈的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王老呢,我找他有事商议!”徐宁不想再为这事纠缠,因此,便望着面前的程处默问道,但这话落下,却又不等程处默回答,径直便向着教舍走去。

        此刻的王孝通,便就在教舍里面,对于刚刚外面发生的事,压根都没注意到,徐宁进去时,老王同学正沉浸在黑板上的公式中。

        “别看了老先生,有好消息告诉你!”徐宁一看王孝通这痴迷的样子,顿时咧嘴笑了起来,随即,便挡在王孝通的面前,神秘兮兮的道:“咱们格物院要发财了!”

        “什么意思?”老王同学有些不满的推了一把徐宁,目光还盯着黑板上的方程式,几乎是头也不回的问道。

        “陛下说要给格物院一大笔钱呢!”被老王同学推到一边,徐宁也不着恼,反而端起先前泡好的茶,美美的喝了一大口,这才冲着王孝通说道。

        “多…多少?”跟徐宁待的时间长了,王孝通也多少沾染了一点徐宁财迷的毛病,闻言后,先不问陛下为何给钱,却是只关心到底要给多少。

        徐宁便不由咂咂嘴,冲着王孝通笑道:“反正够咱们放开挥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