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黑,真特喵黑啊

第十六章 黑,真特喵黑啊

        老将们嘴上说着一套,做起事情来又是一套,格物院总共铸了九个炉子,转眼间就被老将们抢购一空。

        尉迟恭、高甑生、李绩还有吴黑闼跟牛进达几人,尉迟恭一人就抢了两个炉子,等到程咬金磨磨蹭蹭的过来时,炉子早就被瓜分完了。

        秦琼的炉子,徐宁都没指望能收回成本了,毕竟,炉子还是自己送上门的,再要是张口要钱,徐宁实在是张不开那嘴。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次日秦怀道来格物院时,秦夫人竟然派了秦府小厮,送了五十贯钱过来,弄得徐宁只能拍着秦怀道的肩,严肃的警告道:“下次可不准这样了啊!”

        九个炉子就卖了四百五十贯钱,徐宁笑的嘴巴都快裂到耳根了,这钱赚的实在太容易了,关键成本还都是将作监垫付的。

        旁边的王孝通也跟着乐呵呵的,过了半天,才望着傻乐的徐宁说道:“这么说来的话,老夫还是得靠着火盆过冬啊!”

        这话落下时,徐宁脸上的表情,当场就僵在了脸上,好家伙,他是只顾着赚钱了,压根都忘了自己人也需要火炉过冬的。

        不光是忘了王孝通,顺带着就连侯府也忘了,铸炉子的时候,心里其实是记得的,可等看见成串的铜钱时,这事儿就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要不,回头再问将作监要些生铁过来吧!”徐宁的脸上带着尴尬,冲着王孝通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我府上也还需要炉子呢!”

        王孝通顿时就被徐宁这话给逗笑了,这就是典型的掉到钱眼里了,将他王孝通忘了可以理解,但竟然还能将自己也给忘了。

        如此财迷,也是世所罕见了,只不过,王孝通却有些纳闷,目光望着徐宁问道:“格物院也没缺钱到那种地步,你又何必将钱看的这么重呢?”

        “怎么就不缺钱了?”徐宁听到王孝通的这话,顿时便坐了下来,掰着指头就开始算了起来。

        他跟王孝通现在住的房子,都是多年前建成的,好久都没住人,里面总是有股潮冷的感觉,而且,总还有股子挥之不去的霉味。

        之前那是没钱,现在既然有钱了,不得重新建个房子,砖石、瓦片又那么贵,杂七杂八的算下来,得需要一大笔钱。

        还有就是午饭的问题,现在基本都是自己带饭过来,到了晌午时,大家就是啃着冷饭,如果单是程处默这些人也就算了,可关键还有秦怀道,王孝通这样的人。

        所以,按照徐宁的想法,就得在格物院开个食堂,铸一口大铁锅,再找个合适的厨子,中午这顿饭,就在格物院吃顿热乎的了!

        还有就是以后的经费,那才是需要花钱的地方,格物院现在啥都没有,按照徐宁的想法,将来还要弄些简单的器械。

        到时候人力、物力都是要用钱来堆,别说是眼前的这四百多贯了,便是再有四千多贯都是顶不住的,怎么可能就不缺钱呢?

        王孝通听的整个人都傻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徐宁了,目光望着格物院的院子,实在想不到,真要是花进去几千贯钱后,格物院该会变成怎样!

        “所以说啊!”徐宁说到这里时,不由的叹了口气,冲着王孝通摊了摊手,道:“非是我见钱眼开,而是咱格物院真的缺钱,陛下又不可能给咱们投资,只能是靠咱们自己了!”

        “那今后老朽的俸禄,就不用那么多了!”听着徐宁为了钱的事,唉声叹气的模样,王孝通顿时也跟着叹气,道:“反正老朽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够填饱肚子饿就成!”

        “那怎么能成!”王孝通的这话,徐宁就有些不爱听了,当下便冲着王孝通道:“咱格物院就是再缺钱,也没缺到要克扣老先生俸禄的地步啊!”

        “可老朽也是格物院的一份子!”王孝通听着徐宁的这话,当下便皱起眉头,冲着徐宁很认真的道:“老朽别的也帮不上忙,但少拿些俸禄还是能做到的!”

        “不需要不需要!”徐宁冲着一脸认真的王孝通摆手道:“若真是变成这样,那格物院都没存在的必要了的!”

        这话落下时,看到王孝通还皱眉的样子,只好笑着道:“老先生你就只管放心吧,就是格物院投进去几千贯,咱们就一定会赚回来十倍的钱,保证亏不了的!”

        “这老朽倒是相信!”听到徐宁的这话,王孝通顿时赞同的点点头,别人若是说这话,王孝通肯定是不信的,但徐宁说这话,王孝通却是根本不用怀疑。

        眼前的炉子,便是最好的佐证,在徐宁之前,这些生铁就堆在将作监大院里,被当做无用的废物一样对待,可谁知到了徐宁手里,转眼间就变成了几百贯钱。

        这种变废为宝的本事,恐怕满大唐,都找不到第二人来,便是王孝通自己,现在都对徐宁佩服的不得了!

        “不过,老先生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人十分感动的!”徐宁眼见王孝通眉头舒展,便又咧着嘴,冲着王孝通说道。

        王孝通并非是个古板守旧的人,刚刚听完他的话,竟然还打算捐出自己的俸禄,委实是让徐宁有些意外跟感动的。

        “行了,这话你还是留着给别人说吧!”王孝通受不了这样煽情话,闻言后,直接便站起身来,夹起上课用的笔记,便向着馆舍而去,留下身后还在大笑的徐宁。

        这些天,王孝通的算学进步神速,基本都掌握了许多方程式,因而,便也自然而然的,接替了徐宁算学先生的位置。

        送走了王孝通,徐宁便给自己泡了杯茶,将一本医书拿出来,这就准备开始抄写!

        原本当初是打算,要抓个壮丁来抄写的,自己只负责朗读,但后来发现,好像自己很壮丁的时间有些不对称!

        他闲的时候,壮丁们正在上课,等到壮丁们闲的时候,他又开始忙起来了,最后,这苦力的差事,就只能自己来做了!

        可泡好的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外面便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一脸谄媚的笑容,冲着徐宁躬身说道:“侯爷,陛下宣你进宫呢!”

        徐宁的眉头,当场就皱了起来,李世民每次找他,基本都没什么好事,可这次又是找他做什么呢?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便只好将医书又收了起来,跟王孝通打了声招呼后,便跟在内侍的后面,一路向着宫里走去。

        李世民依旧是在甘露殿里,徐宁进去的时候,李世民正忙着批阅奏疏,头也不抬的指了指下面的蒲团,示意徐宁坐下等他。

        徐宁便只好挠挠头,依言坐到了蒲团上,静静地等着李世民批阅奏疏,可等了很久,屁股都坐的僵硬了,李世民的奏疏,却还没有批阅完。

        于是,徐宁便只好望着李世民,小声的提醒道:“陛下,你找我啊?”

        正在认真批阅奏疏的李世民,硬生生就被徐宁打断了思路,顿时气恼的抬起头来,瞪了一眼无聊坐在那里的徐宁,没好声的说道:“那你当是谁找你来的?”

        “没事,我就确认一下!”看见李世民恼火的表情,徐宁赶紧转过头来,装出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道:“那陛下继续批阅奏疏吧,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行了!”被徐宁这么一打扰,李世民也没了批阅奏疏的心情,干脆便站起身来,踱步来到徐宁身前坐下,目光瞪着徐宁问道:“朕听说你最近发了笔大财?”

        “也…也没有吧!”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徐宁顿时就有些心虚起来,目光迎着李世民的目光,迟疑着说道:“就四百来贯,接下来还要盖几间房屋,就没剩下多少了的!”

        “你放心,朕没打算跟你要那些钱!”眼见着徐宁突然开始哭穷,李世民顿时轻笑一声,有些无奈的冲徐宁说道:“那些钱是你给格物院赚的,朕就是再缺钱,也没缺到向你伸手的地步!”

        “那陛下叫我来作甚?”刚刚在来的路上,徐宁思来想去,都觉得李世民是盯上他那些钱了,可现在一听并非如此,顿时便有些纳闷起来了。

        听到徐宁的这话,李世民顿时微微沉吟一下,目光紧盯着徐宁,而后,干脆的开口道:“朕也想赚一笔大财,你能有什么法子没?”

        “铸炉子啊!”徐宁一听李世民的这话,双目顿时就亮了起来,随后,便激动的开始给李世民讲了起来,将作监里还有很多的生铁,起码都能铸几十个的炉子。

        只要李世民一声令下,格物院立刻就开始铸造,到时再转手卖给勋贵们,那钱不是跟流水似的,到时他们便四六分账,格物院只拿四成的辛苦钱就行!

        然而,徐宁说的天花乱坠,李世民的眉头,却是皱的越来越深,到最后时,脸色便彻底沉了下来。

        徐宁本来说的眉飞色舞,可眼见李世民皱起的眉头,当下说话的声音便低了下来,目光望着李世民时,心虚的道:“要不三成也可以的!”

        可李世民皱起的眉头,依旧并没舒展,看的徐宁只得无奈叹气,这当皇帝的果然心够黑,看这情况,只怕是一成都拿不到了啊!

        “那些炉子铸成,全部卖了能赚多少?”看着徐宁总算沉默了下来,李世民这才叹口气,望着徐宁问道。

        “几千贯吧!”徐宁的兴致突然有些提不起来,闻言后,显得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几千贯够做什么?”听到徐宁的这话,李世民顿时轻哼一声,目光瞪着徐宁道:“朕需要几万贯,甚至更多!”

        黑,真特喵的黑啊!

        徐宁瞪大了双目,当场便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李世民,心里简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够黑了,可没想到的是,李世民竟然比他黑了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