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感觉又赚了一笔

第十三章 感觉又赚了一笔

        虞老头终究还是来了,怀里抱着一卷孤本,就跟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那张老脸拉的老长,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要不您老也别太为难自己了!”徐宁双手握着孤本的一头,另一头被虞老头紧紧攥着,两人拉扯了半天,最后徐宁这才无奈的说道。

        “要不你再加五张吧!”听到徐宁的这话,虞老头顿时叹了口气,目光望着被徐宁握住的孤本时,就跟看着自家孩子被抢走了似的,一脸心痛的道。

        “您老这就有点过分了吧!”听到虞老头的这话,徐宁顿时松开了孤本的手,目光瞪着虞老头道:“说好了三十张,怎么还突然反悔了呢!”

        三十张纸张,可以印刷出大概十本书籍,反正就那么点儿字也用不了多少篇幅,三十张已经是足够了!

        再者说了,徐宁总共也就带回来那么点纸,虽说换了孤本,可谁知道能不能带回去呢,万一将孤本带回去之后,变成一堆粉末,那岂不就真的亏大了!

        所以,为了让自己不至于亏大,三十张纸张,便已经是徐宁的极限,再要是多一张,这生意他都不做了!

        然而,虞老头却有些不依不饶的,一脸伤春悲秋的叹气道:“这几日,老夫可是挨了不少骂,以后可能还会更多啊!”

        弘文馆里的孤本,可都是出自大家,远的就不说了,近的就有包恺、萧该,这两位可都是被誉为宗匠的大家。

        这两人的经文,好不容易被弘文馆收集来,而今却又要被他送出,虞世南心里都开始有些怀疑,他这么做到底对还是错呢!

        但徐宁的纸张,却是同样重要,一旦有了这些纸张,弘文馆许多的孤本,就可以完好的保存下来,不至于过的几年后,被虫咬鼠害了!

        “加纸张的事,还是等后面再说吧!”徐宁看着虞老头的表情,顿时就动了恻隐之心,他对那些孤本,实在起不了什么情怀,但老头却是不错的。

        “那为何不是现在呢?”听到徐宁的这话,虞老头的目中,忽然亮了一下,目光直直的盯着徐宁,十分纳闷的问道。

        “我就带了那么几张,怎么给你那么多啊?”徐宁看着老头突然亮起的眸子,不由的微微皱起眉头,望着老头有些不耐的说道。

        “那你可以先答应,下次再带回来不就好了!”虞老头刚刚还伤春悲秋的人,这会儿脸上突然露出微笑,望着徐宁讨好的商量道。

        “是不是得寸进尺了?”徐宁眼见着老头变化的表情,顿时瞪大了眼睛,冲着老头说道:“您要是再这样,我可就直接反悔了呀!”

        “好好好,那就不说了!”眼见着徐宁翻脸,虞老头生怕徐宁真反悔似的,赶紧冲着徐宁摆摆手道:“那就按三十张交换吧,后面你再加点就是了!”

        徐宁登时就有点服了这老头,他甚至都有些怀疑,刚刚老头伤春悲秋的表情,都是故意装出来给他看的,特喵的,自己竟然还起了恻隐之心了!

        纸张早被徐宁带来了格物院,刚好就是三十张,虞老头就跟个老财迷似的,一遍一遍的清点着,看的徐宁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好吧,这卷书就交给你了!”总算是清点完毕,最后确认无误后,虞老头这才将怀里的孤本,珍而重之的交到了徐宁手上道。

        “不是还要印刷吗?”徐宁接过虞老头的孤本,禁不住便皱起了眉头,望着虞老头纳闷的问道:“那现在就交给我,你们还怎么印刷啊?”

        “也对啊!”听到徐宁这话,虞老头顿时像反应过来似的,赶紧懊恼的一拍额头,伸手就要从徐宁手里接过孤本。

        然而,却被徐宁轻松的躲开,目光有些鄙视的望着虞老头道:“您老可真能把人当傻子玩!”

        他刚刚也是随口一问,可虞老头的反应,却是瞬间让他惊醒过来,要没有提前做好准备,怎么可能将孤本交到他的手上呢!

        但虽是如此,心里却是藏不住的兴奋,这卷孤本乃是明经释义,出自隋朝大家包恺,徐宁刚好知道这人,乃是李密的授业恩师,号称梅庄先生。

        徐宁也是没想到,虞老头给他拿来的第一本书,就刚好是他熟知的大家,不过,看着手里的竹简,恐怕这只是一部分而已。

        既然是明经,那就应该有好几卷才对,但剩下的那些,弘文馆有没有收集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真要收集了,到时再落到他的手里,那里相当于凑够了七龙珠,直接可以召唤神龙了,那还要个屁的书画啊!

        虞老头被徐宁识破了,却也丝毫不显得尴尬,忍不住冲着徐宁叹口气,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怎可能没做准备啊,早就雕刻好了板子,就等着找到合适的印刷纸张了!”

        “那就怪不得了!”徐宁听到虞老头的这话,顿时点了点头,但随即,却又突然望着虞老头,开口道:“那现在纸张有了,印刷的油墨呢?”

        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由看了一眼虞老头怀里的纸张,故意拖长的声调道:“这种纸比较特殊,恐怕寻常的油墨肯定不行,要是弄坏了一张,啧啧,那真是可以啊!”

        虞老头听着徐宁的这话,眼角禁不住剧烈的跳动几下,目光不由的望着徐宁,惊疑的问道:“莫非你还有更好的油墨不成?”

        “嗯,您老觉得呢?”听到虞老头这话,徐宁顿时咧嘴笑了起来,笑的像个小狐狸似的,冲着虞老头道:“不光油墨,还有别的印刷术,嗯,好像叫活字印刷来着!”

        虞老头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胡须都跟着在抖,但这并非是激动导致的,而是,完全被徐宁的话给气到的。

        油墨、活字印刷,不过想象也对,既然徐宁都能有这么好的纸张,那势必就懂得更好的印刷,自然油墨也会配出最好的质量。

        可是,这小子先前就是不说,直到这时候拿了孤本,才向他吐露实情,背后的意图,自是再明白不过了!

        “你小子非要逼着老夫名誉扫地不可吗?”明白了徐宁的意图,虞老头顿时垮下肩膀,重重的叹了口气,一脸疲惫的望着徐宁说道。

        “您老这话就严重了吧!”徐宁看着虞老头,瞬间垮下的双肩,登时收起脸上的玩笑,冲着虞老头道:“放心,我还没那么贪心呢!”

        这话落下时,看着虞老头双目中显现的亮光,便又接着补充道:“油墨我会无偿提供,您老要是觉得实在过意不去,那就送一副您老的书法吧!”

        这虞老头可是当世行书大家,即便是在后世,对虞老头的书法,也是盛赞不绝,只可惜,能传到后世的作品,似乎也就一副孔子庙碑文,再就是那副出土的公主碑文了!

        要是能得到虞老头的一副真迹,那要是完整带回去,肯定又得是一笔横财了!

        “你要老夫的书法作甚?”虞老头说到别人时,每每眼里都是盛赞之色,可一到了自己,表情立刻就严肃起来了,目光更是不解的望着徐宁道。

        “您老这就不必多问了吧!”徐宁看着老头突然严肃起来的表情,顿时心虚的咽了一口唾液,目光躲躲闪闪的道:“您老要是不愿意,那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这招以退为进,徐宁已经屡试不爽,这时代的人,似乎都爱吃这一套,前有李世民,后有长孙无忌,估计,现在又要多个虞世南了!

        “老夫的字迹,实在有些难登大雅之堂!”然而,让徐宁意外的是,虞老头竟然不吃他这一套,微微的沉默过后,突然叹口气说道。

        徐宁看到虞老头这样子,登时便心一横,冲着虞老头激将起来:“您老不愿意就不愿意,何必拿这种话来堵我呢,算了,那我干脆也不强求您老了!”

        这话说完时,便果断的转身,一副明显被虞老头惹生气了的模样,至于油墨啊,活字印刷之类的,那就等以后得心情好坏吧!

        “那你先告诉老夫,你要老夫书法作甚?”看着徐宁转身负气的背影,虞老头顿时便叹了口气,追着徐宁的背影问道。

        “还能作甚?”听到虞老头身后的话,徐宁登时转过身来,望着虞老头道:“留在府上呗,还能拿去卖了啊,我又不缺钱!”

        “这可是你说的!”听到徐宁只是放在侯府里,虞老头顿时点点头,望着徐宁道:“老夫可以给你送一副,不过,要是你敢拿去卖了,今后老夫便绝不与你相交了!”

        虞老头的这话,委实是有点唬人,可也只能吓吓别人罢了,徐宁却是毫不在乎,反正他是拿去后世卖了,这是虞老头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

        “还有…”得到徐宁的点头后,虞老头又叹了口气,目光望着徐宁,突然有些难为情的道:“方才你说油墨可以无偿提供,可那活字印刷术,能…能不能到时也教导一下呢?”

        “…这就不太好了吧?”徐宁听着虞老头支支吾吾的话,强忍着内心的好笑,假装很为难的表情道:“要不您老再送一副?”

        “能换那活字印刷不?”虞老头也是成精的人,听到徐宁当场提价,立刻便打蛇随棍上的问道。

        “可以!”

        “那一言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