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那不叫好名声,那叫下贱!

第五章 那不叫好名声,那叫下贱!

        徐宁几乎是被李世民轰出宫的,身后还跟了一群内侍,那小山似的东西,便分担在了每个内侍的肩上,一路浩浩荡荡的。

        从宫门里出来时,惹得皇城里一众人纷纷的侧目,还以为李世民又给徐宁赏赐了许多东西,眼睛里明显都有了嫉妒。

        刚刚去甘露殿时,雪花还是一片一片的,但从甘露殿出来后,雪花就已经纷纷扬扬了,原本红绿青三色的皇城,也多了许多的白色。

        格物院里有些冷清,徐宁原以为,他出现后会是热闹的欢迎场面,结果,却是有些大为失望!

        原本的三十人,现在就成了十几人,王孝通、八名儒生以及尉迟宝琳兄弟三,程处默兄弟不在,秦怀道、柴令武也不在里面。

        徐宁的心里不由一沉,秦怀道不在他可以理解,但程处默兄弟跟柴令武都不在,就有点让人难理解了,莫非秦琼的病情加重了?

        但又觉得不像,若是秦琼的病情又加重了,那刚刚李世民肯定会提起的,既然李世民没提起,那就说明秦琼没事的。

        “小宁,你总算回来了啊!”带着一群内侍进到格物院,刚好遇到尉迟宝琳从馆舍出来,四目相对,徐宁顿时开心的张开双臂,然而,换来的却是尉迟宝琳幽怨似的一拳。

        徐宁胸口中了尉迟宝琳一拳,刚刚张开的双臂,顿时便痛苦的抱住胸口,一脸悲愤的道:“宝琳兄你太不够意思了,一见面就想置我于死地啊!”

        尉迟宝琳从前多憨厚的人,可跟徐宁相处久了,竟然也看穿了徐宁的这套把戏,当场便张嘴大笑起来道:“该,谁让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的!”

        眼见着没骗到尉迟宝琳,徐宁顿时就直起身来,冲着尉迟宝琳嘿嘿笑道:“这不是师门盛情难却,多待了几天嘛!”

        这话才刚刚落下,便听的王孝通的声音,便从馆舍里传出:“徐院长可真不够意思,老朽才来两日,就将老朽扔在这里不管了!”

        话音落下时,王孝通的身影,便从馆舍里出来,嘴里虽然说着埋怨的话,可脸上却是笑嘻嘻的,显然在格物院的这些日子,王孝通过的很是舒心。

        “老先生勿怪!”徐宁眼见王孝通红光满面的,顿时乐的躬身一揖,继而,便开心的道:“这次晚辈从师门回来,可是带了不少好的物件呢!”

        说这话的时候,便赶紧让身后的内侍们,将带来的东西,都搬到旁边的屋子,从中便又取出一块黑板跟一盒粉笔,炫耀似的冲王孝通道:“以后有了这东西,就不用每日费心再去洗黑板了!”

        徐宁带来的黑板,外表光亮光滑,自是那自制的黑板无法相比的,王孝通这些时日,也在尝试用粉笔写字,自然是已经尝到了其中的妙处。

        这时候一见徐宁拿出的黑板,当下便双眸一亮,接过徐宁递来的粉笔,便‘刷刷刷’的书写起来,随后,便是连声的赞叹道:“妙哉妙哉,果然是好东西啊!”

        王孝通在书写时,身后紧跟而来的八名儒生,也是一脸的跃跃欲试,徐宁便干脆给每人一根粉笔,五颜六色的,那八名儒生也是毫不客气,接过粉笔便书写了起来。

        一块小小的黑板,转瞬间便写的满满当当的,等到实在无处落笔后,徐宁这才拿出一块擦子,眨眼间,就让黑板又恢复了光亮的原样!

        这一下,便更是引得王孝通连连称赞,之前的木质黑板,每次清洗时,便足足早在院中晒上一日,这几日天气转冷,时间又要多上许多。

        “这还有更好的东西呢!”将黑板放到一边,徐宁又从里面取出一沓白纸,当着所有人的面展开了,便冲着众人道:“以后再写字时,就不用在木盘里书写了!”

        刚刚的黑板,已经让王孝通开了眼界,但此时,当徐宁展开白纸,王孝通摸着纸张的手,都禁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这…这也是出自你的师门?”

        眼前的一摞白纸,不知比大唐的宣纸,要薄了多少,最重要的还是,纸质表面光滑,手感绝佳,王孝通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见过这样绝佳的纸张!

        “老先生以为如何?”徐宁看着王孝通颤抖的手,不由的咧嘴笑了起来,这样的反应,对他而言,却是一点都不意外的。

        “好!”听到徐宁这明知故问的话,王孝通想都不想,便干脆的回答,随即,便又抬起头来,惊疑的望着徐宁问道:“徐院长刚刚说,要拿这些纸准备练字用?”

        “对啊!”徐宁闻言,顿时理所当然的点头,先前格物院开课时,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用木盘代替纸张,他带这些纸张过来,就是为了上课时用的。

        “真是浪费了啊!”听到徐宁点头的话,王孝通当场便仰天长叹一声,一脸惋惜的道:“如此好的纸张,用来课堂作业,当真是暴殄天物了啊!”

        按照王孝通的想法,这样品质绝佳的纸张,就该用来印刷书籍的,他可是对此有深刻体会的!

        武德年间,他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将自古以来的算经,全部汇编成一书,然而,这部算经却是他一笔一划,全部雕刻在竹简之上。

        自去年编著完成后,便一直放在家里吃灰,他倒是也想将算经印刷成书,只可惜,却始终没有这么好的纸张!

        如今,听的徐宁说,要拿这么好的纸张,用来课堂书写时,便大概能猜到王孝通心里有多痛了!

        其实,不光是面前的王孝通,便是身后的八名儒生,听到徐宁这败家子的话,表情都有些不对了!

        跟王孝通一样,弘文馆里也有很多的孤本,都是好不容易收集来的,好多的孤本,甚至都缺了很多内容,盖因为,搜集到的时候,有些竹简都已经脱落丢失了。

        这几年,弘文馆也在想着将剩下的孤本印刷成书,只可惜,要做出符合印刷的纸张,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而今,看到徐宁拿出的这些纸张,眼前的八名儒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弘文馆里的那些孤本,至于徐宁说的课堂书写,直接就被他们忽略掉了。

        开什么玩笑,要是他们真听了徐宁的话,拿这些纸张练字,恐怕弘文馆的先生们听到了,都会指着他们脊梁骨骂死他们的。

        “那怎么办?”徐宁听着王孝通跟儒生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感觉自己快成了罪人,要是那些孤本再损坏一点,那自己就妥妥成千古罪人了。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王孝通跟儒生们,便顿时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目光不时的面面相觑着,但就是没一个人张口说话。

        徐宁便赶紧将一摞纸张收起来,那么多的孤本,跟自己又有啥关系,这些纸张可是花了钱的,用在格物院他不心疼,但要用来印刷那些孤本,那就另当别论了。

        王孝通跟儒生们的意思他懂,可那么多孤本,要真是印刷起来,这点儿纸张肯定不够的,难不成,还要让他继续带纸张过来?

        “既然怕浪费,那我就带回府上去了啊!”王孝通跟几名儒生,到底是读书人脸皮薄,徐宁便趁着几人犹豫时,赶紧就卷起纸张,招呼了尉迟宝琳离开。

        反正此时也已经快傍晚了,皇城也该到了撵人的时辰,不趁着这个时间溜之大吉,还要等着王孝通他们张嘴不成!

        “小宁这是为何啊?”尉迟宝琳的马车,就在皇城外等着,等两人上了马车后,尉迟宝琳这才冲着徐宁,一脸不解的道:“这些纸张虽然精贵,可对小宁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啊!”

        尉迟宝琳显然有些看不懂徐宁,明明纸张都要浪费在课堂,可听到用处更大的印刷时,徐宁反而变得小气了起来!

        按照他尉迟宝琳的意思,这些纸张便直接送给王孝通他们了,反正是顺水人情的事,还能给徐宁博来一个儒家们的好名声呢!

        “宝琳兄,那些孤本可不是只有一两本的啊!”徐宁明白尉迟宝琳的意思,也知道尉迟宝琳是为了自己考虑,因此,便冲着尉迟宝琳叹了口气,耐心的解释道:“如果答应了下来,那以后就是后患无穷了啊!”

        这是徐宁的肺腑之言,他在弘文馆里,能认识的人,也就是那个虞老头了,虽然心底里喜欢这个怪老头,可也没喜欢到主动倒贴的地步。

        拿自己的东西上去倒贴,那不叫好名声,那是纯粹的下贱!

        当然了,王孝通的那本缉古算经,他倒是可以提供纸张的,毕竟王老头如今也是格物院的人,就算倒贴,最后还是格物院落了好处了!

        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宝琳的脸上,顿时便露出恍然之色,随即,微微的叹口气道:“某家倒是没想到这些!”

        “若是你能想到这些,就不再是宝琳兄了!”看着尉迟宝琳叹气的模样,徐宁顿时用肩撞了一下尉迟宝琳,随即,便冲尉迟宝琳问道:“对了,今日怎都不见处默兄他们啊?”

        “处默他们从小宁离开那日,便没再来格物院了!”

        “这是为何?”

        “好像是一直在翼国公府上呢!”

        “翼国公病情又加重了?”听到尉迟宝琳这话,徐宁登时便张大了嘴,一脸惊讶的模样,可心底里却有些纳闷,既然秦琼病情加重,为何李世民都没向他提起呢!

        “应该不是吧!”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宝琳的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因为自家阿爷的缘故,两家其实都不怎么来往的,因此,便也就无从得知,秦琼的病情详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