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道长求你做个人吧!

第二十三章 道长求你做个人吧!

        徐宁上次回去时,将家里的有用的东西一扫而光,这其中就包括了小药箱,里面都是常备的药,自然也包括了止痛跟退烧的药。

        秦琼现在的状况,首先就是要将高烧退了,至于真正的治病,那还得等徐宁再次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

        其实,徐宁现在基本都已经确定,秦琼就是得了败血症,这种病死亡率很高,首先就是摧毁人体的各个器官,直到彻底衰竭为止。

        而秦琼此时的症状,简直跟败血症一模一样,高烧、晕厥、呼吸困难以及四肢疼痛,更严重的是,徐宁已经听到,秦琼的肺器官有衰竭的征兆了。

        所幸,秦琼并没引起黄疸,要是真引起黄疸了,就现在这条件,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秦琼闭眼!

        派去侯府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侯府的小婢女,就跟个小母鸡似的,将药箱紧紧抱在怀里,看见了徐宁,神情这才放松下来。

        徐宁看的不由叹气,这孩子估计是担心,有人冒名去侯府骗药箱吧!

        一粒止痛药加两粒退烧药,拿了一碗温水,便服侍着秦琼喝下,而在这个时间里,孙思邈也开始为秦琼针灸。

        秦琼身上的衣袍全都被褪去,全身上下就只剩一件兜裆裤,而当衣袍被褪去的那刻,徐宁的瞳孔,便不由的一张,嘴里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

        此时,顺着徐宁的目光望去时,便见得秦琼的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狰狞的如同蜈蚣似的,或蜷缩着,或爬行着,看的徐宁都不由头皮发麻。

        李世民似乎有些不忍目睹,直接便偏过头去,而一旁的程咬金,则是瞪大了眼睛,将拳头攥的‘嘎嘣’作响。

        秦琼身上的这些伤疤,可都是他程咬金亲眼见证过的,尤其肚腹上的那条伤疤,当年可是瓦岗寨时,拼死救了李密留下的。

        孙思邈将银针扎在秦琼身上,转眼的工夫,便将秦琼变成了一只刺猬,原本还一脸痛苦的秦琼,也在针灸的作用下,慢慢的合上了眼。

        从昨晚开始,就一直遭受病痛的折磨,这会儿早就已经是疲惫不堪,看着秦琼逐渐恢复正常的呼吸,徐宁也不由暗中松了口气。

        “都出去吧!”也不知过了多久,发现秦琼的高热已经退去,孙思邈这才将银针一根根的拔下,头也不抬的冲众人说道。

        听到孙思邈的这话,众人这才悄然的退出房间,徐宁也跟在众人的身后,将带来的药箱重新塞给了小婢女,看着小婢女又像小母鸡似的,牢牢抱紧药箱后,这才叹口气道:“回去吧!”

        既然秦琼的高烧已退,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从秦怀道身边路过时,抬手便拍了拍秦怀的脑袋,微笑着道:“没事了,过几天我会再来!”

        时空门的倒计时,还有几天的时间,但这次回去,也只是再确定一下秦琼的病症,至于治疗的药物,那就只能等下次回去了。

        然而,从秦府里出来时,徐宁刚要准备登车,身后却忽然传来孙思邈的声音,忍不住回头去看时,却见得孙思邈气喘吁吁的追着他来了。

        “道长,你还有事?”看着老道气喘吁吁的追来,徐宁顿时便停了下来,等到孙思邈到面前后,这才诧异的问道。

        “贫…贫道有一事相求!”孙思邈毕竟是年岁大了,就这么短短的一段路,竟然就已累的气喘吁吁的,但目光却是十分坚定的望着徐宁道。

        听到孙思邈的这话,徐宁顿时微微一笑,随即,便从小婢女的怀里接过药箱,递给了面前的孙思邈道:“道长是想要这里面的药吧!”

        刚刚从秦府出来时,徐宁将里的止痛药跟退烧药都留了下来,此时,药箱里便只剩下了治疗痢疾跟感冒的药,徐宁索性便将药箱都给了孙思邈。

        “药箱里还有些酒精跟纱布,到时处理伤口时可以用到!”将药箱递给孙思邈,徐宁又不忘提醒,里面酒精跟纱布的作用,结果,他说这些的时候,孙思邈却是摇了摇头。

        啥意思?

        徐宁突然就有些不懂了,这老道求着他来,不就是奔着药箱来的,怎么还忽然扭扭捏捏起来了呢!

        “药箱贫道收下!”看着徐宁一脸的茫然,孙思邈便赶紧接过药箱,只是,目光却依旧望着徐宁道:“只不过,贫道却还有件事相求!”

        这话落下时,孙思邈的神情,便微微有些犹豫,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迟疑了片刻,这才抬起头来,望着徐宁道:“贫道还有几个病人,想请你过去瞧瞧!”

        “不是!”听到孙思邈的这话,徐宁当场便痛苦的捂住额头,一脸无可奈何的问道:“道长,你看我像是懂医的人吗?”

        “像!”孙思邈听到徐宁这话,顿时干脆的点点头,几乎是想都不想,便望着徐宁道:“你若是不懂医,那贫道就更不懂了!”

        孙思邈的这话,差点都没把徐宁当场噎死,好家伙,鼎鼎大名的药王孙思邈,竟然在他面前甘拜下风,这话无论怎么听,都觉得荒谬可笑!

        但事实是,徐宁根本无法反驳,先是指出盐石的汞毒,刚刚又指出秦琼的病因,幸亏长孙无垢那里还没传出,要不然,这药神的帽子,恐怕他是摘不了了!

        既然老道都开了口,徐宁便没法再拒绝了,治病不治病的先放一边,好歹自己也是后世来的,哪怕不会瞧病,凭经验也能给老道出点主意的。

        侯府的马车就是现成的,老道也不懂的客气,直接便跨上了马车,这把后面的小婢女给气的,当场就噘起了嘴。

        又是要了侯爷的药箱,又是便宜使唤侯府的车架,放眼整个长安,恐怕都找不到这么厚脸皮的人了。

        可这么兀自生气时,冷不防却被徐宁从后抱起,直接就给扔进了车厢,弄得小婢女面红耳赤的,那目光都不敢再看徐宁了。

        马车离开秦府的大门,一路便按照孙思邈的指挥,直接跨越了半个长安城,到了万年县的永平坊。

        跟侯府所在的德新坊相比,这里俨然是另一个世界,马车经过之处,随处可见破烂的房屋,路上尽是瘦骨嶙峋的百姓,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样子。

        大概这里很少有这样奢华的马车出现,一路上都会有百姓驻足观望,眼里全是好奇的神色,中途还有几个孩童一路相随,那脚上全穿的是草鞋。

        小婢女自幼在宫里长大,自然没见过这样的景象,看到那几个孩子跟在马车后面时,身体便不由的向徐宁靠了靠,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担忧。

        孙思邈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景象,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直到马车拐进一条小巷后,这才示意马车停下。

        一间破落的院子,里面只有一间低矮的屋子,人刚刚跨进院落,立刻就会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像什么东西腐烂了似的。

        徐宁轻轻的捏住鼻子,目光四处的观望着,然后,便看到一名妇人从屋子里出来,看到进门来的几人,目光却是惊讶的望向徐宁。

        “大郎今日如何了?”孙思邈看到妇人出来,直接便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到孙思邈的这话,那妇人顿时将目光收回,冲着孙思邈深深的叹气,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道:“还能怎样,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呢!”

        这话听着相当无礼,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分明是无数次希望破灭后的绝望之言,徐宁便猜测,那位大郎应该是病了很久才对!

        屋子里相当昏暗,那股先前闻到的气味,几乎是进屋的瞬间就扑面而来,逼得徐宁直接后退一步,等喘过气后,才捏着鼻子进到里面。

        随后,等视线适应屋内的昏暗后,徐宁便看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一张十分简陋的床榻上,直挺挺的躺着一个活死人!

        浑身上下瘦成了皮包骨,唯有两只黯淡无光的眸子,在眼眶中转动着,身后紧跟着的小婢女,看到如此恐怖的场景,直接便惊叫了起来。

        “大郎的腿,夏季时摔了!”孙思邈的神情依旧平淡,即便屋内臭气熏天,可丝毫也没影响到他,就跟天生没嗅觉似的,头也不回的冲徐宁解释道:“贫道用了很多方法,可就是一直治不了腿伤!”

        听着老道的这话,徐宁的目光,便不由移向大郎的腿,然后,借着门外透进来的一点光亮,看到那条快要腐烂掉的小腿。

        胃里突然间就开始翻江倒海,几乎是一把推开了身后的小婢女,不管不顾的冲到外面,‘哇’的一声,便狂吐了起来。

        死老道,这特喵那里是病人,分明就是一个重伤未愈的人,那小腿腐烂的都快掉落了,居然还想着怎么让它愈合,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徐宁的心理,将老道骂了一万遍,可根本压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到了最后时,就连小婢女也跟着一起狂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