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白得了一位高人!

第二十一章 白得了一位高人!

        土豆已经发芽,嫩嫩的,如同小小的笋尖似的,从湿润的泥土里冒出来,以顽强的生命力宣告,即便跨过了一千多年的时空,还是在这里生根发芽了。

        早上负责看护土豆的小厮,将这消息告诉徐宁时,徐宁几乎都没来得及穿上外袍,就急匆匆的赶到了暖阁,看着那嫩嫩的芽尖时,顿时张嘴大笑起来。

        土豆既然能够发芽,那就说明,其他的作物,同样也在这里发芽生根,这次回去的时候,他可是买了不少的种子。

        格物院的院子很大,这些天他让程处亮几人,将里面的杂草清除之后,便又让几人,将地又翻了一遍!

        如今已是深秋,这地都荒废了多年,趁着这时间翻新一遍,让阳光晒晒,等到开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种植作物了。

        这次带回来的种子,徐宁就不打算种在别处了,全部种在格物院中,就当是一块试验田了,如果能成,那就再大面积推广也不迟的。

        倒是土豆,却是不用再试验了,徐宁看着那嫩嫩的芽尖,打算再回去时,便再多带些土豆种子,赶在开春之前,备够几十亩田的种植。

        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等到吃完饭,坐着侯府的马车,赶到格物院时,却突然发现,格物院的门口,竟然多了一名宽大儒袍的老者。

        留着少许的胡须,目光不时望一眼格物院里面,脸上却是犹犹豫豫的,似乎还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进去才好。

        徐宁看着这名儒袍老者,微微一思量,大概便也猜到了老者的身份,想必就是被他激将来的王孝通吧!

        其实,他在看到虞老头给他的绢帛时,大概就已经猜到,王孝通要来格物院了,只是,碍于面子的问题,却是不好直接过来!

        这老头在算学上,算是大唐最顶尖的人,只可惜,大唐并不看重算学,让他空有算学的才华,也只能去太史局任个闲职。

        而随着格物院的出现,之前又闹了那么大动静,必然也是传到了王孝通耳中,于是,这才有了托虞老头送绢帛的事情。

        徐宁在看到绢帛时,大概就已经猜到王孝通的用意了,那又刁难他,还要在下面署名的,摆明了就是想暗示徐宁,他要来格物院嘛!

        嗯,这叫什么来着?个人简历,那道题便是在向徐宁证明他的实力才对吧!

        想到这里时,徐宁便举步上前,冲着还在犹豫不前的王孝通,微笑着道:“王先生既然来了,怎地不直接进去呢?”

        正在犹豫不前的王孝通,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徐宁,此时,骤然听到徐宁这话,又听的徐宁直接点出他的身份,王老头顿时惊讶的回过头,诧异的打量着徐宁,迟疑道:“你是徐院长?”

        “老先生客气了!”徐宁听到老头称呼他为院长,顿时便微笑着躬身一揖,客气的道:“晚辈徐宁,老先生若是愿意,以后可以称呼晚辈为小宁就可!”

        “果然是年少有为啊!”徐宁的态度相当客气,这让老头悬着的心,顿时放松了下来,继而,便冲着徐宁诧异道:“这么说来,小宁是早就猜到王某会来了吗?”

        “哈!”徐宁听到这话,不由的张嘴一笑,随即,凑近了王孝通,调皮的眨眨眼道:“晚辈早就听闻,老先生于算学一道浸淫多年,想必见了晚辈的那道题,必会心痒难耐的!”

        “唉,小宁就不要取笑王某人了!”王孝通也算是人老成精的人,自然听得出徐宁说的是客气话,不过,听在耳里时,却还是格外的受听。

        “老先生可莫冤枉晚辈!”徐宁听着王孝通的谦虚话,顿时张嘴大笑一声,转而,表情却突然严肃起来,冲着王孝通躬身道:“既然老先生来了,那晚辈便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老先生可否答应?”

        “你说你说!”王孝通原本暗淡的眸子,在听到徐宁的这话后,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事,当下便双目一亮,冲着徐宁便一迭声的道。

        徐宁便咧嘴笑了起来,冲着王孝通道:“晚辈想请老先生到格物院做一位先生,不知老先生可否愿意?”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王孝通的手指,很明显的抖动了一下,目光突然炽热的望着徐宁,过了许久后,才重重的一点头道:“好!”

        “啊,老先生都不考虑一下?”听的王孝通如此干脆的回答,倒是让徐宁感到有些惊讶,目光惊讶的望着王孝通,有点纳闷的问道。

        “考虑什么?”王孝通的心情,此时变得大好,听到徐宁的这话,顿时洒脱的一甩袖袍,爽快的笑道:“有那个时间,不若多跟小宁切磋一下呢!”

        呃,切磋?徐宁不由的挠挠头,希望过段时间,老头还能这么自信吧!

        程处默这些家伙,还在院子里熬盐,这都弄坏几口铜锅了,可这些家伙,依旧是乐此不疲的样子,好像生平总算是找到了一件正经事一样。

        至于格物院其他的人,程处亮等人,还在费劲的翻着荒地,而那八名儒生,则是入魔了似的,痴痴的盯着黑板上的几道公式发愣。

        看到徐宁进来,所有人都不由停下动作,徐宁便将王孝通介绍给众人!

        王孝通这个名字,对于程处默等人的杀伤力不大,然而,对于那八名儒生,却是如雷贯耳的存在,当得知面前的老者,就是王孝通之后,八名儒生的脸色,当场都齐刷刷的凝重起来。

        王孝通显然对于这样的反应,是极为满意的,这些年待在太史局里,不与外人接触,内心早就死灰一片。

        而今,看到儒生们的表情,那原本死灰一片的内心,仿佛又重新活过来了一样,眉眼里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便是虞老说的古怪公式?”跟随着徐宁进入馆舍,王孝通几乎一眼就注意到了黑板上的公式,当下,便神色凝重,惊疑的开口问道。

        然而,这话落下时,却将徐宁抛在身后,如同先前的儒生们一样,瞬间就进入了魔怔的状态,徐宁原本还想解释一下的,但看到这种情况,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

        “徐…徐兄弟!”看王孝通魔怔于黑板上的公式,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于是,徐宁便悄声的退了出了,可刚刚退出馆舍,身后就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徐宁登时惊讶的回过头,果然,就看到原本被他赶走的高侃,此时,竟然一脸难为情的站在身后,尴尬的望着他。

        “高兄几时来的?”能看到高侃出现,徐宁心里自是开心的,虽说高侃做事荒唐,但好歹也是跟他相识一场,能够重来格物院,还是让徐宁乐于见到的事。

        “今早来的!”高侃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尴尬,但看到徐宁满脸的微笑,并没再次赶他走的意思后,顿时便冲着徐宁难为情的道:“之前的事,是某家做的不对,还望徐兄弟勿要见怪才好!”

        “高兄言重了!”徐宁听着高侃的这话,顿时张嘴笑道:“若是真要说起来,还是我做的不对,没成想,高兄不计前嫌,还能重来格物院!”

        “嘿,他可不是自己来的哦!”徐宁的这话落下,一旁的尉迟宝琳,顿时忍不住轻笑一声,转而用力一拍高侃的肩,道:“昨日高世叔回了府,得知这厮入了格物院后,还当面夸了这厮几句呢!”

        说到这里时,尉迟宝琳顿时咧嘴一笑,冲着徐宁道:“这不,今早上这厮就屁颠屁颠的来了格物院了!”

        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徐宁的脸上,顿时便露出恍然之色,敢情这厮还是受了他爹的胁迫,不过,既然是拉下脸来了,徐宁也就没有赶人家走的道理。

        再者说了,高侃这人做事虽然荒唐,但人品还是可以的,若不然,也不可能跟程处默这几人,一起厮混到大了!

        然而,正当几人在这里说话时,一名内侍却是急匆匆而来,看见了徐宁,立刻便着急的道:“侯爷,赶紧跟奴婢走吧,陛下的车架正在等着侯爷您呢!”

        车架?

        徐宁听到眼前内侍的这话,整个人都是不由一愣,李世民几次叫他进宫,都是直接让他步行的,怎么还突然冒出来了个车架呢?

        不过,随即却是不由一惊,这架势恐怕是要带他出宫去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的内侍,却是已经催促起来,徐宁便赶紧放下疑惑,举步就跟在了内侍后面,不多的工夫,便果然看到了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在那里。

        “跟朕去趟翼国公府上!”李世民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还盯着外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徐宁的脑子里,便飞速的运转起来,片刻之后,总算是想起来,李世民口中的翼国公,究竟是何许人也了!

        翼国公秦琼,跟尉迟恭一样,都是李世民手下最能冲锋的大将,只不过,晚年却是多病,最后也是被病痛折磨致死!

        想到这里时,徐宁便不由的叹口气,冲着一脸烦躁的李世民道:“是翼国公病情加重了吗?”

        “昨夜昏了一次!”李世民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用力的攥着,说这话时,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头也不回的冲徐宁道:“翼国公对大唐有汗马功劳,朕不能看着翼国公遭这种罪的!”

        说完了这话,目光却突然望着徐宁,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道:“翼国公是逝于病痛对吗?”

        徐宁点了点头,李世民的拳头,顿时轰在了车壁上,惊的外面的马儿,都不由发出一声长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