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现代数学的魅力

第二十章 现代数学的魅力

        格物院的馆舍已经建成,里面的桌椅,也按照徐宁的意思,换成了高脚的桌椅,等到将桌椅搬进去后,立刻就有了几分学堂的模样。

        不过,刚一开始的时候,程处默这些人是反对的,说这么高的椅子,人坐上去还怎么听课,都悬在半空了。

        结果,等实物做出来,几人轮流上去试了一下,之后反对的声音,便立刻消失不见了!

        格物院总共三十名学生,年龄却都是参差不齐的,像尉迟宝琳这样的都已经成婚了,而像秦怀道这样的,却还只是四五岁的孩子。

        不过,虽是如此,可在徐宁的眼里,这些人却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对现代数学一无所知!

        徐宁身后的墙上,悬挂着一张临时制作的黑板,面前的教桌上,则是摆放着几根磨成的石灰条,上次回去的时候,都忘了弄些黑板粉笔过来,现在却是只能先将就着了。

        大道理就不用讲了,什么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之类的,在场的人中,除了程处默这些二世祖,那八名儒生懂得道理比他还要多。

        于是,徐宁也不废话,直接抄起一根粉笔,就在身后的黑板上,‘刷刷刷’的写下一串阿拉伯数字,目光转向了下面的所有人,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没有人回答徐宁,一个个都是正襟危坐,目光好奇的盯着黑板上的数字,徐宁便顿时笑了起来道:“这是组成算学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

        说到这里时,目光便望向下面的八名儒生,微笑着开口道:“不管你们之前算学成就如何,但若学不会这些数字,将来也只会停滞不前!”

        “那请问先生,这些数字到底是什么?”徐宁这话说的很是夸张,那八名儒生听的都是一惊,迟疑了许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徐宁听到这话,顿时轻笑一声,转而又拿起粉笔,在每个数字的下面,依次的写下:“壹贰叁…”

        一边写一边还轻声的念着,直到写下最后一个拾字,才将粉笔放下,转过头来说道:“这就是你们今日的课业,每个人必须要认识并且记下这些数字!”

        大唐这时代,造纸业并不发达,所用的纸张都是厚厚的宣纸,格物院自然不可能花大价钱,购买这些宣纸来做草稿的。

        因此,徐宁便让木匠们,给每人做了一个木盘,再配上一支毛笔跟一碗水,在没有纸张出现时,这就是最好的练习方式了!

        果然,徐宁的这话落下时,所有人便都纷纷握起毛笔,开始在木盘中书写起来,八名儒生自然是手到擒来,但尉迟宝琳几人,却是一脸的痛苦之色。

        “那些数字怎地从没见过?”虞世南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徐宁在里面上课时,老头就站在馆舍的窗外,直到徐宁从里面出来,老头这才纳闷的问道。

        那可都是阿拉伯数字,老头见过才叫怪事了,徐宁闻言,不由的咧嘴一笑,本来脱口而出,这些数字都是阿拉伯数字的。

        然而,话到嘴边的那一刻,突然就咽了回去,这些数字虽是阿拉伯发明的,可如今主动权却在他手里,凭啥就不能是大唐发明的呢?

        于是,想到这里时,便不由的清了清嗓子,冲着虞老头谦虚的道:“这些数字都是我老师发明的,您老要是感兴趣,我可以少收一点学费的!”

        “满脑子都是铜臭味!”听到徐宁又要坑他,虞老头顿时轻哼一声,目光却是好奇的望着黑板上的数字,犹自不信的道:“你的算学惊人,便是这些数字的缘故?”

        “只能说是其中原因之一!”徐宁听着虞老头的话,不由的咧嘴一笑,一脸傲娇的道:“最大的原因还是天赋异禀啊!”

        徐宁的这话落下,虞世南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张嘴大笑了起来,边笑还边指着徐宁鼻子道:“你要是老夫的学生,老夫定会先教将论语背上百遍千遍不可!”

        这话听的徐宁不由大笑,不过,却也不敢再跟虞老头说笑了,目光突然望着虞老头,微笑着道:“这几日都不见您老过来,怎地今日有暇过来了?”

        听到徐宁问起这个,虞老头顿时收起大笑,换上苦闷的神情,冲着徐宁一摊手道:“还能为甚,老了老了,还要被人使唤当一回信使呗!”

        这话落下时,虞老头便从袖袍中摸索出一张绢帛,递给了徐宁,道:“喏,这是太史局那边有人叫老夫转交给你的!”

        老头的这话,顿时听的徐宁有点纳闷,他来大唐这么些天,似乎认识的人当中,还没一个是跟太史属有关的吧!

        但心里纳闷归纳闷,却还是接过了老头递来的绢帛,当着老头的面展开后,目光只是扫了一眼,表情当场就怪异了起来。

        虞老头似乎早就猜到了绢帛上的内容,看着徐宁怪异的表情时,不由幸灾乐祸似的道:“事先声明,这可跟弘文馆毫无关系的啊!”

        “了解了解!”听着虞老头极力想撇清的话,徐宁顿时笑着点头,一副极为理解的样子,道:“您老顶多就是拱了下火而已!”

        “胡说!”听到徐宁的这话,老头的眉毛,当场就竖了起来,一副被徐宁冤枉了的模样,冲着徐宁道:“老夫能是那样落井下石的人吗?”

        这话落下时,脸上却又露出微笑,微微的凑近徐宁,好奇的问道:“怎么样,这次的题总算是有些水平了吧!”

        “还行吧!”徐宁听着虞老头明显幸灾乐祸的话,目光却盯着绢帛上的题,微微的皱着眉头道:“总算是能看过眼了!”

        绢帛上的题,的确是比先前弘文馆出的稍微好点,但也仅仅只是好点而已,依旧没跨过小学生界限。

        百鸡百钱的题目,用百钱购买百鸡,三种鸡价格不同,求问百钱能分别购买多少只鸡,这题其实不算什么,只不过,徐宁关注的却是最后的落款。

        王孝通,如果徐宁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就是缉古算经的作者吧,没想到,竟然还将这人吸引来了!

        “嘁!”徐宁的眉头,此时微微的皱着,目光紧盯着绢帛的上面,落在虞老头眼里,明显就是被题难住了,结果,听到徐宁说的话,顿时便轻笑起来道:“既是还行,那为何还要愁眉苦脸的?”

        “啊,我只是在想,要用哪一种答案才合适呢!”听到身旁虞老头的嘲笑,徐宁顿时抬起头来,冲着虞老头笑了笑道:“这题可是有四种解法,每种解法答案都不一样的!”

        徐宁的这话落下,虞老头的表情,顿时便僵在了脸上,目光望着徐宁时,就如同见了鬼似的,过了好久,这才喃喃道:“真…真有四种解法?”

        “您老觉得,我像胡说八道的人吗?”徐宁听着虞老头的这话,索性便将绢帛收了起来,转身便进了学堂,抄起粉笔就开始在黑板上书写,片刻间,就将那道百鸡百钱的题写在了黑板上。

        而此时,正在下面默写数字的所有人,都不禁停下了笔,目光全都好奇的望着黑板上的题目,八名儒生当中,甚至都有人开始计算起来。

        可徐宁却并没停下动作,将题目写上去后,便又在开始写起公式,笔走龙蛇,嘴里一边还念叨着,片刻的时间,四种解法,便都‘刷刷刷’的完成。

        只是,所有人看着那公式,再听着徐宁的念叨,却都是一脸的茫然,压根就看懂也没听懂!

        但等到答案出来,再拿算筹,一一的验算回去,发现果真是四个正确答案后,原本还一脸茫然的神情,瞬间就化为了莫名的惊喜!

        此时,再看向那看不懂的公式时,便如同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时间,都慌乱的不知在哪里记下,拼命的在木盘中一遍遍的书写着。

        “你还真让老夫大开眼界啊!”先前看徐宁的表情,虞世南便以为,这题总算难住了徐宁,然而,却没想到的是,徐宁非但没被难住,反而还给出了四种解法的答案。

        别人不知道王孝通的实力,可虞世南却是一清二楚的,当今大唐,王孝通在算学上自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的。

        但从今日开始,这个观念却是要改一改了,王孝通敢称第二,那么这第一的位子,就该是格物院的徐宁无疑了!

        “您老要不然再做一回信使呗?”徐宁向来都是恩怨分明,既然人家送了绢帛给他,那么按照礼节,他也应该送个绢帛回去的。

        当然,他这么做的理由,也并非是简单的回礼而已!

        听到徐宁的这话,虞世南当场便大笑了起来,手指指着徐宁的鼻子,无可奈何的摇头道:“老夫早就猜到会是如此了!”

        徐宁也不客气,当下便叫人取来笔墨,在绢帛的后面,连画带写,片刻间就是洋洋洒洒一篇,等吹干了墨迹,交给虞老头时,这才笑道:“这是一道商高定律的题,时间不限,算出来,格物院让给他来做!”

        “这么狠?”虞老头先前在徐宁出题时,都没当一回事,可此时,听到徐宁的这话后,表情顿时震惊起来,目光望着徐宁难以置信的道。

        徐宁却只是笑笑不说话,既然是缉古算经的作者,那待在太史局就太浪费人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