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一个纯粹的人

第十五章 一个纯粹的人

        “你方才说啥来着,孙真人?”

        既然大牛在这里,那就说明老道刚刚没骗他,这里的确就是长安,只不过,却不在长安城里罢了。

        想到这里时,目光不由望向老道,发现老道此时正蹲在那里,小心的捡着地上散落的草药,脑海里便不由想起一人,诧异的望着大牛问道。

        “是啊!”听到徐宁的这话,大牛倒是显得有些惊讶,他以为徐宁出现在这里,是跟孙真人认识的,不禁讶异的问道:“侯爷不识得孙真人吗?”

        这就显得很废话了,他要是认识孙真人,还会再多余询问吗,真是的!

        但吐槽归吐槽,却还是冲大牛摇了摇头,继而小声的问道:“那这位孙真人,是不是叫孙思邈?”

        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大牛,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冲着徐宁激动的道:“侯爷你也听过真人的名讳啊?”

        “何止听过啊!”得到了大牛的确认,徐宁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随手拍了拍大牛的肩膀,说到:“而且,还是如雷贯耳的那种呢!”

        这话落下时,便不理会还在发愣的大牛,转身就来到孙老道的身旁,学着老道的样子,蹲下身捡着散落的草药,套着近乎道:“刚刚对真人多有不敬,还望真人莫要责怪才好!”

        可徐宁的这话落下,正在捡着草药的老道,却是忍不住长叹一声,目光看了看徐宁脚下,被踩进土里的草药,那神态几乎都要骂人了。

        徐宁顺着老道的目光,看到脚下被蹂躏的草药,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随即,便赶紧挪开双脚,冲着老道歉意的道:“我…我回长安后赔你就是了!”

        “不需要!”听到徐宁的这话,老道当场便一摇头,继续低头捡着草药,片刻后,发现身后的徐宁依旧尴尬站着时,便只好放缓语气道:“这些草药不易采到,贫道也是花费了许久时间!”

        “这样啊!”听到老道的这话,徐宁不由低头看着手里的草药,他也认不出这是什么植物的根茎,但既然老道都这么说了,那想必就是很难采到吧!

        “你叫徐宁吧!”费了半天劲,终于将散落在地上的草药捡起,老道这次站起身来,目光上下打量着徐宁,突然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老道直接直呼其名,徐宁整个人都不由愣了,从这里出现后,他可是自始至终都没透露过名字,即便是大牛,也是称呼他为侯爷的。

        可老道怎么知道他的名字,难不成,他已经不知不觉都名满天下了?

        “上次贫道听大牛说起你的!”似乎是看出了徐宁的疑惑,老道微微的一顿之后,这才又望着徐宁,沉吟着道:“汞中毒,这是你给大牛说的吧?”

        这话落下时,却又不等徐宁开口,继续沉吟着道:“贫道行医这些年,时常也会遇到这样的病症,可之前却是毫无头绪,直到大牛说起,这才算是明白了!”

        “也不全是汞中毒吧!”这话徐宁的确说过,说汞中毒时,就会腹胀、腹痛,严重时还会当场毙命,但觉得并没那么巧的。

        这世上腹胀、腹痛的病症多了,比如阑尾炎、胰腺炎等等,在医学不发达的这个时代,这些病症是很容易会被混淆的!

        “那可有解汞毒的法子?”老道似乎已经肯定,那些遇到的病症,就是徐宁所说的汞中毒,因而,目光便执拗的望着徐宁问道。

        徐宁顿时就有些为难起来,汞这种东西,若是长期食用,就会在胃部沉淀下来,最后导致的腹胀腹痛,也是因为长期汞形成的胃部肿块。

        “怎么,你也没有法子?”看到徐宁犹豫的神色,老道原本目中的期待,瞬间便暗淡了下去,微微叹了口气道。

        “不是啊!”看到老道瞬间暗淡下去的眸子,徐宁顿时有些于心不忍,这老道可是个纯粹的人,一生都在治病救人,徐宁不想让老道失望,于是,便冲着老道开口:“首先得确定是不是汞中毒啊!”

        “…大概就是这样的!”老道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一点自信的,那些遇到的病症,他查不出其他的病因,如此,便只能是徐宁所说的汞中毒了。

        但听到徐宁此刻的话后,老道的内心,也不由动摇了起来,目光望着徐宁时,不由开口问道:“你能查出汞中毒的病症吗?”

        老道的这话,却是听的徐宁连连摇头,开什么玩笑,他上的可是野鸡大学,再说了,也不是学医的出身,怎么可能治病救人呢!

        “那就是汞中毒了!”看到徐宁摇头,老道便沉吟了许久,认真的回忆了下那些病症后,最后,还是十分确定的道。

        “好吧!”徐宁也不想质疑老道了,毕竟,老道才是专业的人,于是,微微思考一下后,便挠着头冲老道说道:“既然确定是汞中毒,那就不妨吃些生蛋清、牛奶这些,再想办法排除去!”

        生蛋清跟牛奶这些,对汞都有吸附能力,但这个过程,可能会随着病症的轻重程度,来决定治疗的周期,疗效并非是顷刻间就能看到的。

        徐宁说这话时,老道的眉头,便微微的皱着,似乎在心里权衡着,这些方法的有效性,但片刻之后,却是微微的叹口气。

        权衡有没有效果之前,首先得了解汞这种东西,可对老道而言,这是他从没接触过的东西,那还怎么去权衡呢!

        “侯爷你还没说是怎么来了这里啊?”刚刚徐宁跟孙思邈说话时,大牛就一直站在徐宁身后,直到这时,大牛才一脸困惑的望着徐宁问道。

        听到大牛的这话,一旁孙思邈的目光,也不由望向了徐宁,刚刚他就在院中晒药,也就是转过身的工夫,就听到屋后传来的巨大动静。

        等他惊愕的跑来时,便看到徐宁已经趴在地上,身后则是一大堆的东西,当时,他只顾着心疼,被徐宁压坏的草药,压根都没仔细去想过徐宁是怎么出现的。

        直到此时,听的大牛问起,孙思邈的眉头,便不由微微皱起,表情有些纳闷的望着徐宁,等着徐宁的解释。

        徐宁的眉头,便不由皱了起来,这事儿要他怎么解释,总不能实话实说吧,于是,当场便摆出了侯爵的身份,冲着大牛道:“问这么多做什么,难道本侯去哪里,都要给你汇报不成?”

        这招果然是有效的,别说是大牛了,便是旁边的老道,也讪讪的收回目光,一脸懒得再去过问的表情,惹得徐宁心里不由开心一笑。

        按照大牛的说法,这里乃是长安城外的一个村子,离着长安根本不远,于是,徐宁便吩咐了大牛,赶快去通知侯府来接他。

        大唐的耕牛比人金贵,即便是这二三十户的村子,都找不到一头耕牛出来,更别说,还要套一辆牛车,将他送到侯府了。

        大牛很快离开,趁着这时间时,徐宁便凑到老道身边,没话找话的道:“想不到道长竟然住在这里啊!”

        这话的后面,徐宁还准备了许多话,比如体谅民情啊,不辞辛苦啊之类的,结果,还没来得及出口,老道就淡淡的道:“贫道不住这里!”

        这话听的徐宁不由一愣,目光看了看周围的草药,表情顿时有些困惑起来,若不住在这里,那这些药材又如何解释呢!

        “这里是贫道用来晒药的地方!”似乎是看出了徐宁的困惑,老道顿时便冲着徐宁解释,随后,目光望着徐宁时,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点笑意:“贫道尝过你提炼出的精盐了,当真是很好!”

        说到这里时,便不由的叹口气,一脸惆怅的开口道:“如果这样精盐能够再多一点,那就不会有更多的人,因盐石而死了!”

        老道说到最后时,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画面,微微的愣着神,目光直直的望着远方,但徐宁却是注意到,老道垂在袖袍里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着。

        “我这里还有更好的精盐!”似乎感受到了老道内心的痛苦,徐宁也不知如何开口安慰,想了想后,便干脆来到麻袋前,直接从中取出三四包盐递给了老道。

        这些盐根本值不了几个钱,从家里带回来时,徐宁就准备好了送人,现在看到老道这副模样,徐宁更是大方起来。

        食盐、肥皂,老道表情错愕的看着,徐宁塞进他怀里的东西,又听的徐宁说起,肥皂的巨大功效后,老道顿时便张嘴笑了起来。

        经常接触病患,尤其处理病患的伤口后,手上就总会沾染许多的污垢,每次老道都要花时间清洗,可还是有点清理不净。

        若这肥皂,真像徐宁所说,可以清理掉任何的污垢,那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帮了天大的忙了!

        侯府的马车很快到来,那驾车的小厮,远远看到徐宁时,几乎都要哭出声了,匆忙的从车上跳下后,便冲着徐宁道:“侯爷,你怎么又失踪了啊!”

        徐宁被这话,几乎都要逗笑了,他仿佛都已经想象到,小婢女发现他不在后,带着哭腔在府邸里寻找他的画面了。

        嗯,以后可能还会更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