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做人不能失信!

第十二章 做人不能失信!

        高侃回来了,足足消失了三天,结果,刚一回到格物院,就被程处默按在地上狂揍,本来程处默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下算是找到出气筒了。

        在场的没一个人拦着,便是徐宁也是冷艳眼旁观,这货消失的三天,竟然都在平康里厮混,徐宁觉得挨顿揍也是对的。

        他们这两天为了钱的事,都快愁死了,可这家伙却在平康里厮混,那地方就是销金窟,三天的时间,得花不少钱吧!

        “别…别揍了,某就是来送钱的!”高侃吱哇乱叫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拦一下,只好抱着脑袋,拼命的大叫道。

        高侃的这话落下时,程处默的拳头,顿时僵在了半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你这厮再说一遍,真是送钱来的?”

        “对啊!”看到程处默总算停了动作,高侃顿时从臂弯里露出半颗脑袋,冲程处默道:“你没瞧见,我来的时候背着的袋子吗?”

        听到高侃的这话,众人似乎这才注意到,高侃进来时,的确背的那个袋子,柴令武当下便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了那个袋子。

        然后,目光只是朝里面看了一眼,下一刻,表情就变得夸张起来,目光看一眼高侃,眼神就跟见鬼了似的。

        看到柴令武这表情,程处默也从地上站起,纳闷的来到袋子前,然后,表情便跟柴令武一样,同样的夸张起来。

        “这么多钱,你那里来的?”两人夸张的表情,也将徐宁吸引了过去,结果,目光看到袋子里,满满的铜钱后,当下便倒抽了口冷气,冲高侃惊讶的问道。

        这袋子里面,少说也得有五六十贯,这么多的钱,总不会是高侃在路上捡的吧!

        “卖琉璃瓶赚的啊!”看着几人夸张的表情,高侃顿时得意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冲着几人得意道:“还有一大半存在秀莲那里了,回头时再叫人取来!”

        徐宁的心,几乎都在滴血了,他总算是明白,那天高侃不对劲的地方了,敢情是拿着酒瓶去换钱了啊!

        可让徐宁没想到的是,就那个破酒瓶,竟然被高侃卖了三百多贯,但让他吐血的是,高侃竟然在平康里潇洒了三天!

        整整三天时间,吃喝拉撒睡,加上给姑娘们的恩客钱,徐宁当场就觉得眼前发黑,指着高侃道:“继续,别停!”

        徐宁的这话落下,柴令武也狞笑着加入了揍人的行列,于是,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的高侃,再度被两人掀翻在地,屁股上都不知挨了多少乱拳。

        当然,高侃总还是有些良知的,没将全部的钱给私吞了,可让徐宁血压飙升的是,这厮送钱就送钱,竟然还送来了格物院。

        这下子却是好了,如今格物院里正缺钱,所有人都捐了钱,高侃送来的这钱,明摆着就是没脸带回侯府了!

        还好这厮存了大半在平康里,回头得赶紧取回来,要不然,那剩下的大半钱,估计也要保不住了。

        既然格物院现在有了钱,那盖馆舍的事情,也就被顺利提上了日程,如今才是入秋,时间上还来得及,要是再拖延些日子,那就只能等着明年开春了!

        砖石、工匠还有需要的木头等等,这些事自然都是程处默几人去办,徐宁最后,就只剩下掏钱的份了。

        程处默这些人,别看平日里无所事事的,显得很不着调似的,但办起事情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才几天的时间,就将需要的砖石木材,全部运进了格物院。

        只是,每拉进来一车东西,徐宁的心都忍不住在滴血,这些东西是真的贵的离谱,高侃送来的那点钱,就跟雪融似的,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要不工匠就算了吧!”尉迟宝琳大概是最了解徐宁的,眼见徐宁苦着一张脸,顿时便冲着徐宁道:“到时某家叫些兄弟过来,反正他们也是闲着的!”

        刚刚还苦着脸的徐宁,一听尉迟宝琳的这话,当场便双目一亮,望着尉迟宝琳道:“会不会不方便啊?”

        “没事的啊!”尉迟宝琳听着徐宁的这话,便又憨厚的笑了起来:“那些兄弟小宁你是认识的,就是护送你回来的人啊!”

        刚刚还准备白用人的徐宁,一听尉迟宝琳的这话,肩膀当场便垮了下来,既然是护送他来的那些士卒,那就断没有白用人的道理。

        那些个士卒,全是真正苦哈哈的府兵,当兵没补贴也就算了,行军打仗,还要自备口粮武器,全家老小都指望着那点儿均田。

        徐宁要是占他们的便宜,估计睡觉都要被雷劈死的!

        “嗯,那些兄弟们会做这些活儿吗?”想到这里时,徐宁便不由抬起头,不太确定的开口,反正都是花钱请人,那干嘛不请自己认识的人呢!

        “会的会的!”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宝琳当下便忙不迭的说着,随即,不等徐宁点头,便已经兴奋的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道:“某家这就去找他们…”

        看着尉迟宝琳转瞬间消失的身影,徐宁的嘴巴,不由的微微张大,他突然发现,尉迟宝琳有时候其实挺精明的,就像现在!

        明明是想把这工匠的活,留给手底下的那些士卒,却偏偏要以退为进,非要说让那些士卒过来帮忙。

        这大概是,早就在心里知道,徐宁根本不会叫那些士卒白帮忙的吧!

        次日一早时,尉迟宝琳果然就带着十余人,浩浩荡荡的来了格物院,都是当日徐宁熟悉的旧面孔,手上都带了各种各样的工具。

        “侯…侯爷!”材料都已经备齐,这些士卒来了之后,便立刻投入到其中,但却有一名士卒,磨磨蹭蹭的来到徐宁面前,讪笑着开口。

        面前的这名士卒,便是当日将徐宁从山中带出的人,只不过,那时候的徐宁一无所有,看着就像个小骗子似的,还差点被士卒当胸一箭。

        但这才过了几日的时间,徐宁非但摇身一变,成了大唐尊贵的侯爵,还成了这格物院的院长,想起来便觉得唏嘘不已!

        这人想来都是命中注定的,有些人生来就是苦哈哈,可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大富大贵,挡都挡不住的!

        “我可是记得你的!”徐宁认出面前的士卒,心情顿时都好了许多,一脸笑呵呵的望着士卒,忍不住打趣道:“怎么样,当日我没骗你吧?”

        “是是是!”面前的士卒,听到徐宁的这话后,顿时面色尴尬的挠挠头,冲着徐宁难为情的道:“是小人粗笨,叫侯爷为难了!”

        说到这里时,面前的士卒,突然后退一步,竟向着徐宁躬身道:“当日小人对侯爷多有不敬,还望侯爷能不计前嫌!”

        “言重了言重了!”徐宁原本坐着的人,赶紧便站起身来,扶起面前的士卒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若非当日将我带出山林,如今我都不知在哪里呢!”

        这面前的士卒,乃是徐宁到大唐后,第一个遇到的人,算得上对他有知遇之恩的人,这些天忙东忙西,倒真是忘了感谢这位恩人了。

        既然此刻遇到了,徐宁便当下返回屋子,从钱袋里提了两贯钱出来,递给了面前的士卒道:“格物院如今缺钱,这点钱你先拿着,等以后再送点钱给你!”

        口头上的感谢,永远都是虚伪的,只有这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是士卒最需要的,徐宁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这个使不得的侯爷!”看着徐宁手里的两贯钱,士卒的目光,有一瞬间闪过一道犹豫,以他这样的身份,恐怕半辈子都攒不下这么多钱的。

        然而,也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目光却格外的坚定起来,任凭徐宁如何相送,士卒都是坚决的拒绝!

        最后,直接惹得徐宁恼火起来,冲着士卒道:“你在这里推辞时,可别忘了家中还有老小呢!”

        “收下吧大牛!”这边的动静,早就引起尉迟宝琳的注意了,眼见徐宁已经恼火,赶紧便冲着叫大牛的士卒说道。

        “可…可这…”听到尉迟宝琳都发话了,大牛的目光中,顿时又犹豫了起来,再度迟疑了片刻后,看到徐宁恼火的表情,最终还是一咬牙,将钱收了下来。

        “这就对了嘛!”眼见大牛收下钱,徐宁的脸上,便再度恢复了笑容,继而,便拍着大牛的肩膀道:“以后但凡有什么事,便尽管来找我!”

        这话落下时,便准备转身离开,却听的身后传来大牛犹豫的声音:“那…那个侯爷,小人现在就有事求你呢!”

        “啊?”听到身后大牛的这话,徐宁登时惊讶的转过身,目光纳闷的望着大牛问道:“什么事,说来听听!”

        “侯爷,你忘了答应过小人们的事吗?”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大牛,微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这才咬了咬牙,说道:“您说等有时间时,便会提炼精盐的!”

        徐宁先前以为,大牛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可此时,一听大牛的这话,顿时便想起了当日回来的路上,给士卒们的承诺。

        等回到长安以后,只要自己有时间,就会提炼出精盐,到时候便会每人送一些的!

        刚刚还忙的热火朝天的士卒们,此时听到大牛的这话后,顿时停下手上的活,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徐宁,显然,他们也没忘记徐宁的这个承诺!

        “没忘呢!”徐宁看着所有士卒都望着他,顿时便微笑了起来,冲着一众士卒,大声的说道:“等盖好了馆舍,我就答应你们提炼精盐如何?”

        “好!”听到徐宁的这话,在场的所有士卒,便都齐刷刷的冲着徐宁开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