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这算坑了自己人了!

第十一章 这算坑了自己人了!

        总共八名儒生,徐宁就觉得没啥接受不了的,既然虞老头都主动提了,要多盖两间馆舍,那这馆舍的钱,虞老头必须就得解决。

        李世民总共就给了他二十贯,这些天随便购置了些家什,就已经花去一贯多,接下来还要盖两间馆舍,还要添置桌椅之类的,指定是不够的。

        想到这里时,便一脸为难的神情,冲着虞老头道:“既然您老开口了,那断然是不能拒绝的,可格物院如今情况不好,只怕馆舍一时半会儿盖不起来的啊!”

        说到这里时,顿时唉声叹气起来,目光却时不时望向八名儒生,那意思再是明白不过了,想要来格物院,那就必须交点学费了。

        这本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世上原本就没有白吃的饭,他身为格物院院长,不拿俸禄也就罢了,总不能过分到,还要自己掏腰包吧!

        “听见没?”都已经是人老成精的人了,虞老头岂会看不出徐宁的小心思,当下,便冲着八名儒生一摊手,无奈的道:“院长要你等拿钱盖馆舍呢!”

        徐宁顿时惊的微微张大嘴,目光不可思议的瞪着虞老头,有点恼羞成怒的道:“老头你又冤枉我是不是,我啥时候说问他们要钱了?”

        “哦哦哦,明白明白!”眼见徐宁恼羞成怒的样子,虞老头顿时理解的点点头,转而便一脸严肃的冲儒生们道:“你等也看到了,格物院刚刚开院,院长也拿不出多余的钱啊,你们看是不是想点办法?”

        徐宁差点都要被虞老头气死了,就没见过这样的老头,感觉就跟故意气他似的,但他偏偏不想反驳,无他,因为确实缺钱的很!

        “学生倒是能凑出五百文出来!”

        “学生能出一贯!”

        “学生就只能凑…凑出一百文!”

        “……”

        眼前的八名儒生,也都不是笨蛋,自然看得出来,徐宁的那点小心思,不管徐宁是真哭穷,还是故意为之,但还是纷纷开口道。

        八名儒生总共也只凑出了五贯钱,看得出来,这些儒生也非什么大富大贵,能凑出五贯钱来,已经是力所能及了。

        徐宁的目光,便不由望向面前的虞老头,既然都是弘文馆祭酒了,那最起码也要表示表示,总不能好意思只看着穷儒生出钱吧!

        “别看老夫,老夫可没钱的!”一见徐宁向他望来,虞世南顿时使劲摆手,非常光棍的说道:“老夫全身上下值钱的就是这件儒袍,要不你拿去当了去?”

        徐宁都懒得理会这老头了,既然老头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不管徐宁再如何暗示、明示,或者激将,那都是无济于事的!

        “某家也出一贯吧!”虞老头的话音落下,原本站在徐宁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尉迟宝琳,这会儿却突然开口说道。

        这话落下时,虞老头的目光,登时转向尉迟宝琳,片刻之后,忽而便笑了起来道:“哦,原来是宝琳啊,不错不错!”

        然后,目光又转向旁边的程处默,挤眉弄眼的道:“程家小子,你不表示一下吗?”

        程处默心里当即憋屈的要死,刚刚八名儒生出钱时,他就已经准备好了,等结束时,直接就来个一贯耍耍威风的。

        好歹自己是格物院最早的人,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尉迟宝琳抢了先,这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被虞老头点名了。

        本来打算出一贯钱的,可感觉此时说出来,就明显的没了气势,于是,鬼使神差的,直接便脱口而出:“某家出两贯!”

        “好,果然是好!”听到程处默这话,虞老头顿时开心的抚掌大笑,随后,目光又转向旁边的柴令武,道:“柴驸马家的小子呢?”

        “某家也出两贯!”柴令武牙齿咬的咯嘣作响,看向程处默的目光,几乎都要杀人了,可还是生硬的吐出几个字出来。

        虞老头几乎都要笑没牙了,目光一个个的望过去,转眼间,就是多出了十几贯钱,最后轮到最小的秦怀道时,老头顿时摇摇头道:“小孩子那就算了,老夫还得要点脸不是!”

        “某…某家也出两贯!”可虞老头打算放过秦怀道了,秦怀道却偏偏涨红着脸,挺着小胸膛道:“某家也是格物院学生呢!”

        徐宁的脸色,都已经变成青紫了,原本是要坑虞老头的,可结果却是,虞老头反过来,坑了程处默他们,秦怀道竟然也没放过!

        最可气的还是程处默几人,被虞老头稍稍一激将,顷刻间,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了,那阔绰的口气,就跟趴在钱堆上似的。

        可徐宁分明记得,前不久在侯府里时,几人还在给他哭穷,说什么他们身上,比自己的脸都还干净!

        “怎么样,现在盖馆舍有钱了吧!”虞老头狠狠的夸耀了一番秦怀道,转而,便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冲着徐宁忍不住促狭道。

        “…够了!”有程处默这几人,徐宁那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就怕刚刚说完,虞老头的目光,又会转向程处默几人,那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既然大事已定,那老夫就先告辞了!”虞老头的心情很好,说完这话后,便果然转身离开,转身的时候,还冲着徐宁道:“小友千万别送,老夫没事的时候,反正会每天来串门的!”

        这话听的徐宁,当即便翻了翻白眼,果真就站在原地,冲着虞老头的背影,挥着手道:“那您老慢走,我就不送了哈!”

        那八名儒生却是留下来了,但似乎也看出了时下不对,生怕徐宁将邪火发到他们身上,于是,趁着徐宁还没反应过来时,直接便去那边,帮着程处亮等人除草去了。

        “你们可真行啊!”当着外人的面,徐宁也不好说程处默几人不是,只得冲几人竖了竖大拇指,气的脸色发白的道。

        这话落下时,便扔下程处默几人,向着屋内走去,而身后的程处默,却紧跟了上来,一脸憋屈的道:“某家能有什么办法呢,当时那种情况,某家能输了气势吗?”

        “你还好意思说!”此时的柴令武,也是气的脸色发白,紧跟在程处默身后,气咻咻的说道:“你就不能少说点,非要张口就是两贯,好家伙,那你说某家怎么办?”

        “行了!”徐宁制止了两人的争辩,冲着两人直接一摊手道:“现在的问题是,你二人能拿出两贯钱吗?”

        徐宁的这话直至要害,刚刚还在争辩的两人,顿时便沉默了下来,意思明显是拿不出来的。

        两人每月的月例,也就那么点儿,去平康里吃几顿花酒,月初的时候,个个都跟阔少似的,月末时通常就是穷成狗了。

        两人的老爹,又是那种极为抠门的人,命令了账房,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提前预支!

        “要不找小王爷吧!”程处默的目光,为难的望着柴令武,柴令武也很为难的望着程处默,最后,两人竟然达成一致,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徐宁真想把这两人赶出格物院,就没见过这么无耻之人,自己惹下的饥荒,竟然还想着李景恒来填补,看两人默契的表情,显然这事儿绝非第一次这么干了。

        “算了,我还是去找陛下吧!”徐宁不打算坑李景恒,因而,便冲着两人摆摆手,转身便向着门外走去。

        格物院本来就是李世民的授意,如今又有了这么多人,李世民总该要出点血的!

        然而,快走到门口时,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望着身后的两人,纳闷的问道:“对了,这两天怎么都没见高侃的人呢?”

        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两人,顿时露出茫然的神色,若非是此时徐宁提起,他们还真没注意高侃的身影呢!

        徐宁一见两人的这反应,就知道自己是白问了,顿时便叹了口气,举步便出了房门,向着宫中而去。

        “朕没钱!”然而,李世民回绝的,比虞老头还要干脆,那语气听着就像是徐宁来借钱的,气的徐宁当场都颤抖了起来。

        “朕确实没钱!”看到徐宁气到发抖的样子,李世民的语气,总算是缓和了下来,冲着徐宁唉声叹气的道:“国库如今亏空,朕给你的钱,还是从内府里挤出来的!”

        “可你是天子啊!”徐宁心里有点不信,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跟他哭穷,这话说出去谁会信,明摆着就是不愿出血罢了。

        “天子又能如何?”李世民的表情,忽然有些狰狞起来,目光望着徐宁时,忽然说道:“你可知去岁突厥南下,逼近长安城下时,后来又是如何退的兵吗?”

        这话落下时,不等徐宁开口,李世民便咬着牙,冷冷的一笑,望着徐宁说道:“那是因为,朕给了他们天大的好处,这次勉强退的兵!”

        听到李世民的这话,徐宁当场便震惊的张大嘴,他倒是记起来了,当初突厥南下长安,史书上说,是几乎搬空了大唐的府库,才算是退兵而去的!

        当时,突厥退兵时,光是跟随的牛车,便是首尾不相见,一路上还烧杀劫掠,唯独泾阳那里,尉迟恭斩杀了一万多突厥兵!

        此事,便被李世民当做耻辱,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李世民仅仅只缓了三年,就突然举全国之力,要跟突厥开战的原因了!

        无他,此仇不报,寝食难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