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人品还是可以的

第十章 人品还是可以的

        徐宁的脸都气白了,古人注重誓言,老头子还给他发了誓的,说他并非弘文馆请来的…对啊,老头好像也没说错,的确并非弘文馆请来的,因为,他自己就是弘文馆的祭酒嘛!

        想到这里时,徐宁顿时仰天长叹,没想到还被一个老头给忽悠瘸了,真是太天真了,随即,却将目光瞪向程处默几人,这几人显然是知道虞世南老头的身份,怎么就没提醒呢?

        “提醒了啊,可小宁你根本没在意!”此时的程处默,垂头丧气的坐在台阶上,原本准备看弘文馆笑话的,现在却是被弘文馆抄了底,心里简直憋屈极了。

        “要不,小宁再出三道题吧!”柴令武的双目中,有些跃跃欲试的,说这话时,微微的咬着牙,一脸凶狠的道。

        “这不太合适了吧!”尉迟宝琳的性子敦厚,向来都是与人为善的,既然已经被套去了答案,那就只能是认栽,再要是出题刁难,那就说不过去了。

        徐宁是比较赞同尉迟宝琳的,虽然这事儿是弘文馆挑事在先,可如今既然被套去答案,要是再去出题,那就是格物院的不对了。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压根就太相信虞世南这坏老头了,以为老头发了誓,那就绝非弘文馆那边的人,唉!

        刚刚还兴奋了一早上的格物院,此时,竟然都出奇的安静下来,唯有秦怀道这个孩子,不时的跑去外面,等着弘文馆将牌子送回来。

        可从晌午一直等到了下午,弘文馆那边的景象,依旧是跟早上一样,一群儒生坐在那里,魔怔了似的,盯着门口的牌子。

        明明虞老头都有答案了,按照徐宁等人的猜测,虞老头回去后,肯定会解开题目,将牌子送还回格物院的。

        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些不太对劲,徐宁顿时泛起嘀咕,莫非是虞老头还在怀疑,他给的答案是不是真的,或者虞老头竟然忘了解题的步骤?

        这样怀疑着时候,时间却不知不觉来到了傍晚,整个皇城的各个衙门,也在这个时候,陆陆续续的下卯,弘文馆同样到了关门的时候。

        然而,直到徐宁等人,都要关门回去了,弘文馆那边却依旧没啥动静,一群干耗了一天的儒生们,也一脸疲惫的离开!

        只是,从格物院门口经过时,一个个的目光,不由神色复杂的朝格物院里望了一眼,最后,深深的叹口气,向着皇城外而去。

        “真是让人看不懂的老头啊!”直到所有的儒生离开了,虞老头都没去动那块牌子,这让徐宁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次日回到格物院时,徐宁惊讶的发现,弘文馆门口的那块牌子居然还在,只是,门口却没了围观的人群,儒生们也没了身影。

        这倒是可以理解的,昨日干坐了一天,也没解开题目,再继续坐下去,也只能被多笑话一次,还不如趁着这机会,找个安静的地方思考,反正那三道题,早就刻在他们脑子里了。

        “去摘了牌子吧!”不管虞老头出于什么目的,都没去动那块牌子,但既然昨日答应了,那徐宁就得履行承诺。

        听到徐宁的这话,程处默便磨磨蹭蹭的过去,其实,他心里也是有点没明白虞老头的意思,但无论如何,牌子今日非摘不可了。

        皇城里,那些眼巴巴等着看热闹的人,此时,看到程处默过去摘了牌子,一个个顿时在暗处,不由的摇头失笑!

        弘文馆经此一事,想必今后的声名,将会一落千丈,这里可是无数读书人心之向望的地方,但这次过后,恐怕就会大打折扣了!

        但他们却对弘文馆,没有半点的惋惜,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看不惯那些儒生的高傲,此时的他们都觉得,这是弘文馆自找的!

        牌子被摘回来后,便被随意的丢到院子里,徐宁原本以为,这事儿可以告一段落时,没成想虞老头竟然还亲自上门来了。

        依旧是昨日的样子,一身宽大的儒袍,背负着双手,一脸笑呵呵的表情,目光促狭的望着徐宁道:“昨日老夫的耳朵烧了好久,总觉得有人在背后骂老夫来着!”

        这话落下时,脚步停在徐宁的身前,看着徐宁一脸错愕的表情,便故意板着面孔道:“该不会是小友你吧?”

        “老头你别冤枉人啊!”徐宁听着虞老头促狭的话,总算是从错愕中醒悟过来,当场便竖起眉毛道:“您老我像是背后骂人的人吗?要不我给你发个誓如何?”

        “这小子在嘲讽我,老夫听出来了!”听到徐宁后面的话,虞世南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张嘴大笑起来,指着徐宁的鼻子说道。

        “可我有点想不通!”看着虞老头开怀大笑,徐宁顿时纳闷的挠挠头,望着虞老头不解的道:“您老不都问到答案了,干嘛还不解了题目啊?”

        这是徐宁一直纳闷的问题,看虞老头的模样,也还不至于沦落到老糊涂,将他说的解题步骤忘了,那就实在想不通了。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后面的程处默几人,目光当即也是一亮,这同样也是他们想不通的,虽然最后还是赢了弘文馆,可心底里,却属实没多少成就感!

        “你不是跟老夫说了,今日要摘牌子吗?”听到徐宁的这话,虞老头顿时笑了起来,目光望着徐宁时,说道:“既然你要摘牌子,那老夫何必去做那个恶人呢!”

        “要是我说话不算呢?”听到虞老头这话,徐宁不知怎么想的,突然望着虞老头道:“那老头接下来岂不要做那恶人了?”

        “唉,那就没办法了啊!”虞老头一脸的无奈,学着徐宁的样子,调皮的一摊手,道:“毕竟老夫还要在弘文馆混饭吃嘛!”

        这老头儿也是个妙人,徐宁本来纳闷的人,结果,最后却被虞老头摊手的动作,给直接当场惹得大笑起来。

        “先别取笑老夫,严肃点!”看到徐宁捂着肚子大笑,虞老头顿时脸色一扳,冲着徐宁一本正经的道:“老夫今日过来可有正事的!”

        这话落下时,便突然转向身后,正色道:“都进来吧!”

        徐宁听到虞老头的这话时,心下还不由好奇,结果,目光疑惑的望向门口时,便见得七八名儒生,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

        “这是?”徐宁看着突然进来的七八名儒生,脸上顿时露出惊疑的神色,不明白虞老头这又是唱的那处戏。

        “昨日闹出这般事情,究其缘由,便是这几个所为!”先前还有说有笑的虞老头,此时,神情陡然间严肃起来,目光望着那几名儒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虞师教训的是!”听到虞老头的这话,那几名儒生,顿时向着虞老头深深一躬,随即,便又转向徐宁,躬身说道:“是我等不明事理,忘了恩施的谆谆教诲,还望徐院长能够原谅我等!”

        这就算是负荆请罪来了,徐宁看着向他躬身行礼的儒生,再看看旁边的虞老头,片刻之后,便冲着几名儒生摆摆手道:“言重言重,不过是互相切磋而已,不用这么言重的!”

        反正怎么说,最后赢的是格物院,此时,便该显得大度一点,传出去谁的面子都好,更何况,虞老头的人品摆在这里呢!

        然而,徐宁以为他们就是道歉来的,等道歉完了,就应该离开了才对,可突然发现,那几名儒生,压根就没离开的打算。

        再看看虞老头这边,发现虞老头正一脸笑眯眯的望着他,那笑容看的徐宁的眼皮子,都不由狂跳了几下,直觉告诉他,老头又要准备忽悠他了。

        果然,这想法刚刚冒出来,虞老头就一脸难为情的表情,冲着徐宁道:“老夫还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收下他们呗?”听到虞老头这话,徐宁顿时在心里叹口气,目光望着虞老头,突然垮着双肩道。

        “啊,小友你还会洞察人心啊!”徐宁的这话落下时,虞老头的表情,当场便有些夸张起来,冲着徐宁大言不惭的道:“竟然还能提前猜到老夫心思,当真是厉害厉害啊!”

        “夸,使劲夸!”徐宁听着虞老头可劲儿的夸他,顿时捂了捂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就算您老再夸一天,我也不可能再收人的!”

        “凭什么?”被徐宁拆穿了马屁,虞老头脸上也不显得尴尬,转而还一脸不服的讲起大道理:“既然为人师,那便该心胸宽广,兼济天下,小肚鸡肠可是要不得的!”

        “老头你又冤枉我是不是!”徐宁听到虞老头说他小肚鸡肠,当场就有些不服,转身指向身后的程处默等人,以及那两间房屋道:“您老也瞧见了,就那么两间屋子,再要是收学生,还怎么授课啊!”

        “那倒也是!”听到徐宁这话,虞老头顿时大为赞同的点点头,但随即望了一眼身后的几名儒生,转而便冲着徐宁道:“若不然,再建两间馆舍如何?”

        这话落下时,不等徐宁开口,便又神色凝重的道:“这几名学子,可都是算学方面,格外优秀的人,若是再受小友点拨一下,将来肯定成就非凡的!”

        听到虞老头这话,徐宁的目光,便不由望向那几名儒生,而那几名儒生眼见徐宁望来,竟都纷纷一躬身,齐齐的开口道:“还望徐院长能收下学生!”

        “好吧!”迟疑了很长时间,徐宁最终还是叹口气,冲着虞老头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