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这事儿你得问陛下

第二十三章 这事儿你得问陛下

        李世民显得很忙,就只是跟徐宁吃了顿饭,然后,就有去忙别的事了,都顾不上再听徐宁说话!

        看着李世民消失的背影,徐宁又忍不住唉声叹息,看来皇帝也是不好当啊!

        旁边的偏殿说是偏殿,但其实里面的空间依旧很大,一张巨大的床榻,上面还放着软枕、毯子,还有李世民的衣袍。

        那衣袍应该就是李世民的,徐宁看着也不像是女人穿的!

        在偏殿里晃悠了一圈,看看还有没有值得带走的东西,结果,还没发现值得的物品,便有杂乱的脚步传来,随后,便是一群太监们,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

        太监们身后,则是跟着七八名宫女,个个手上都捧着木盘,木盘里则是叠的整齐的衣袍、花瓣,以及搓澡的布帕之类的。

        一桶桶的热水,被倒入大木桶里面,随后,便有一名太监细声细气的冲徐宁道:“陛下的吩咐,让奴婢等人侍候侯爷沐浴!”

        从这群人进入偏殿,徐宁就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直到这时候,才一脸错愕的望着面前的众人道:“洗个澡而已,不用这么多人侍候吧!”

        “要的要的!”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太监顿时捏着嗓子笑了起来,冲着徐宁道:“这可是陛下的吩咐呢!”

        说完了这话,便冲着身后的宫女们招招手,当下,便有两名宫女走上前来,准备就给徐宁宽衣解带了。

        “打住打住!”眼见两名宫女上前,徐宁当即吓得便后退一步,冲着两名宫女连连摆手道:“我自己来洗,就不用麻烦你们了!”

        乖乖,自己可还是个纯情小男孩,小姐姐的手都没牵过,要让他一下子光在这么多小姐姐面前,岂不是要逼着他做错事吗!

        “不行的侯爷!”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太监,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冲着徐宁陪着笑脸道:“陛下吩咐过了,要奴婢等好好侍候侯爷沐浴的!”

        “那好吧!”眼见面前的太监,还在那里执拗,徐宁干脆便坐到床榻上,冲着那太监摊手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在这里耗着,看谁能耗得过谁把!”

        徐宁的这个态度,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大概他们也没想到,洗个澡而已,徐宁还能如此的执拗!

        但片刻后,看到徐宁依旧不为所动的模样,面前的太监,终于是叹了口气,带着众人离开了偏殿,只是,那离开时的表情,却是一脸的难以理解。

        眼见偏殿里终于没人了,徐宁这才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走到了还冒着热气的浴桶前,伸手试了下水温后,便开始脱起衣服。

        身上的衣服,早就脏的不像话了,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怪味,徐宁将衣服脱下来,看了看旁边木盘中,叠的整整齐齐的白色衣袍后,直接将脏衣服扔到了边上。

        浴桶里的水温正好,里面还撒了许多花瓣,徐宁先在里面美美泡了一会儿,这才拿起搓澡的帕子,用力的搓洗起来。

        没有洗发水,没有沐浴露,就连块肥皂都没有,徐宁都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洗干净,不过,却也想起了尉迟宝琳。

        这货好几个月都不洗澡,那洗澡的时候,是不是还得准备把小刀,否则,那真是洗了个寂寞啊!

        嗯,真有点同情他的媳妇儿!

        费力的搓了半天,感觉浴桶中水,渐渐地泛凉之后,这才满意的钻出浴桶,等到擦干净身体后,徐宁顿时傻眼了!

        刚刚他认为叠的整整齐齐的衣袍,竟然是一叠长长的白绸布,再看看其他的木盘,那里还有什么衣袍!

        可让他更沮丧的是,刚刚被他脱下的衣服,此时,就在浴桶的旁边,衣服的下面,还有一大滩的水,明显是被水浸透了!

        内裤、裤子也是,本来没有被水浸透,那还可以对付一下的,这种事儿,徐宁从前也不是没干过!

        可现在被水浸透,却是完全没法凑合了,徐宁抓着那长长的白绸布,这一瞬间感觉人都麻了!

        我丢你老母啊!

        徐宁的内心,忍不住狂吼了一声,随后,便将目光投向了李世民的衣袍,现在没办法了,只能去借李世民的衣袍来凑合了。

        所幸,李世民的身形跟他相差不大,徐宁穿上衣袍时,竟然比尉迟宝琳的衣袍还要合身些,只是,下面却还光着呢!

        徐宁的脸都黑了,这特喵是要逼着他玩真空吗?

        然而,就在这时,那原本关闭的殿门,忽然缓缓的打开,随即,便是先前的那名太监,一脸小心翼翼的探进脑袋,道:“侯爷,你洗好了吗?”

        可这话才刚刚落下,太监的目光,便一下子注意到了,徐宁身上李世民的衣袍,那表情,当场震惊的如同见鬼了似的。

        “来的正好!”看见了这名太监,徐宁就犹如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忙不迭的冲太监招招手,急切的说道:“快给我找条裤子来,我下面还空着呢!”

        听到徐宁的这话,那太监顿时愣了一下,随即,便将目光投向了被徐宁胡乱扔进盘中的白绸布茫然的道:“那不是给侯爷准备了吗?”

        “啥玩意儿?”听到太监的这话,徐宁也是当场一愣,目光愕然的望着白绸布,嘴角不由的抽搐一下。

        这玩意儿不就是块布吗,难不成,还要让他现场缝条裤子出来?

        可那太监却已经懒得解释,直接上来便拿起白绸布,冲着徐宁便比划起来,许久之后,徐宁脸色黑的跟碳似的道:“原来这玩意儿叫兜裆裤啊!”

        “侯爷不知道?”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太监,顿时一脸的惊讶,这兜裆裤打小就穿,怎么可能还有人不知道呢!

        徐宁却不想解释,这让他心里十分的不爽!

        兜裆裤裹得很紧,但比起玩真空,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对了侯爷!”面前的太监,丝毫也没意识到,他帮了徐宁,反而还被徐宁嫌弃了,依旧态度恭顺的道:“娘娘在殿中等侯爷您呢!”

        “娘娘?”徐宁听到太监的这话,表情顿时一愣,目光错愕的望着太监道:“是皇后娘娘吗?”

        看到太监点点头后,徐宁的肩膀,顿时便垮了下来,这长孙无垢果然是惦记上他了,可问题是,他都不知道,怎么得罪的长孙无垢啊!

        自己还有四七天就回去了,这时候最不能多生事端,可他又不能躲着不见,奶奶的,长孙无垢就在旁边的大殿,让他躲到哪里去?

        算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去见长孙无垢了,希望别生什么事端吧!

        “泾阳侯沐浴完了?”长孙无垢果然就在大殿里等着,身旁还跟着几名宫女儿,看见徐宁从偏殿出来,顿时笑吟吟的开口。

        口蜜腹剑、笑里藏刀、不怀好意…

        徐宁可没忘记,昨日长孙无垢进来时,那充满杀意的目光,就跟他有血海深仇似的,可这会儿,却笑的如沐春风,明显就是藏着坏心思呢!

        “不知娘娘要来,真是让娘娘等久了!”徐宁心里不想惹事,因而,态度便显得格外温顺,学着之前太监们的样子,冲着长孙无垢便躬身道。

        “本宫也是才来!”听到徐宁的这话,长孙无垢顿时微微一笑,随后,抬手指了指面前的蒲团,冲徐宁笑道:“泾阳侯过来坐下说吧!”

        徐宁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最后,看长孙无垢依旧如沐春风的笑着,便十分听话的坐在了长孙无垢对面。

        “先前听陛下时常提起泾阳侯!”看到徐宁乖乖坐下,长孙无垢顿时便轻笑一声,目光温和的望着徐宁,随意的开口问道:“却不知泾阳侯到底哪里人啊?”

        “长安啊!”这问题徐宁已经回答很多遍了,之前的尉迟恭父子、后来的高甑生,这时候被长孙无垢问起,自然是脱口而出道。

        “哦,原来还是长安人士啊!”听到徐宁的这回答,长孙无垢竟是不疑有他,轻声的‘哦’了一声后,忽然又笑着开口道:“听陛下说,泾阳侯还救过陛下?”

        “是啊!”徐宁的神经,开始渐渐绷了起来,这话本就是他胡编乱造的,骗骗旁人也就算了,可面前的可是长孙无垢啊!

        “那可否说来让本宫听听?”看到徐宁点头,长孙无垢的目光中,突然露出好奇的神色,望着徐宁道。

        徐宁心里的警铃瞬间大作,目光望着长孙无垢的好奇表情时,突然笑了起来,道:“娘娘既然好奇,为何不去问陛下呢?”

        这事儿归根结底,都是李世民搞出来的,徐宁便想当然的,将这个锅甩给了李世民,最重要的是,这可是他媳妇儿呢!

        “陛下每日忙于政务,还是泾阳侯给本宫说说吧!”似乎猜到徐宁借口推辞似的,长孙无垢不由轻笑一声,目光望着徐宁道:“莫非泾阳侯有难言之隐?”

        救人本就是被歌颂的事,更何况救得人还是当今天子,长孙无垢的这话,分明就是在逼迫徐宁罢了!

        “不是啊!”看到长孙无垢微笑着望着他,徐宁便知道,今日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只不过,这件事说起来,有损陛下威严的,娘娘也要听吗?”

        “无妨的!”听到徐宁这话,长孙无垢顿时摆摆手,让身后的宫女们,全部都离开大殿后,这才笑吟吟的望着徐宁道:“现在就只有本宫了!”

        “其实,陛下被狗撵了!”看到宫女们都走光了,徐宁只得冲长孙无垢,无奈的一摊手道:“娘娘你说,这事儿我能随便乱说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