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天大的误会

第十七章 天大的误会

        李世民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目光盯着手上的密函,这是尉迟恭刚刚派人送来的,李世民没放过上面的每一个字。

        徐宁竟然出现在泾阳,怪不得他派人在长安周围,都没找寻到徐宁的身影,却原来是根本不在长安周围。

        李世民记得,当日他快进入那怪圈时,最后一刻,牢牢抓住了徐宁的手腕,结果,等他出来的时候,徐宁却不见了身影。

        他出现的地方,依旧是消失的甘露殿,可身边却并没徐宁身影,只是,徐宁给他的包裹,却被他牢牢抱在怀里。

        里面都是徐宁匆忙装的东西,几个土黄色的球体,红绿色的长条物,一个黑色的方形物件,也不知什么材料所制,竟然还是折叠的。

        里面还有几个铜状的罐子,外表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有些是李世民认识的,但大多的字,却是李世民不认识的,有点类似异族的文字。

        他记得,徐宁在给他包裹时,曾说过里面装了土豆,还说这东西若是种下,都能解万千百姓的饥饿,可让李世民气恼的是,这么多东西,徐宁也没说,到底哪个才是土豆啊!

        最重要的是,这才十几天的工夫,那红绿色的长条物,都已经开始腐烂了,散发出一股让人恶心的气味!

        李世民便严重怀疑,徐宁说的土豆,就是这红绿色的长条物,那这样的话,岂不是,就白白的浪费了!

        如今都已经是入秋了,地里根本种不下东西,李世民也只能无奈的,叫人将这些腐烂的红绿色物,埋进了后面的皇苑里!

        当然,这些东西虽然珍贵,可李世民真正在乎的,还是徐宁这个人,那可是从未来拽回来的人,能预知上千年的历史,想想都会让他激动难眠!

        可他竟然将徐宁弄丢了!

        这些日子,他派人在长安周围寻找,一直都没找到徐宁的身影,李世民便失望的怀疑,会不会徐宁根本没被他拽回大唐?

        甚至,他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可眼前的包裹,以及包裹里的物件,却又时时的提醒他,这并非只是一场梦!

        现在,他看着手上的密函,情绪忽然就激动起来,呼吸都变得沉重,双手剧烈的颤动时,手上的密函都跟着在抖动不已!

        尉迟恭在密函上说,已经派了一队护卫,护送着徐宁到长安,但李世民却有些不放心,随即,将密函收起后,便冲着外面道:“来人,传段志玄进殿!”

        外面侯着的内侍,飞快的离去,不大的工夫,殿外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随即,一身厚甲的段志玄,步入了大殿之中。

        “朕即刻命你,率一千轻骑去迎接徐宁!”看到段志玄进殿,李世民顿时摆摆手,打断了段志玄的行礼,随即,便迫不及待的冲段志玄下令道。

        段志玄乃是玄甲军的统领,当年跟随着李世民南征北战,自从李世民登基后,便主要负责护卫皇宫,等闲事物,都轮不到玄甲军出动。

        即便是去年突厥南下,兵临长安城下,玄甲军也只跟随在李世民身后,等到突厥撤兵,便又跟随李世民回城,至于追击突厥的事情,则有其他人去负责了。

        但现在,听到李世民的这话,要他率领一千轻骑,去迎接什么徐宁时,段志玄的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色。

        这徐宁的名字,他段志玄闻所未闻,就跟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但关键这人什么来头啊,竟然还让陛下让他们玄甲军亲自出动迎接!

        但这话段志玄不敢问,既然陛下已经说了,那他就只能遵命就是,随后,交待清楚后,段志玄便立刻转身出了大殿!

        “陛下,这徐宁究竟是谁啊?”段志玄离开了,但就在这时,偏殿里却忽然走出一名宫装女子,面容姣好,目光带着温柔之色,缓缓的从偏殿里出来后,不禁微笑着开口。

        “他是对朕很重要的人!”听到身后女子的话,李世民的脸上不禁浮现微笑,转过头来时,便望着身后的宫装女子道:“观音婢几时来的偏殿?”

        这被李世民称为观音婢的女子,自然便是李世民的结发妻子,也是如今的大唐皇后长孙无垢了!

        “闲来无事,便来看望陛下!”长孙无垢温柔的笑着,缓步来到李世民面前后,微微的躬身一福,等到抬起头来时,这才带着担忧的语气道:“臣妾这几日听说,陛下最近都有些寝食难安…”

        说到这里时,不禁微微叹口气,目光温柔的望着李世民,道:“难不成,陛下就是为了这个徐宁吗?”

        “正是!”听到长孙无垢的这话,李世民的脸上,重新又浮现激动之色,目光略显兴奋的望着面前的长孙无垢,道:“朕先前以为,不可能再找到徐宁了呢!”

        “可这徐宁究竟是谁啊?”长孙无垢也算是跟李世民青梅竹马了,可这么多年了,李世民身边的人,几乎她都知晓,却唯独从没听过这徐宁的名字。

        “观音婢就不要问了!”听到长孙无垢的话,李世民不由的笑笑,脸上有着难掩的激动,伸手拍了拍长孙无垢的肩,说道:“总之他是朕很重要的人就是了!”

        徐宁的身份,根本不为外人道也,哪怕是身边最为信任的皇后,毕竟是太过玄乎了,若非是自己亲身经历,恐怕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但他越是这样,一旁的长孙无垢,便越是显得好奇,自己的丈夫,向来对她都是知无不言的,可这次却是个例外。

        心里便越发好奇徐宁的身份,某一刻,望着李世民激动的神色时,长孙无垢的脑海里,忽然间灵光一闪,冒出了一个荒唐的猜想。

        这徐宁,怕不是丈夫在外的私生子吧?

        跟长孙无垢一样想法的,其实还有刚刚率领一千轻骑出城的段志玄,听到陛下说起徐宁的年龄,稍稍一思量,便立刻觉得,徐宁大概就是陛下在外的私生子了!

        算算徐宁的年龄,恰好便是陛下在晋阳的时候,那会儿还是隋末,陛下还是位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

        “尉迟兄,咱们几时才能到长安啊?”

        八月的清晨,空气还是很凉的,徐宁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随后,便紧了紧身上的衣袍,冲着外面的尉迟宝琳问道。

        “就快到了,徐兄弟不要着急啊!”或许是就快到家了,尉迟宝琳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听到徐宁的话后,不由转过头来,冲着徐宁咧嘴笑道。

        徐宁便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倒是不太着急,长安又没什么娇妻等着,反而该是尉迟宝琳着急才对!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担心,再这么走下去,没等到长安,他就要被马车颠散架了。

        这一路走来,明明都是平坦的官道,可徐宁硬是在马车上坐出了过山车的感觉,这辆临时改造的马车,一路上都没安静过,‘吱扭吱扭’的,徐宁好几次都感觉马车都要散架了!

        先前嚷嚷着,要听他讲故事的士卒们,此时,竟也安静了下来,那脸上的神情,就跟尉迟宝琳似的,恨不得长个翅膀,直接飞到长安去!

        这些士卒们,都是出身长安的府兵,即便家中没娇妻等着,也还有老爹老娘在,这都离家几月了,自然是无比想念家中亲人的!

        徐宁便也识趣的闭嘴,整个人往车厢里一躺,郁闷的闭上双目,人非草木,他徐宁自然也有父母双亲。

        可如今,被李世民拽到大唐,跟父母一下子隔了一千多年,若是千山万水也就算了,可一千多年的距离,这辈子怕再也无法见到父母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徐宁禁闭的双目,微微的颤动一下,随后,便是一滴清凉的泪水,顺着眼角慢慢流下!

        先前在军营里时,心绪被别的事纠缠,脑子里根本没意识到这些,可这会儿,看着尉迟宝琳等人的神情,徐宁的心情,陡然间便消沉了下来。

        尉迟宝琳他们,虽然是几个月才能回家,可自己呢,即便是几月、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没法回家了啊!

        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仿佛是阵阵的闷雷一般,大地都跟着颤动起来,徐宁原本暗自神伤的人,陡然间便惊的一下坐起身。

        “什么声音?”

        “是骑兵!”

        “哪来的骑兵啊?”

        “还不清楚啊!”

        短暂的跟尉迟宝琳交流几句,前方的视线尽头,便出现黑压压的一队骑兵,看那黑压压的架势,至少也是千人以上的骑兵了吧!

        “是玄甲军,怎么可能啊!”尉迟宝琳最小认出了骑兵的来历,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色,玄甲军这些年,几乎从来不出长安的,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呢!

        “前面可是泾阳军?”‘轰隆隆’的马蹄声,随后在前方停下,为首的一名重甲将领,随后冲着这边,大声的开口道:“段某奉陛下旨意,前来迎接徐宁!”

        马车里的徐宁,听到段志玄的这话,‘哐当’一声,便摔倒在了车厢里,牙齿咬的‘咯嘣’作响,这李世民怕不是疯了吧!

        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是迎接自己,还是给自己先来个下马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