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狗丢了

第十四章 狗丢了

        尉迟宝琳觉得,帐内的气氛明显有些不对,原本以为帐内的气氛,就该是剑拔弩张的,阿爷要赶走徐兄弟,徐兄弟气恼的顶撞阿爷!

        可进到帐内之后,便突然发现,他原本想象的气氛,并没有出现不说,反而是,气氛显得非常融洽,就好像刚刚在谈天说地,被他打断了一样。

        作为要被阿爷赶走的徐兄弟,此时正一脸微笑的望着他,旁边的高世叔也在微笑,就连阿爷…不对,阿爷的脸色,还是相对怒气的!

        但这明显也不对啊!

        尉迟宝琳纳闷的眨眨眼,正想开口说话时,却听的尉迟恭,突然恼火的开口道:“你不在当差,跑来帅帐作甚?”

        语气显得相当严厉,若放在平时,尉迟宝琳听到这话,当场就会吓得不敢出声,可现在,尉迟宝琳闻言后,竟然咬了咬牙,冲着尉迟恭微微一躬身,道:“回禀大将军,末将是来向徐…徐兄弟讨个人情!”

        说到这里时,尉迟宝琳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冲着尉迟恭道:“徐兄弟乃末将好兄弟,希望大将军莫要将徐兄弟赶出军营!”

        尉迟宝琳向来在尉迟恭的面前,显得有点儿懦弱,主要是尉迟恭的脾气好暴躁,动不动就是破口大骂,要不就是棍子伺候,尉迟宝琳简直怕极了老爹!

        可这会儿为了徐宁,却真正是豁出去了,就算事后被阿爷痛骂,或者干脆被阿爷责打,这时候也要想办法,让徐宁留在军营里!

        做兄弟嘛,这时候不为兄弟出头,还能等到什么时候呢!

        “某几时说过,要赶徐小子走了?”

        尉迟恭的脸上出现一抹怒色,刚刚乃是假怒,但现在却是真怒了,这臭小子上来就揭他的老底,让他显得很是被动!

        本来这事儿已经心照不宣了,之前他是想过,要将徐宁给赶出军营的,可那会儿,不是不清楚徐小子底细吗!

        现在倒是好了,本来这事儿都已经翻篇了,结果,却还被这臭小子当面揭开,还是当着徐宁的面,把个尉迟恭给气的,差点都要揍人了!

        “咳,尉迟兄你可别胡说啊!”徐宁拼命的给尉迟宝琳眨眼,边说话还边走到尉迟宝琳身前,使劲的推了把尉迟宝琳,道:“这里没事,你还是去忙军务吧!”

        徐宁算是看出来了,尉迟宝琳这兄弟是真能处,有事他真上啊!

        “没…没事了吗?”

        尉迟宝琳的表情有些困惑,原本还有话要说,可看到徐宁拼命眨眼,又看到旁边高甑生憋的通红的脸,登时便匆忙躬身一揖,转身飞快的出了帅帐。

        “某家怎会有如此蠢笨的儿呢?”看着尉迟宝琳总算后知后觉的奔出帅帐,尉迟恭顿时便仰起头,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深深的叹口气道。

        旁边的高甑生,却是再也憋不住,疯狂的大笑起来,他跟尉迟恭两人,一起出生入死多年,交情自然是深厚无比。

        这会儿疯狂大笑时,倒也没多少恶意,但幸灾乐祸,却是真正难以掩饰的!

        “你笑个屁!”看到高甑生大笑不止,尉迟恭顿时满面怒容的冲着高甑生道:“五十步笑百步,你当你那儿多聪明呢!”

        说到这里,便气哼哼的嗤笑道:“上次回长安时,满长安拎着棍子,誓要打断高侃腿的人是谁啊?”

        “老兄你这就不地道了吧?”被尉迟恭当面拆穿老底,刚刚还疯狂大笑的高甑生,笑容当场便僵在脸上,一副郁闷无比的表情道。

        “嘁,谁叫你笑某家来的!”尉迟恭显得不以为然,丝毫也不在乎高甑生的郁闷,继续,揭着高甑生的老底:“宝琳就是愚钝了些,可跟高侃那小混球比较,还是要好的太多了!”

        高甑生的嘴都要被气歪了,手指着尉迟恭,恨不得上去跟尉迟恭拼命,可转而,却又突然肩膀一塌,有气无力的道:“还真是啊,跟宝琳想比,还是高侃混球了许多!”

        上次拎着棍子,满长安的寻找高侃,那是因为,这小混球喝多了,在平康里胡闹,打伤了老鸨跟龟奴不说,还将赶来的武侯们也给一并揍了!

        这事儿,在长安被传的沸沸扬扬,将他的老脸都给丢尽了,后来还是尉迟恭出面,县衙才没将这事,捅到陛下那里去!

        徐宁人都傻了,本来大家聊的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工夫,这两人就互揭起了对方老底,他都不知如何开口了!

        而且,听尉迟恭揭的老底,徐宁的脑海里,都有高甑生拎着棍子,怒气冲冲寻找高侃的画面了!

        能把自己的老爹,气到满长安寻他,这高侃还真当得起小混球的称号了!

        “哦对了,还没问你,是如何救得陛下呢?”看到高甑生认怂了,尉迟恭这才想起正事似的,目光突然望向徐宁,一脸好奇的问道。

        陛下在密函中,只说了徐宁于他有恩,但却没说,到底徐宁是如何救得他,尉迟恭心里,便有些止不住的好奇!

        当今的陛下,可是真正的马上皇帝,并非是什么养尊处优的万金之躯,当年他也是救过陛下的,可他的身手,显然跟徐宁不在一个档次!

        徐宁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目光扫了眼旁边,兀自还在郁闷高甑生,最后,只得硬着头皮道:“那…那个陛下当时被狗撵了!”

        这话落下时,尉迟恭的表情,果然就跟高甑生刚刚的表情一样,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过了片刻后,这才难以置信地道:“几…几条狗啊?”

        以当今陛下的身手,恐怕对付两三条恶犬,根本就不在话下的,可若是再多,以徐宁的身手,怕也是对付不了吧!

        “一条!”徐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而,便将脱口而出的八条,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兀自‘解释’道:“那条狗是我养的,很凶恶的,经常能跟山里的猛兽对咬呢!”

        “这就难怪了啊!”尉迟恭听着徐宁的解释,不由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又望着徐宁,目光促狭的问道:“这条狗是你自己的,这事儿陛下知晓吗?”

        在尉迟恭看来,既然陛下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找徐宁,显然,陛下压根就不知道,那条咬他的恶犬,正是徐宁给豢养的!

        否则,也就不会如此大费周章了!

        “知道啊!”徐宁原本想否决的,可转念一想,却又改变了注意,继续胡编乱造道:“当时救下陛下后,就跟陛下说了的,当时陛下还夸了那条狗呢!”

        “哦!”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恭顿时打消了心中的疑虑,继而,望着徐宁时,又纳闷的问道:“那你又是为何跑到泾阳来了呢?”

        “狗丢了!”徐宁的谎话,几乎是张口就来,冲着尉迟恭无奈的一摊手,一脸懊悔的道:“可能当日被我揍得有些重了,因此,就赌气离家出走了!”

        这话落下时,尉迟恭跟旁边的高甑生两人,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高甑生更是惊的脱口而出:“那么远的路,你就一直寻到泾阳来了?”

        徐宁的表情,显得很是郁闷,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理由了,要不然他还能说,自己是因为迷路了,等发现时,已经到了泾阳?

        简直就是扯淡嘛!

        “莫非陛下要找的,其实是那条狗?”尉迟恭的眉头,微微的皱着,目光望着徐宁跟高甑生时,有点不太确定的猜测道。

        按照徐宁的说法,陛下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找徐宁,想必就是派人去了徐宁家里,随后发现人狗都不在后,便干脆画像寻找徐宁!

        反正狗是徐宁豢养的,只要找到了徐宁,那自然就找到了那条狗,尉迟恭越想,就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了!

        徐宁压根就没想到,这尉迟恭竟然还能自圆其说,硬生生将他谎话的漏洞,给完整的弥补上了,闻言后,整个人都有些傻眼了!

        “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啊!”旁边的高甑生,先前就有些怀疑,但此刻听了尉迟恭分析,顿时便频频的点头,表示认可尉迟恭的猜想。

        “那我还是要去长安啊!”这才是徐宁最终的目的,听着尉迟恭跟高甑生两人,一唱一和的分析着,顿时便有些着急的道。

        “自然是要去的!”听到徐宁的这话,尉迟恭顿时收起他的猜测,目光望着徐宁道:“这只不过是某家的猜测,万一陛下不是这么想的呢!”

        这话落下时,便绕到帅案后,匆忙的写好一封密函,小心的用火漆封了口,这才命人八百里加急,马不停蹄的送去了长安!

        “既然找到了你,那某家明日,就派人护送你去长安吧!”送走了亲卫,尉迟恭这才又来到徐宁面前,说这话时,不由望着徐宁道:“你希望某家派谁护送呢?”

        这话问的相当奇怪,徐宁才刚刚来军营,总共也就认识几个人,总不能让高甑生护送他去长安吧!

        然而,心里这么吐槽时,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目光顿时惊愕的望向尉迟恭,果然就见尉迟恭望着他的目光,略微滴…有些暧昧!

        “既然大将军这么说了,那不知宝琳兄可以不?”徐宁也是十分上道,看到尉迟恭那种眼神,那里还有不明白的,当下,便假装有些为难的道。

        “唉,宝琳虽然军务在身,可既然徐侄儿都这么说了,某家便只能让宝琳护送你去长安了!”

        尉迟恭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喜色,脸上却露出心不甘情不愿的神情,说着话时,不由走上前来,拍了拍徐宁的肩膀,突然间就变成了叔侄的关系!

        果然,大唐的这帮猛将们,没一个是简单的,那心眼儿,都跟蜂窝煤有得一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