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猛人高甑生

第十一章 猛人高甑生

        不亏是偏将军的营帐,果然住的营帐,要比尉迟宝琳的营帐宽敞明亮了很多,或许还有人洒扫的缘故,里面也显得很是整洁。

        床榻、案几还有衣架,甚至还有一面巨大的屏风,跟这里比起来,尉迟宝琳的营帐,就跟个猪窝似的!

        徐宁跟随士卒进去时,里面一个大胡子,正趴在案几上,大口的吃着羊肉,羊肉还冒着热气,显然是才刚刚煮来的!

        大胡子吃的大口的撕咬着,手上、嘴上全是油水,而在旁边,则是一坛开封的酒坛,大胡子吃几口肉,便会喝一大口酒,然后,便会舒服的长长舒口气!

        这家伙想必就是高甑生了,徐宁粗略的打量一眼,身材魁梧,一脸浓密的胡须,左脸上还有一条刀疤,随着咀嚼的动作,那条刀疤便也跟着’扭动’,显得十分的狰狞!

        “你就是那姓徐的小子?”原本正在撕咬羊肉的大胡子,看到徐宁进来,不由抬起头来,随意的打量一眼徐宁,而后,又继续低下头撕咬着羊肉,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

        然而,就只是这么随意的一眼,徐宁的脸色,便是当场有些泛白,无法形容,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双目光。

        平平淡淡的,但眼底深处的那种冷意,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就感觉整个人被眼镜蛇盯住了似的,浑身都有些不舒坦!

        徐宁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目光,心跳当场都有些加速,但为了不被人看出来,便使劲的掐了一下大腿,强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倒是不错!”那大胡子看到徐宁点头,不由的微微一愣,随即,便咧嘴笑笑,冲着徐宁不容置疑的道:“坐!”

        大胡子的对面,就是一张蒲团,听到大胡子的这话,徐宁微微迟疑了下,还是上前两步,学着大胡子的样子,盘膝坐在了蒲团上。

        “吃!”看到徐宁过来坐下,那大胡子的眼里,更是露出一丝讶色,随后,却是将面前盛着羊肉的粗钵,往徐宁面前一推,言简意赅的说道。

        徐宁却并没动手,他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也没大到不分青红皂白,就跟陌生人坐到一起吃饭喝酒!

        更何况,这高甑生可是个猛人,现在叫自己过来,都不清楚究竟所为何事呢,没弄明白之前,徐宁根本放不下心!

        “不吃?”那高甑生等了半天,也没见徐宁动手,顿时便放下手里的羊腿,目光直愣愣的盯着徐宁,问道。

        “不饿!”被高甑生这么直直的盯着,徐宁感到浑身都有些难受,嗓子眼里更像是堵了团棉花似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刚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

        “哦!”听到徐宁这话,那高甑生顿时露出恍然的神色,随后,便又将粗钵拉到自己面前,从中挑了块大的羊排,重新又撕咬了起来。

        徐宁无声的咽了口唾液,默默地看着对面的高甑生,又是吃又是喝的,正当感到难受时,却忽然听的高甑生,头也不抬的问道:“听说你讲的话本故事不错?”

        “瞎…瞎讲的!”刚刚带徐宁过来的士卒,就是昨晚在尉迟宝琳营帐,听他讲故事的人,想必就是他跟高甑生说的吧!

        “讲一个,让某家听听!”所谓瞎讲的话,根本就是谦虚的话,高甑生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因而,目光便望着徐宁,一脸期待的说道。

        听到这话,徐宁顿时叹了口气,这些人都什么毛病啊,我特喵跟你很熟啊,你想听我就得跟你讲,就算你是猛人也不成啊!

        心里这么吐槽时,徐宁顿时便冲着一脸期待的高甑生,无奈的摊了摊手,道:“讲不了,口干舌燥,怕是要过些日子才能讲了!”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高甑生的脸色,当场便沉了下来,目光冷冷的盯着徐宁,有一瞬间,徐宁都感到,高甑生望着他的目光里,都有杀意在闪现了!

        然而,徐宁却依旧不为所动,哪怕心里紧张到不行,可目光,还是勇敢的迎着高甑生的目光,一副绝不退缩的模样!

        徐宁的身后,那名刚刚带徐宁过来的士卒,此时,一脸的焦急之色,他从心底里,其实是有些喜欢徐宁的!

        说话好听,还跟他们能打成一片,也正是因为如此,刚刚将军回来时,他才在将军面前,使劲的夸耀徐宁!

        可现在看到徐宁态度执拗,心里顿时就有些后悔起来,将军的脾气暴躁,徐宁又是如此执拗,要真是出了事,那他岂非就是害了徐宁!

        然而,就在徐宁跟士卒两人,都兀自有些紧张时,年前的高甑生,却忽然将酒碗丢到徐宁面前,往里面斟满了酒道:“口干舌燥,那就喝了这碗酒!”

        徐宁听到这话,禁不住微微一愣,随即,迟疑了一下后,便在高甑生的注视下,端起面前的酒碗,‘咕咚咕咚’便喝了下去。

        一碗酒下肚,徐宁的表情,顿时就有些痛苦起来,非是他不胜酒力,而是,特喵的这就太难喝了,一股子刷锅水味道!

        “现在可以讲了吧!”看着徐宁痛快的喝下一碗酒,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高甑生便以为,徐宁是不胜酒力,顿时便咧嘴笑笑,冲着徐宁说道。

        “不能!”然而,让高甑生有些意外的是,徐宁闻言后,几乎是想都不想,便十分干脆的拒绝道。

        “…你就不怕某家砍了你?”徐宁的这个回答,让高甑生颇为惊讶,表情忍不住愣了愣,最后,目光一冷,直直的盯着徐宁,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怕!”听到高甑生的这话,徐宁突然笑了起来,目光迎着高甑生充满杀意的目光,一脸自信的说道:“刚刚来的时候,宝琳说将军乃勇猛无匹之人,想必也不会乱啥无辜的吧!”

        徐宁的这话,显然让高甑生很是受用,闻言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突然张嘴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你还是头一个不怕某家的人!”

        这话落下时,不等徐宁回答,却又目光促狭的眨眨眼,望着徐宁道:“听说你打赌赢了那姓于的?”

        听到高甑生的这话,徐宁原本挺直的腰杆,当场便垮了下来,一脸郁闷的道:“早知道,还不如认输了呢!”

        “屁话!”刚刚还张嘴大笑的高甑生,这会儿一听徐宁这话,顿时便又愤怒起来,冲着徐宁恼火的道:“便是赢了那姓于的又能怎样!”

        “可这会儿,那姓于的要闹着离开呢!”徐宁一脸的郁闷,目光望着高甑生时,不由的叹了口气道:“听说姓于的,还是被大将军花费心思请来的!”

        “那姓于的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听到徐宁的这话,高甑生顿时嗤笑一声,冷笑着说道:“他在这里过的跟神仙似的,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呢!”

        “所以啊!”徐宁长长的叹口气,一脸苦笑的望着高甑生道:“若是那姓于的留下,大将军就只能让我离开了!”

        “嘿,你当大将军是什么人?”听到徐宁的这话,高甑生顿时嘿的一笑,望着徐宁说道:“也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不然,那姓于的早就被踢出去了!”

        这话落下时,看到徐宁还一脸郁闷之色,高甑生便顿时走上前来,使劲的一拍徐宁肩膀道:“放心吧,以后你就留在某家身边,谅那姓于的也不敢拿你怎样的!”

        高甑生的这话,听到徐宁心里不由一暖,他跟高甑生还是头回见面,没成想,这猛人竟还如此仗义,心里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的!

        可还没感动一分钟,就又听的高甑生补充道:“刚好某家帐里,缺个读书识字的,以后闲来的时候,还跟某家讲讲话本故事!”

        徐宁刚刚升起的感动,瞬间便化为乌有,读书识字的人,无非就是抄抄写写,可还要时不时的说书,这特喵就不能忍了啊!

        然而,高甑生才不理会这些,话音落下后,却又神神秘秘的凑近徐宁,一脸好奇的问道:“听说你还识得陛下?”

        徐宁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小鸡啄米似的,用力的点头道:“是啊是啊,高将军能否派个人送我去长安呢?”

        这高甑生虽然悍勇非常,但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听他主动提起这事,徐宁的眼前顿时一亮,随即,便将希望都放在了高甑生身上!

        “怎么识得的陛下?”直接忽略了徐宁的请求,高甑生的目光,依旧好奇的盯着徐宁,一脸疑惑的问道。

        于是,徐宁便将之前,给尉迟宝琳撒的谎话,重新又给高甑生复述了一遍!

        “那就不对了!”听完徐宁的复述,高甑生顿时便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望着徐宁道:“先前听说你姓徐,又恰好识得陛下,便以为你就是陛下要找的人呢!”

        说到这里时,便颇为遗憾的摇摇头,说道:“但现在看来,只怕是同名同姓罢了!”

        李世民在找自己,徐宁的内心,瞬间便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他就说嘛,李世民将他坑到大唐,如今不见他的踪影,不可能就无动于衷的啊!

        奶奶的,这还想啥办法啊,直接就让尉迟恭派人送他进长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