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第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徐兄弟,你不用走了!”

        早上起来,徐宁正站在外面漱口时,尉迟宝琳便兴高采烈的回来,兴奋的在徐宁背上拍了一掌,嘴里激动的说道。

        徐宁嘴里刚好含着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吐出,就被尉迟宝琳这一掌拍下去,‘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

        “尉迟兄,下次摆脱拿把锤子吧!”

        剧烈的咳嗽几声,徐宁这才一脸痛苦的转过身,脸色憋的通红的望着尉迟宝琳,唉声叹气的说道。

        好家伙,这混蛋刚刚一巴掌下去,差点都没把他小命给拍没了,居然还好意思笑出来!

        “抱歉抱歉!”尉迟宝琳听着徐宁的这话,顿时尴尬的连连搓手,面上难为情的道:“某家一时激动,竟是有些忘乎所以了!”

        这话落下时,脸上却又露出激动的神色,一脸兴奋的冲徐宁道:“某家刚刚通过于先生测试了!”

        “哦是吗,恭喜恭喜啊!”这样的结果徐宁早就已经料到了,听到尉迟宝琳激动的神情时,只好敷衍的说了一句,转身便向着营帐走去。

        奶奶的,就学会了十几个字,有什么可激动的,不清楚的还以为你中进士了呢!

        看到徐宁的反应平平,尉迟宝琳顿时便有些尴尬的挠挠头,继而,便也跟着进了营帐,一脸讨好的拿着衣袍,冲着徐宁道:“徐兄弟,以后你就做某家的先生吧!”

        “打住!”听到尉迟宝琳这话,徐宁一把便抢过衣袍,往自己身上一套,头也不抬的说道:“这想法是很危险的,再说我也没时间啊!”

        说到这里时,徐宁冲着尉迟宝琳一摊手,一脸惆怅的说道:“那日我来军营时,就已经说了,我要去长安见陛下的对不?”

        这话尉迟宝琳当然记得,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自小到大,他都不知换了多少先生,阿爷的板子,都不知被打坏多少了。

        可他就像个榆木疙瘩似的,就是死活学不会,教他背文,早上背的下午就能忘,教他写字,昨天学的,隔天就能忘!

        阿爷后来也是没办法了,这才将他带到了军营,可就在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榆木疙瘩时,徐宁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别人花了十几年,都没让他开窍,可徐宁却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让他学会了十几个字,榆木疙瘩头一回觉得,自己其实还能抢救一下的!

        但现在,徐宁竟然要放弃他!

        “徐兄弟为何这么执意要见陛下呢?”尉迟宝琳不想让徐宁离开,脸色微微的变化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最后,这才猛地一咬牙,说道:“若…若是见陛下为了求个官身,那阿爷也能做到的!”

        这样的话,显然是尉迟宝琳权衡了许久,才说出口来的,他从小到大,从没求过阿爷什么,但这次为了徐宁,他决定求一次阿爷!

        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徐宁的表情,不由微微的一愣,之前他倒是想过的,找到李世民,然后让李世民给他个官差,下半辈子就等着混吃等死了!

        可现在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徐宁却突然有些恍惚起来,他这么执意去找李世民,似乎不单单只是为了这个吧!

        或许在潜意识里,他希望李世民给他一个交代,尼玛的,将自己平白无故的坑到大唐,总不能就这么装作啥事都没发生吧!

        “谢谢尉迟兄的好意!”想明白了心里,到底要做什么后,徐宁顿时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尉迟宝琳肩膀,十分诚恳的说道:“反正你也迟早要回长安,到时说不定还能天天见面呢!”

        “先生的话,还是算了吧!”说着话时,徐宁开心的往床榻上一坐,笑嘻嘻的冲着尉迟宝琳道:“咱们可是兄弟啊,要是做了先生,那就兄弟都做不成了啊!”

        提到兄弟两字,尉迟宝琳的脸上,果然就露出了犹豫之色,似乎还在心里权衡着,到底是兄弟重要,还是做师生重要呢!

        早饭依旧没有,徐宁胡乱的吃了些野果、干肉填充,在外面转了一圈,刚刚才回到营帐,原本去处理军务的尉迟宝琳,就火急火燎的进来,火烧眉毛般道:“坏了坏了,阿爷回来了!”

        徐宁眼见着尉迟宝琳,就跟火烧眉毛了似的,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听到尉迟宝琳说,他老爹回来了时,顿时便高兴的道:“老将军回来不是正好吗?怎么还变成坏事了呢!”

        他这几日待在军营,就是为了等尉迟恭回来,他此时身在泾阳军营,离着长安还有几百里,要靠他一人去长安,都不知要猴年马月才能到。

        更何况,一路上人生地不熟的,走错了路倒在其次,万一遇上歹人劫道,恐怕他这条小命,都得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他只有等到尉迟恭回来,想法子说服这位门神,派个人送他去长安,当然,这个人最好是尉迟宝琳就好了!

        “哎呀,徐兄弟有所不知!”尉迟宝琳此时一脸的焦急,倒真像出了大事似的,冲着徐宁道:“那于先生要闹着离开,阿爷这会儿正在劝说呢!”

        “那跟我们有啥关系?”徐宁就纳闷了,那姓于的愿赌服输,这种高品德高涵养,本该值得大力学习的,怎么反而还急眼了呢?

        “唉!”尉迟宝琳看着徐宁,完全没明白他的意思,只好深深的叹口气,说道:“那于先生可是被阿爷花了很大心思才请来的,阿爷怎可能放于先生离开呢!”

        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徐宁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这姓于的是在演苦肉计啊,明着是要离开,实则却是在赶他走啊!

        奶奶的,这家伙果然坏的很!

        那就没办法了,徐宁觉得,尉迟恭不可能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他,而去平白得罪姓于的,更别说,还要派个人送他去长安了!

        “尉迟兄借点钱吧!”想明白了这个,徐宁顿时苦笑一声,冲着尉迟宝琳伸开手,说道:“咱兄弟要是有缘,以后等到了长安再还你!”

        “徐兄弟你要作甚?”尉迟宝琳看着徐宁苦笑,心里顿时就有些难受,可还是强装镇定的道:“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呢,不是还有某家在的吗!”

        “算了吧!”徐宁闻言,不由的摇摇头,将伸出的手收回,望着面前的尉迟宝琳道:“咱还是早点离开,免得老将军派人来撵,别等到那时,面子里子都要丢完了!”

        这话落下时,尉迟宝琳原本还想说什么,但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人的脚步,随即,门帘被人掀开,探进来一名士卒的脑袋,道:“徐兄弟,俺家高将军有请!”

        “高将军?”听到这士卒的话,徐宁的脸色,当场便是愣了愣,军营里的大将军,不是尉迟宝琳的老爹吗,咋滴又变成高将军了呢?

        “是高世叔!”尉迟宝琳原本焦急的脸色,此时,却突然露出欣喜的神色,目光冲着徐宁解释道:“高世叔乃是阿爷的偏将军……”

        这话落下时,便又忽然压低声音,冲着徐宁小声说道:“高世叔可是当年生擒了王琬的猛将呢!”

        徐宁的脑袋,便开始极速的运转,最后,脑海里便冒出了一个人名——高甑生!

        当年洛阳大战时,这家伙单人单骑闯入乱军之中,一声厉喝,喝退了王琬身边的亲兵,最后直接将王琬生擒回来,勇猛的一塌糊涂!

        可没想到的是,这位猛人竟然还是尉迟恭手下的偏将,这却是徐宁未曾想到的!

        高甑生的营帐,就在尉迟恭帅帐的旁边,从尉迟宝琳这边过去时,恰好能经过尉迟恭的帅帐,因而,徐宁便在经过时,清晰的听到里面姓于的声音。

        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说自己技不如人,留在军营里,也是沽名钓誉,口口声声的说要离开,要大将军另请高明云云!

        除了那姓于的声音,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一个粗壮的声音,不停地安抚着姓于的,这粗壮的声音,想必就是那位门神将军了吧!

        徐宁听着那姓于的话,心里当真是有些郁闷透顶了,这要是在后世,姓于的都该去角逐金鸡百花影帝了!

        娘希匹的,果然贱人就是矫情!

        徐宁的心里有些郁闷,拳头狠狠地攥着,有一瞬间,他都想直接冲进帅帐,朝着那姓于的大脸,狠狠地抽一耳光!

        可最后,还是深深的叹口气,乖乖的跟着士卒,去了高甑生的营帐!

        何必呢,反正自己马上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