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刀、剑、老虎,西门吹雪

第九章 刀、剑、老虎,西门吹雪

        昨晚睡得有点晚,早上起来时,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从床榻上爬起来时,亲卫早就打来了洗脚水,只是目光却一直躲躲闪闪的,都不敢跟他对视,生怕被他责怪似的。

        于青山心里不由笑笑,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如往常一般的洗漱,说到底还是年轻人,做事总会毛毛躁躁的,于青山觉得根本没必要计较的!

        “司…司马,尉迟校尉已经来了!”等到洗漱完毕了,亲卫见于青山并没发火,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随后,便冲着于青山说道。

        “哦,今日倒是来的很早嘛!”听到亲卫的这话,于青山不由的一愣,按照他的猜测,今日尉迟宝琳根本就不会过来了,但没想到,还是过来了!

        这话落下时,便擦干了脸上的水渍,跺着方步慢悠悠的来到外面,果然,营帐的外面,尉迟宝琳早就等在了那里。

        “宝琳今日来的挺早啊!”于青山的脸上带着微笑,笑容和蔼可亲的,比起往日来,更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不早了先生!”听到于青山的这话,尉迟宝琳不由的挠挠头,他几乎每日都是这个时间过来,有时还要被于青山训斥来晚了呢!

        “那姓徐的小子呢?”看到门外就只有尉迟宝琳一人,于青山心里不由冷笑一声,但表面上,却故作疑惑的问道。

        姓徐的小子,明知今日必输,大概今早起来,就已经偷偷的溜了,免得到时候,被他当着许多人面,直接赶出军营!

        想到这里时,于青山的心里,便不禁有些遗憾,昨日被那姓徐的小子顶撞,如今不能亲自赶走,当真是有些遗憾的很!

        “徐…徐兄弟还没睡醒呢!”听到于青山这话,尉迟宝琳的脸上,顿时露出难为情的神色,冲着于青山道:“昨日徐兄弟累了一天,某家也没敢吵醒了他!”

        “还…还没睡醒?”原本以为徐宁溜了的人,可这会儿听到,徐宁竟然还在睡觉时,于青山的嘴巴,顿时微微的张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昨日明明跟他立了赌约,谁输谁就滚出军营,可现在看来,这小子是要耍赖啊!

        想到这里时,眼底深处便闪过一道狰狞,目光望着面前的尉迟宝琳,十分纳闷的道:“既是如此,那宝琳你又过来作甚?”

        求情?

        于青山大概已经想到了,定然是那姓徐的小子,昨晚跟宝琳出的注意,要他一大清早的,就来向他求情!

        以尉迟宝琳的身份,若真是向他求情,他到底也不会真不给面子的,可这姓徐的,未免也太幼稚了!

        要是昨日他没顶撞自己,或者立赌约时没那么痛快,或许他真的会给宝琳面子,不再计较这件事的!

        但现在嘛,就别怪他于青山,谁的面子都不给了!

        愿赌服输,既然是认输了,待会儿,他就得亲自带人,将那姓徐的小子,乱棍打出军营的!

        “呃…昨日不是说好了吗?”听到于青山的话,尉迟宝琳的脸上,顿时露出纳闷的神色,目光望着于青山时,不由挠了挠头道:“先生莫非忘了昨日早上的事?”

        “昨日什么事?”心里已经认定,徐宁输了的事实,因而,此时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于青山的脸上,顿时露出疑惑的神情,竟然都想不起,昨日还说了什么事情。

        但这话落下时,于青山便突然反应了过来,随即,不由的张嘴大笑一声,目光好笑的望着尉迟宝琳道:“宝琳当真学会了十个字吗?”

        “嗯!”尉迟宝琳的脸上,有些许的紧张,毕竟一下子就让他记住那么多字,他心里也没多少底,不过,看到于青山大笑时,尉迟宝琳还是咬咬牙,说道:“某家也不知记住了多少,总要写出来才算的!”

        于青山的眼角,不知为何,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尉迟宝琳的性子,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必然就是有些把握的!

        可让他疑惑的是,昨日一整天的时间,姓徐的小子,都在营帐里讲话本故事,直到他都睡下了,那还有时间教宝琳认字呢?

        心里虽然感到疑惑,可还是让亲卫,将案几跟笔墨纸砚,全都搬到了外面,之所以这么做,自然也是存了一点心思!

        此时的外面,早就吸引了不少士卒围观,尉迟宝琳的性子他最清楚,即便是真的学会几个字了,但要当着这么多人,恐怕一紧张起来,记下的所有字,都得忘到脑后去的。

        将纸张摊开,随后研磨提笔,尉迟宝琳跪坐在案几前,微微的深呼吸一口,便开始在纸上落笔,旁边的于青山见状,不由的走上前来!

        他其实也有些好奇,那姓徐的花了一整天时间,到底给尉迟宝琳教了什么!

        而后,当他的目光,落在那纸张上,新鲜的字体时,眉头顿时微微的皱了起来:“刀、剑、老虎、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而是血!

        看到前面几个字时,于青山顶多就是讶异,但当尉迟宝琳写出西门吹雪四个字时,于青山的拳头,当场便猛地攥了起来!

        脑海里,也突然闪现出,昨晚他在营帐后,偷听到的话本故事,那句话还被他轻声念叨了一遍呢!

        但当时念叨时,却全当是精彩的话本故事,心里多少还有些不屑的,但此时,看到纸张上,尉迟宝琳写下的西门吹雪时,那句话便像闷雷一般,在他的脑中炸响!

        “先生,你看某家写的对吗?”正当于青山发愣的时候,已经写完了字的尉迟宝琳,突然放下毛笔,抬头望向旁边的于青山说道。

        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原本处在愣神中的于青山,这才如梦初醒似的,赶紧将目光投向纸张。

        刀、剑、老虎,西门吹雪……

        逐字逐句的看过去,直到看完最后一个字,于青山也没发现,尉迟宝琳写错过一字,不由的便点点头道:“不…不错,都是对的!”

        “多谢先生!”得到于青山的肯定,原本还十分紧张的尉迟宝琳,双目中,登时露出激动的神色,站起身来时,便冲着于青山微微躬身道:“那麻烦先生看看,某家写的有十个字吗?”

        这话仿佛是提醒了于青山,于青山的心里,不由微微一惊,随后,便将目光又投向了纸张上,片刻后,却是一脸如丧考妣的道:“够…够了!”

        何止是够十个字了,此时,尉迟宝琳在纸上,足足写下了十七个字,于青山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他很不想承认的,但这却是没法改变的事实!

        怎么可能啊,于青山有点想不通,自己足足教了半年,尉迟宝琳也只学会了十个字,可这姓徐的,就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教会了整整十七个字!

        沽名钓誉、作威作福、鸡毛当令箭……

        想起昨日徐宁说过的话,于青山的拳头,便不由的再度攥紧,昨日他还可以跟徐宁争辩,可到了现在,却当真是无话可说了!

        此时的营帐外面,早就聚拢了很多士卒,一双双目光,全都注视着这边,于青山就觉得,仿佛那些目光,都是一柄柄小刀,不停地扎在他的胸口!

        于青山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先生…”此时的尉迟宝琳,显然是最激动的,得到于青山的肯定,本来已经转身离开的人,却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望向了呆若木鸡的于青山。

        “什…什么?”本来处在呆愣状态的于青山,看到尉迟宝琳忽然停下叫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目光木然的望着尉迟宝琳问道。

        “那个…”尉迟宝琳使劲的挠挠头,一脸难为情的表情,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憋了好半天,这才望着于青山道:“那个…徐兄弟说,先生不用离开军营的!”

        这话虽然不大,但此时,周围都是出奇的安静,因而,这话出口时,还是让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于青山原本就无地自容的人,这会儿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胸口就好像被重锤砸中一样,身体微微晃动一下,险些就摔倒在地。

        好嘛,他于青山身为军中司马,当初还是尉迟老将军,废了好大的劲,才将他请到军中任职,可现在,却要一个无名小子,容许他留在军营里!

        胸中的气血在翻滚,脑袋里‘嗡嗡’作响,旁边的亲卫见状,赶紧过来便扶住了于青山,在周围众人的注视下,被扶进了营帐。

        “你也知道那姓徐的如何教宝琳认字对吗?”刚一进入营帐,于青山便用力甩开亲卫的手,而后,目光恶狠狠盯着面前的亲卫问道。

        现在他已经明白,徐宁讲那些话本故事,并非是为了取悦尉迟宝琳,而是恰恰相反,利用话本故事来加深尉迟宝琳对认字的印象!

        但这事儿,没人跟他说起,包括自己的亲卫,明明昨晚都在尉迟宝琳那里,亲眼都看到徐宁教宝琳认字了,可就是什么都没告诉他!

        “滚!”看到亲卫点头,于青山顺势一个耳光,便重重抽在亲卫脸上,随后,便歇斯底里般,冲着亲卫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