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第八章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军营里依次的亮起火把,喧闹了一整天的军营,到了此时,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然而,在这安静的环境里,位于尉迟宝琳的营帐里,此时,却还亮着灯光,时不时的,还会从里面传出一两声叫好,偶尔便也会传出气愤的怒骂!

        但每当这种时候,便会响起徐宁不满的声音:“还愿不愿意听了,不愿意听,那就赶紧滚回去睡觉吧!”

        于是,徐宁的话音落下时,刚刚还情绪激动的士卒们,便都会识趣的闭上嘴,偶有人听到精彩处,忍不住叫好时,也会换来旁人的一个白眼!

        就他娘你长嘴了,别人都是哑巴呗?

        于是,刚刚叫好的那人,便吓得一缩脖子,生怕被轰出去似的,赶紧往角落里一躲,竟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从白天到现在,徐宁为了让尉迟宝琳对写的字有深刻印象,便会每教一个字,都要给这些字配上一段精彩故事!

        什么屠龙记了,白眉大侠了,还有白发魔女传了,偶尔也会穿插些神仙鬼怪,自然免不了引得一阵阵骚动!

        起先过来听他故事的,就只有队正那几个士卒,但到了后来时,便渐渐的多了起来,以至于到了现在时,偌大的营帐里,几乎都塞满了人。

        徐宁也没打算将这些人赶出营帐去,都是出门在外的苦哈哈们,平日里待在军营,日子过得相当枯燥,除了操练就是操练!

        即便是偶尔闲下来,几个人聚到一起,聊天的内容,大都跟异性有关,但这种话题聊久了,难免也会心烦!

        主要是大部分人,都还是光棍一条,一旦被聊的上了火,那也只能难受的憋着,兀自在心里发发狠罢了!

        而徐宁讲的这些故事,却是他们闻所未闻的,唐初的时候,话本也没流行开,因而,听到徐宁的这些故事时,便如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江湖、侠客还有红颜知己,每每听完徐宁的一个故事时,营帐里的士卒们,脸上便都会露出如痴如醉的神态!

        那心思便陷在了故事里面,仿佛自己就是那故事里的主人公,仗剑天涯,红颜相伴,当真是快活似神仙了!

        徐宁自然也不是白讲,一整天的时间,他的面前便堆满了食物,野果子、干肉,以及不知从那掏来的鸟蛋,烤的黄黄的,吃进嘴里时,满嘴的香味!

        这些东西都是士卒们自愿送来的,大概是觉得,白听徐宁的故事会有些过意不去,徐宁却是来者不拒,不管什么东西,照单全收就是了!

        “这个华山两字,现在学会了没?”刚刚才讲了令狐冲的一段故事,徐宁便一边撕咬着干肉,一边含糊不清的冲尉迟宝琳问道。

        此时的他,就蹲在一张小板凳上,一手里拿着干肉,一手里拿着根棍儿,每当尉迟宝琳写错时,便会用棍儿使劲敲敲桌面,尉迟宝琳便赶紧的改正错误!

        “会了会了!”听到徐宁的问话,尉迟宝琳便忙不迭的回答,而旁边的士卒们,目光全都投向桌上的纸张,一脸紧张的神情,那神情就如是他们在写一样。

        也无怪他们会如此紧张了,但凡是尉迟宝琳出了差错,那就意味着,徐宁会暂时停下故事,专心的给尉迟宝琳讲解字体!

        这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刚刚才听到精彩处,突然一下子就不讲了,那感觉就好像,春梦做到一半,有人却叫醒了你!

        你都恨不得砍了那人,这不明摆着添乱嘛,因而,此时的尉迟宝琳,在士卒们的眼里,便是那打扰春梦的人!

        尉迟宝琳虽然憨,可也能敏锐的感觉到,身后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盯着他,那种感觉属实难受,因此,为了不让自己难受,便尽量的不去出错。

        “不错不错!”徐宁看着尉迟宝琳,重新写了一遍华山两个字后,顿时便满意的点点头,冲尉迟宝琳道:“现在咱们来学老虎这两个字吧!”

        说到这里时,徐宁便接过尉迟宝琳手里的笔,歪歪扭扭的写下老虎两字,随后,便又讲解起老虎两个字的构造。

        最后,这才一扔毛笔,娓娓而谈:“话说有一人名叫武松,自小体魄健壮……”

        于青山习惯晚睡,这主要是因为,他习惯在晚上做事,白天的时候,外面都是喧闹的声音,吵的他根本静不下心来。

        身为军中的司马,军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几乎都要经过他手,什么粮草军械、马匹以及士卒,若遇上战事时,他还要比平时更忙!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该处理的军务,也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于青山便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然而,准备去睡时,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往常这时候,都会有亲卫端来洗脚水,侍候他睡下的,可今晚迟迟都没见亲卫的身影!

        又耐心等了一会,依旧不见亲卫的身影后,于青山便阴沉着脸,从营帐里走了出来,可叫他奇怪的是,原本该守在帐外的亲卫,此时,却那里还有人影。

        正当于青山感到纳闷时,目光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几名士卒,正飞快的向尉迟宝琳营帐奔去,于青山微微愣了一下后,脚步便也跟了上去。

        其实,白天的时候,于青山就已经听到了那边的动静,似乎是那姓徐的小子,在讲什么话本故事,惹得不少的士卒都前去倾听!

        于青山当时便嗤之以鼻,认为徐宁这是已经放弃了赌约,就等着在军营厮混一天,等明日一早时,便自己离开军营!

        可此时,眼见着自己亲卫也不见了,于青山便也觉得,亲卫大概也是被话本故事吸引了去,这会儿应当便是在尉迟宝琳那里的。

        心里虽然有些不屑,可到底还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话本故事,能让他的亲卫,都忘了他的存在!

        尉迟宝琳的营帐,本来也算是很大的,然而,再大的营帐也架不住人多,于青山过去时,便远远的看到,尉迟宝琳的营帐外,都是挤满了人。

        一个个伸长了脖子,使劲的看着里面,脸上全是如痴如醉的神情,偶尔有人还不小心叫了声好,立刻就有很多人,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一眼!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于青山的嘴巴,便不由微微张大,这还是他头回看到这样的场面,心底里,却也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碍于自己的身份,于青山没敢直接去营帐前面,而是绕了一大圈,来到营帐的后面,这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的人,但里面的声音,却是异常清晰的传了出来!

        这是一个关于西门吹雪的故事,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而是血,这话让于青山愣了好长一会儿,最后,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胡扯,这世上那里有这样的人!”听了好长一会儿,直到西门吹雪的故事结束了,于青山这才摇摇头,不屑的笑笑,转身便回了自己营帐里。

        姓徐的小子,话本故事的确是精彩,这一点于青山不得不承认,虽然心里不认同故事人物,可架不住故事的精彩!

        这样精彩的话本故事,也难怪会吸引很多士卒了,便是于青山自己,也是听完了西门吹雪的故事后,这才悄悄离开的!

        只是,也仅此而已罢了!

        赌约可没说,要宝琳讲话本故事,十个字啊,那可是自己教了整整半年,才勉强让宝琳学会的,一晚上,简直做梦了!

        当然,于青山也已经觉得,照目前看来,徐宁似乎已经放弃了赌约,都讲了一天的话本故事,那里还有机会教宝琳认字啊!

        “终究是太年轻了啊!”

        于青山回来的路上,看到还有士卒,向那边奔过去时,便不由的摇头笑笑,早上立赌约的时候,徐宁那痛快的话语,还让他产生了一丝丝的疑惑,但现在看来,却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明日一早,徐宁会狼狈的被他赶出军营,于青山便突然有些于心不忍,可这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当着那么多人面顶撞他呢!

        沽名钓誉、作威作福,还有什么拿着鸡毛当令箭,你听听,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于青山起先也没打算,非要赶徐宁走的,他就是想给宝琳提个醒,别什么人都当成朋友,有些人根本就是知面不知心的!

        结果,就因为这句话,那姓徐的小子,就有些不乐意了,非要跳起来顶撞他,那他就只好毫不留情了!

        回到营帐的时候,亲卫依旧不在,于青山也不打算再等了,嘴里哼着小曲儿,便换了睡袍,躺在了床榻上。

        话本的故事还是精彩的,明日等那姓徐的走了,以后恐怕就听不到了,于青山便觉得,还是让亲卫去听吧!

        “嗯,于某还是很体谅下属的对吧!”

        说着这样自夸的话,于青山的眼睛便慢慢合上,不多会儿的工夫,鼻子里便发出了均匀的鼾声,嘴角微微的上扬着,也不知做梦梦到了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