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颠覆憨憨的三观

第七章 颠覆憨憨的三观

        “我饿了,有啥东西吃没?”从姓于的那边过来,刚一进入尉迟宝琳的营帐,徐宁便开始嚷嚷了起来,本来就饿着肚子,大清早的还吵了一架,这会儿更饿的厉害了。

        “徐兄弟,这会儿你还能吃的下东西吗?”尉迟宝琳一脸的惆怅,他是什么德行,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了,慢说是一晚上,便是一个月,那也学不会十个字啊!

        想到明日早上,自己学不会十个字,徐宁就要被赶出军营,尉迟宝琳的内心,便立刻愧疚的不成,感觉是自己连累了徐宁!

        “为啥吃不下东西?”徐宁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顿时有些奇怪的转身,一脸纳闷的望着尉迟宝琳,道:“不就是十个字吗,你当这事儿很难?”

        “嗯!”尉迟宝琳是个不会撒谎的人,听到徐宁的这话,当场便老实的点头道:“那十个字,于先生可是整整教了半年,某家才学会的!”

        “那是他不会教!”徐宁看着尉迟宝琳一脸的惆怅,顿时走过来,安慰的拍了拍尉迟宝琳的肩膀,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尉迟兄,明日一早,我保准能让你学会十个字的!”

        这话落下时,肚子里登时便发出闷雷的声音,徐宁只得尴尬的冲尉迟宝琳笑笑,道:“听到了吧尉迟兄,非是我要吃,是肚子一个劲的叫唤啊!”

        军营里早上不做饭,尉迟宝琳在灶房里转了一圈,回来时,怀里便踹了一块冷羊肉,一脸难为情的道:“徐兄弟将就吃点吧,等晌午时就有麦饭吃了!”

        “不将就,不将就!”徐宁这会儿饿的厉害,便是冷饭剩菜都能吃的下,更何况还是羊肉呢,从尉迟宝琳手里接过时,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羊肉的确有点冷,味道还怪怪的,但对此时的徐宁而言,这已经相当不错了,等到羊肉都入了肚,徐宁这才拍拍手,道:“没想到,你们平时伙食还是不错的嘛!”

        这么大个军营,少说也得有七八万人马,光是每天消耗的粮食,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没想到的是,竟然伙食里还有羊肉这样的好东西!

        “不…不是的啊!”尉迟宝琳听到徐宁的这话,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目光朝后看了一眼,这才小声的冲徐宁说道:“这羊肉是某家偷的,本来是准备给于先生吃的!”

        “娘希匹,他凭啥吃这么好?”徐宁刚刚才跟姓于的吵了一架,这会儿一听尉迟宝琳说,姓于的竟然在军营开小灶,顿时便愤恨不平的嚷嚷道。

        “于先生是读书人嘛!”尉迟宝琳的心里,其实也对姓于的有些不满的,平日里没表现出来而已,此时,听着徐宁骂骂咧咧时,嘴上虽然还在辩解,可那表情却是掩饰不住的。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还真是啊!”听到尉迟宝琳的辩解,徐宁不禁微微一愣,随即,便是忍不住叹口气,摇摇头轻笑了一声。

        “徐兄弟也是个读书人吧!”先前见到徐宁时,尉迟宝琳以为徐宁是个沙弥,后来听徐宁说是采药的,但经过刚刚的事,又听的徐宁此时的感叹,尉迟宝琳顿时便好奇的道。

        “也算,也不算!”如果放在后世,徐宁就是读书人,可在这时代,徐宁顶多就是个识过字的,之乎者也,四书五经,徐宁想想都有些头疼!

        尉迟宝琳自然不懂徐宁的意思,徐宁也懒得解释了,学着尉迟宝琳之前的样子,样床榻上盘膝一坐,望着尉迟宝琳便问道:“还是说说,尉迟兄你学会的那十个字吧!”

        “啊哦,其…其实都是千字文里面的啊!”听到徐宁的问话,原本处在走神中的尉迟宝琳,忽然醒悟了过来,一脸尴尬的冲徐宁说道。

        “千字文?”徐宁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当场便是一愣,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千字文好像是隋唐时期的启蒙文学吧?

        果然,当看到尉迟宝琳点头后,徐宁当场便捂着额头,一脸无语的道:“尉迟兄你可以啊,都成婚了还搁这儿启蒙呢!”

        “那有什么办法呢!”尉迟宝琳也是一脸的痛苦:“某家自小就笨,阿爷不知请了多少西席先生,可后来都被某家气跑了!”

        说到这里时,尉迟宝琳突然有些情绪低落起来,屁股往徐宁身边一坐,唉声叹气的道:“阿爷无奈,只能将某家带来军中,可阿爷还是希望,某家今后还是能识一些字!”

        听着尉迟宝琳情绪低落的话,徐宁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尉迟恭那双殷切的目光,望子成龙,不管放在今生前世,大概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的眼神吧!

        想到这里时,徐宁便顿时叹口气,伸手拍了拍尉迟宝琳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尉迟兄,你只是没遇到一个懂你的先生罢了!”

        “一千个学生,就有一千个教学方式!”说这话时,徐宁偏过头望着身旁的尉迟宝琳,道:“知道这叫什么吗?”

        “啥啊?”

        “这就叫因材施教!”徐宁自信的笑笑,伸手拦住尉迟宝琳的肩膀,显得很是亲密的道:“这意思就是每个学生的领悟能力不同,先生就得按照学生的领悟能力去教学!”

        刚刚还情绪低落的尉迟宝琳,此时,听着徐宁的这话,目光顿时便亮了起来,敢情这么多年,不是自己笨,而是问题都出在先生身上啊!

        想到这里时,那目光望着徐宁,表情当场便有些崇拜的道:“徐兄弟,你懂的可真多啊!”

        “没有啦,一般般啊!”听到尉迟宝琳夸他,徐宁顿时谦虚的摆摆手,转而,便对尉迟宝琳道:“谁叫咱们是兄弟呢,你说对不?”

        这话听的尉迟宝琳有些纳闷,跟他称兄道弟的很多,可似乎那些家伙,除了每天在长安惹是生非,也没像徐宁这般能说会道啊!

        尉迟宝琳的营帐里,倒是有几本书,包括那本千字文在内,居然都是竹简,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徐宁只看了一眼,脑袋当场就有些炸裂!

        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体,竟然都是复杂的小篆体,那么复杂的字体,都不知道是怎么刻上去的,怪不得半年的时间,尉迟宝琳才学会十个字呢!

        徐宁的心里,便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小篆,就不该答应的那么痛快,这不是明摆着,明日一早,他就注定认输了吗!

        “怎么了徐兄弟?”

        “尉迟兄,你能借我点钱不,我想自己去长安!”

        “…好!”

        尉迟宝琳答应的相当痛快,几乎是想都不想,便当场站起身来,走到那两口箱子前,就要准备打开箱子取钱!

        只不过,徐宁却分明看到,尉迟宝琳在站起身时,那微微的愣神中,目光里露出的失望之色,让徐宁心里有些不好受!

        “尉迟兄,我跟你开玩笑呢!”想到这里时,徐宁便赶紧叫住了尉迟宝琳,一脸微笑的道:“十个字而已,咱们还不至于提前就认输了啊!”

        “啊开玩笑的吗?”原本已经打开箱子的尉迟宝琳,此时,听到徐宁的这话,登时转过身来,而刚刚有些失望的眼中,却是重新又换上了激动之色。

        随即,便又重新坐回徐宁身前,隔着一张案几,看着徐宁在竹简上勾勾画画的,过了许久后,才见得徐宁抬起头来,问道:“尉迟兄平时都喜欢什么,要说实话哦!”

        “啊?”没明白徐宁这话的意思,不过,看到徐宁一脸的认真模样,尉迟宝琳只得老老实实的点头,继而,便有些激动的道:“某家自幼便喜欢舞刀弄枪,后来便希望跟阿爷一起陷阵冲锋!”

        “那就妥了!”徐宁看着尉迟宝琳激动的神色,心里顿时便有了注意,说这话时,目光便笑着望向尉迟宝琳道:“咱们就从尉迟兄喜欢的东西学起,比如这个刀剑!”

        “这个能成吗?”尉迟宝琳有些迟疑,毕竟自小到大,给他教学的先生,包括刚刚的于先生在内,都是让他循序渐进,那又像这样,直接先学喜欢的字呢!

        “那有啥不成的!”徐宁显得不以为然,反正赌的是学会几个字,又没指定要专门学那个字,因而,便冲着尉迟宝琳道:“没事的,你就听我的吧!”

        尉迟宝琳的营帐里,自然是备了笔墨纸砚的,徐宁摊开纸张,先是在上面写下一个刀字,之后便让尉迟宝琳跟着模仿他的字体。

        而在尉迟宝琳模仿的时候,徐宁便在旁边,开始讲述各种名刀,什么金丝大环刀,鸳鸯刀,屠龙刀还有残刀之类的。

        当然,每一把名刀的出现,后面便都是一段精彩的故事,以至于,徐宁讲的故事太精彩,每每都让尉迟宝琳听的如痴如醉,都忘了手上的动作了!

        而每到这时候,便是徐宁的一声大喝,然后便是尉迟宝琳不停的歉意声!

        足足一整天时间,徐宁跟尉迟宝琳两人,都窝在营帐里寸步未出,两人的午饭,还都是尉迟宝琳手下,那名带着徐宁来的队正给送来的!

        而想当然的,那名队正送来午饭后,便干脆赖在了营帐里,一脸如痴如醉的听着徐宁的故事,到了后来时,就连先前的那几名士卒,也都给吸引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