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咱们一言为定

第六章 咱们一言为定

        “你可知于某是谁吗?”徐宁的话音落下时,那姓于的竟然笑了起来,但显然是被徐宁给气笑的,目光冷冷的望着徐宁时,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你爱谁谁,跟我有啥关系?”徐宁简直郁闷死了,这些人都什么毛病,动不动就问别人知不知道他,他当自己是太阳啊,全天下人都得认识他。

        “哈哈哈哈!”听到徐宁的这话,那姓于的笑的更是大声,等到笑够了,这才深深吸了口气,表情十分傲娇的道:“告诉你也无妨,于某乃军中司马!”

        “司马?”徐宁听的一头雾水,看这家伙突然傲娇的表情,难不成,这司马的官职还比尉迟宝琳的老爹还要大吗?

        于是,目光便不由望向尉迟宝琳,原本是想让尉迟宝琳给解释一下的,结果,目光望向尉迟宝琳时,这货却有些误会徐宁意思了!

        这憨憨看到徐宁目光望来,竟是以为徐宁被姓于的吓住了,那望来的目光,是想让他出面说清的!

        于是,这憨憨便当场一拍胸脯,十分讲义气的冲着姓于的道:“于先生大人大量,某家这徐兄弟初来乍到,顶撞了于先生,还请于先生放过徐兄弟!”

        徐宁听着尉迟憨憨的话,感觉眼前天旋地转的,一口老血差点都要喷出,刚刚他跳的八丈高,现在竟然要尉迟憨憨替他求情,这面子还真是不要钱的很!

        “也罢也罢,宝琳既然开口了,那就算了吧!”姓于的眼中有些得意,脸上的傲娇之色,却愈发显得明显,假装大度的冲尉迟宝琳摆摆手,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语气说道。

        只是,这话落下时,目光转向徐宁,嘴角便微微一撇,语气甚为鄙夷的道:“于某不管你是哪来的,也并没兴趣知道,但现在你最好是乖乖的离开军营!”

        “我要是不离开呢?”徐宁的性子本就有些执拗,如今,被这姓于的莫名其妙训斥一顿,还要将他赶出军营,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嘿,不离开,于某那就命人将你乱棍打你离开!”原本撂下狠话,准备转身离开的人,听到身后徐宁的话,登时便转过身来,目光冷冷的冲徐宁道。

        这话落下时,果真便冲着旁边的几名士卒挥挥手,指着面前一脸执拗的徐宁,道:“来啊,将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给乱棍打将出去!”

        “慢…慢着,于先生你消消气啊!”眼见着事态升级,那几名士卒,已经恶狠狠的冲向徐宁,尉迟宝琳当下便拦住几名士卒,冲着姓于的一脸焦急道。

        “宝琳啊!”眼见着士卒被尉迟宝琳拦下,姓于的顿时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冲尉迟宝琳道:“你就是性子太憨,什么人都要相信,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吃亏的啊!”

        说完了这话,目光登时转向徐宁,语气陡然间凌厉起来:“今日之事,于某就不听你的了,此人非要逐出军营不可!”

        “狐假虎威,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呢!”徐宁这会儿已经看明白了,这姓于的顶多就是只猴子,老虎不在家,猴子当大王,当下便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那姓于的没明白狐假虎威,但后面的话,却是听的一清二楚,顿时便脸色一变,气急败坏的指着徐宁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不是吗?”徐宁看到姓于的气急败坏的样子,明显是被自己的话给气到了,于是,便更加变本加厉的道:“趁着尉迟老将军不在,就在这里肆意惩罚尉迟兄,还不是作威作福,真拿自己是根葱了?”

        徐宁的这话,说的不可谓不狠毒,别说是那姓于的了,便是旁边的尉迟宝琳,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徐宁,那嘴巴张的,都能塞进去一颗鸵鸟蛋了!

        姓于的浑身都在颤抖,就跟突然中风了似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手指颤抖的指着徐宁,过了好半天,这才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于某肆意惩罚宝琳,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没有吗?”眼见着姓于的被他气成中风,徐宁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道:“那你给解释解释,为啥大清早的,就让尉迟兄罚站在这里呢?”

        这话落下时,徐宁忍不住长长的叹口气,一脸同情的望着尉迟宝琳,道:“这大日头底下,你瞧瞧把尉迟兄都给晒成啥样了,脸都晒黑了啊!”

        “啊徐兄弟不…不是的,某家本来就…”

        尉迟宝琳听到徐宁的这话,原本处于震惊中的人,一下子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想要解释,说自己的脸黑乃是天生,并非是刚刚晒黑的。

        可解释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徐宁给挥手打断了,又听的徐宁叹了口气,一脸悲愤的道:“尉迟兄你就莫要解释了,我知你天性善良,便是被恶人欺负了,嘴上也是不说的!”

        这话落下时,突然又拍了拍胸脯,十分讲义气的道:“不过没事,既然你拿我当兄弟,那当兄弟的,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恶人欺负!”

        此时,这边的争吵声,早就在军营里传开,一名名士卒,便都陆陆续续的来到这边,目光好奇的望着争吵中的几人,眼里全是不明所以的好奇!

        “一派胡言,简直是一派胡言!”刚刚还一脸傲娇的人,这会儿听着徐宁,左一个鸡毛令箭,右一个作威作福,关键还有围观的士卒,不时将目光望向他,顿时便气的浑身颤抖起来道:“你可知为何要罚站宝琳吗?”

        “为何?”这其实也是徐宁好奇的,好歹尉迟宝琳也是尉迟恭的儿子,便是犯了多大的错,也得是尉迟恭来教训,那里还轮得到别人呢!

        “哼!”总算是轮到自己可以解释了,姓于的当下便是冷哼一声,目光望一眼低下头的尉迟宝琳,转而便冲着徐宁道:“于某身为军中司马,可也受了尉迟将军的邀请,做了宝琳的先生!”

        这话落下时,脸上又恢复之前的傲娇,目光扫了一圈周围的士卒们,最后,这才又接着说道:“你说于某将宝琳罚站,那是因为宝琳没完成昨日的功课罢了!”

        原来如此!

        徐宁听到这姓于的解释,总算也是明白过来,为何大清早的,尉迟宝琳要被站在这里罚站了,敢情是这货忘了家庭学业啊!

        “嗯,那也是你的不对!”正当姓于的因为解释清楚,而有些傲娇之色时,却忽然见得徐宁指着他的鼻子,毫不客气的道:“既然老将军那么信任你,你不好好教授尉迟兄也就算了,怎么还私下体罚尉迟兄呢!”

        “一派胡言!”听到徐宁这话,姓于的脸色又是一变,气急而笑的指着徐宁道:“你怎知于某没好好教授宝琳?”

        “还不承认是吧?”徐宁满脑子都是歪理邪说,一见那姓于的紧张起来,顿时便又冷笑道:“老将军既然信任你,想必也是认为你有本事的,结果呢?”

        说到这里时,徐宁便伸手拍了拍尉迟宝琳的肩膀,冲着姓于的大声道:“结果就是,你连一个学生都教不好,还要用体罚来刺激学生,可见也是沽名钓誉之辈啊!”

        这话说的很是大声,几乎所有的人都听的清楚,方才姓于的解释时,周围的士卒们,还都是一脸恍然的神色。

        然而,到了此时,听的徐宁的这话,士卒们眼里,顿时都露出狐疑的神色,徐宁说的倒是没错,一个学生都教不好,可见也是没啥本事的人才对!

        “不…不是啊徐兄弟,是某家太笨了!”眼见着周围的人,都开始用狐疑的眼光看待姓于的,尉迟宝琳的脸上,顿时露出焦急之色,忙不迭的替姓于的辩解道:“于先生已经很厉害了,这半年的时间,都教会某家十个字了呢!”

        徐宁原本将手搭在尉迟宝琳的肩上,但此时听到尉迟宝琳的这话,当场便一个踉跄,险些没一头栽倒在地!

        十个字,还特喵的很厉害,这不是憨厚,而是真尼玛的缺心眼啊!

        “尉迟兄,你是真善良啊!”好容易站稳了身子,徐宁便像傻子一样看着尉迟宝琳,唉声叹气的道:“半年学会十个字,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能当你先生了!”

        “是吗?”听到徐宁的这话,那姓于的非但不感到羞愧,反而是一脸的傲娇之色,冲着徐宁道:“那照你这么说,你也可以了?”

        “不是,你豪横什么呀?”徐宁就有些纳闷了,这货是脸皮厚还是怎么滴,目光瞪着姓于的道:“半年教会十个字,你是觉得很光荣吗?”

        “若不然呢?”姓于的本来想说,那也要看教的是什么人,可看了看尉迟宝琳,最终还是将这话咽了回去,望着徐宁道:“要不你来试试,看看你能教会宝琳几个字!”

        “可以啊!”听到姓于的这话,徐宁几乎想都不想,便痛快的答应下来,这种事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因而,痛快的说道:“十个字而已,一晚上就能教会了!”

        “好好好!”姓于的眼见徐宁痛快答应,心里本来还有些后悔,以为这正好给了徐宁留在军营的机会,但随后听到徐宁的话,当下便高兴的道:“若是一晚上教不会十个字,那就不用于某说了吧!”

        “教不会,我自己滚蛋!”徐宁知道姓于的意思,因而,想都不想便点头答应,然而,话音落下时,却又望着姓于的道:“那若是教会了呢?”

        “于某走人!”

        “好,那就一言为定!”

        “徐…徐兄弟?”

        “闭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