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162.不近秽物者

162.不近秽物者

        无穷无尽往外延伸的铁链,宽大厚重如同地陆。

        李熄安来到最深处,最中心。无垠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知到这里仍然在水中,空旷到无边。

        身旁响起了声音。

        “想看看这位么?九州后世诞生的存在。”玉钗顺德的声音很轻。

        她是无可撼动者,但仍不免称其为“伟大”。

        伸手,一缕冰蓝掐在了其手心。猛地绽放,像朵绚烂的冰蓝妖花。这没有结束,这朵冰蓝色的花往高处层层绽放,越开越繁茂,花朵的花瓣越来越大,成千上万条造化玉手铺就成花朵绽放的土地,这些花带着光泽,缓缓点亮黑暗,往高处攀升,李熄安看见了鳞片,看见了能遮盖群山的斑驳羽毛,继续顺着寒花的光往上。

        直到最顶端的、如同古老大月般的白色花朵绽放开来。李熄安抬头,这个高度就仿若自己站在地面遥望天上的月亮。此刻炽烈的白光席卷海水,将这片无边无际的空洞彻底照亮。

        他屏住了呼吸。

        是一颗头颅。

        庞大到看不见尽头的头颅,像蛇,又像龙。他悬浮的地方恰巧是那颗头颅睁开的眼瞳,面前是到切开上下的漆黑深渊,他面对这深渊,微渺不可及。而这道漆黑深渊是眼瞳的竖状瞳仁。他不禁缓缓后退,即是惊骇于这生灵的存在,又为了更窥探其全貌。

        玉钗顺德瞥过赤蛟面容上的表情,毫不例外。在第一次见到这生灵时她甚至以为自己寻找到了某位至尊。但冷静下来后便发觉了弊端,因为这无比空旷的空间中仅仅只有这样一颗头颅,硕大如星的头颅。这个存在已经死去,被人杀死。她观察过头颅的断口,断口光滑,仿若是被一剑斩断了头和身躯。

        若真是一剑,那挥剑的生灵合该有多恐怖?分割阴阳生死,剑落则死,可能仅仅是剑气的余波就能毁灭大片辰星。

        载天鼎轰鸣,活灵奔走,李熄安看不清,他打算借助载天鼎上的活灵充当自己的眼睛。

        玄青色篆文垂落,载天鼎中沉眠的活灵被唤醒,围绕着李熄安面前的巨大头颅四散开来。

        他微微愣神。

        发觉了面前这个头颅没有身躯,不是因为过于巨大隐藏在黑暗中,是只有一颗头颅放置在这里,八条形如地陆的厚重锁链固定着它,介于龙和蛇之间,身上长有斑驳的羽毛和鳞片。

        眼瞳仍然是瞪大的。

        澄澈的蓝,李熄安望去,像一片海。

        “他死了。”

        “这样强大的生灵,死了。”他说着,莫名有些悲怆。

        “是啊,这样伟大的存在就埋骨于此。”玉钗顺德感叹。

        “他是被杀死的。”

        李熄安凝视面前开裂的巨大深渊,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知道这个头颅主人的名字。从他抵达这里后,他记录下的那石柱上的文字他开始能理解。这里天然储存着太古的知识。

        他的子民称呼其为库库尔坎。隐秘时代中一个古老文明信奉的神明。这些在他攀登金字塔时的神殿上有关于这位神明的颂词和历史。按照铭刻的,库库尔坎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他的子民带来了玉米。他同时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

        李熄安知晓这位神明行走那时候的天空,一定还有着许多名号。但对方死了,那些没有被金字塔神殿记录的时光和历史就这样被一并埋葬。

        他闭目,叹息。

        “这便是你说的那位不近秽物者么?他是至尊吗?”

        玉钗顺德摇头。

        “他的确是不近秽物者,但不是至尊。九州那个时代就已经没有道,失去了所有。连我们这些人都无法突破律道成就圣者,何提后世会出现至尊生灵?他不是至尊,我没有感受到其尊位。至尊哪怕死去,尊位仍存。寂照境的尸体,我想任何人没有资格瞻仰,会被碾碎。但我能感受到他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可思议。”

        “他死去,也不近秽物分毫。我在这里问道,彻底消磨了身上的污秽。”

        “隐秘时代……”李熄安轻声说道,他不知不觉间绕道了头颅的正面,凝视那些斑驳鳞片。

        伸出手轻轻抵住。

        除去海渊中的冰冷外,是粗糙的仿若岩石的质感。

        载天鼎震颤,一道又一道玄青色身影回到鼎身,李熄安低颂,像诵经,又像祷歌。这是来自横箫金倪的古老音律节拍,抑扬顿挫的声调响起,唤醒了载天鼎上的世界。

        玉钗顺德望着飞回的活灵们。

        “赤蛟,你想做什么?”

        “你为何邀请我来。”李熄安睁眼,融金色的瞳目里勾勒莲花的痕迹。

        载天鼎轰鸣,一片青山在显化,上面伫立宫阙,河流从山腰垂落,蜿蜒消失在竹林之中,人烟袅袅,如梦如幻。

        “因为我要做一件事,需要帮手,以及,我需要一个继承者。”李熄安后方响起声音。

        白发白衣的女人注视着赤蛟。

        “我将传道。”

        青铜大鼎上的山川河流愈发真实,李熄安全身的灵都在沸腾,金色的火燃烧,卷起莲花状的火星。

        “够了,停下!”玉钗顺德大喝。

        她知道赤蛟想做什么,以宙法回溯其源。但面对这样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如果站在这的不是赤蛟,是赤龙,说不定能看清些东西。这种法门诡异强横,可若是先这样驱使,赤蛟会死。能杀死这样的生灵的存在,不可能被一位极宫境的蛟龙窥探到,也许什么都看不见是最好的结果。

        看见了,便与死无异。

        “上人。”李熄安的声音很平静。

        “相信我。”

        他挥手,载天鼎飞到玉钗顺德面前,流云金火的中央在冉冉升起一朵莲花。

        “进鼎。”他说。

        玉钗顺德盯住那对看过来的金色眼瞳很久,冰冷的视线终究是破碎了。

        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海渊中。

        李熄安回过头,死死盯着面前的硕大头颅,深呼吸。金火舒缓,旋即盛放,这是载天鼎都无法遮掩的恐怖气机。皇道领域铺展开来,深邃的宙宇中是无数颗升腾神火的星辰意象。曦剑昏剑轰鸣,化作太阴太阳围绕在李熄安身旁。

        白月的光泽浮现,鉴月川流转,加持在了赤蛟身上。

        “轰——!”

        金火呼啸,李熄安头顶出现了两片血色莲花的花瓣,金色的脉络淌过辉光。

        此刻,这莲花花瓣的其中一片渗出了一滴血,就这样悬浮在他头顶。

        这是他最强大的姿态,甚至动用了体内从未动用的血色莲花花瓣。他隐隐间有察觉,因为当他来到这头颅前时这花瓣颤动了一瞬。

        金色瞳目中,莲花绽放。

        他将……面见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