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133.不可言说之秘

133.不可言说之秘

        死寂的黑暗,灰白的土地。

        月球缓缓围绕着如今的大星旋转,散发着清冷的荧光。

        这颗人类曾经踏足的星球变得陌生。其光辉来自本身,而不再是太阳光芒的反射。因为曾经为中心的太阳同样围绕着九州旋转,行走在太古时代的轨迹上,晦映光芒。

        生活在这颗大星中的生灵难以感知到九州再现对于现在星空的影响。

        这片星海在重现最古老的秩序,排列,共鸣。远古星辰们亮起奇迹般的辉光,代表基础规则的文字流淌,在迎接九州的归来。

        科技文明的造物坠落,莹蓝大星周身唯有亘古的漆黑。

        荒凉的月球表面,随着莹蓝大星上传来的波动,有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注视那颗瑰丽星辰。视线移动,落在几欲纵横南北,撕裂东西的绵延山脉上。

        很快,视线消失,只余下叹息声环绕盘旋。

        …………

        太行山深处,鸟兽惊走。

        凶厉神禽振翅,鼓动狂风,将附近山野的雪吹了个干净。

        随着一声戾鸣,圈形风浪扩散,神禽直冲云霄。

        翎羽篆文勾勒弥漫,牵引云与风。

        “美人!想通了随时可以来大兴安岭找我!我的第七十九位妻子永远给你留着!”神禽大喊,不顾太行深处其余生灵的怪异目光。

        振翅,空气爆鸣,然后一溜烟地飞的没影了。

        白衣女人拎起流水般的长剑,随手挽出数道剑花,快若流影,带着彻骨寒意。伴着最后的收剑入鞘,女人面容上温和的表情也无影无踪。

        “师傅您老人家多担待,弟子还不大熟练,也许为人处世就是这么回事?毕竟换作之前我行走大山时,那头妖魔应该是死了。”

        她轻声说着,原本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凝结了深山风雪。

        这是冷硬的冰川,水不过是上面短暂的一层装饰。

        她迈步,往太行山深处走去。

        信件的确重要。

        若是信件中的内容属实,她太行此站后当再去一趟长白山。那位王曾经赠与瓜果鱼肉,她应当有所报答。

        古木耸动,山峦岩洞中探出无数头颅。

        他们盯着石壁上雕刻铸就的宫阙,有渴望有觊觎。不过这份情绪藏在心底,对于这座山神,他们对于这位的崇敬远远压过内心那点贪婪。

        不过太行山外来的妖魔鬼怪们就不管这个了。

        他们目前没有动作单纯是因为找不到机会,若是找到了机会自然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拖泥带水。还有的妖魔鬼怪将目光放在了朝太行中心那颗参天古木走去的白色身影上。

        但那个女人的耐心好像在大兴安岭的种鸟上消耗殆尽了。

        妖魔鬼怪们瞳孔震颤。

        她背负长剑,衣袂翻飞,伴随她的步伐,无形的域扩张,席卷,压低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头颅捶地。

        皇者!

        这是一位人皇!

        纤细修长的手指捏开路上最后一片枯黄叶子,她听见了潮水声。

        如海的大湖浮泛粼粼波光,浪潮拍击,直达隐藏在水雾的另一端岸上。湖面的浓雾不散,但那棵数千米的高的巍峨古木枝丫伸展,在白雾中仿若一条狂舞盘旋的巨龙。

        湖心孤岛,参天古木。

        太行山之神的居所。

        诸多古山脉中存在王者,存在承冕的君王生灵,可目前为止能称作神灵的唯有太行一位。

        她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倒是第一次见面。

        难得的有些期待。

        …………

        银杏树下,楚杏儿单手托腮,望着树底下盘坐的漂亮女人。

        “老君山安挽仙?”她试探出声。

        表情动作小心翼翼的仿佛对方是进村子来烧杀抢掠的恶匪,她是毫无缚鸡之力的花姑娘。但这进村子来恶匪可比这自以为是的花姑娘漂亮多了。

        “嗯。”女人回应。

        发丝垂落,面上看不清表情。

        难得的期待感支离破碎。在她登上湖心孤岛时,只看见了个贼眉鼠眼的女孩,或者说银杏树。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住在这的树看见她了反而表现的害怕。更何况这株银杏上的佛法金光满溢,今世佛陀,当不弱于任何生灵。

        可那副嘴脸就是十分的鸡贼。

        银杏树告诉她君王们离开了,登上了出现的宫阙,不在此地,已然感知不到君王们的任何气息。

        来的时机不大好。

        良久的沉默后,不知道安挽仙什么举动导致银杏树突然不再那么害怕起来。

        这株银杏树竟然在主动搭话。

        直到安挽仙注意到银杏手中悄悄拿起的黄金甲壳。

        难得失笑。

        遥遥记得师傅以前说过谁能让她不再是那副腊八寒冬的脸,倒也是番本事。这小佛陀的本事的确不小。

        “老君山在哪?”楚杏儿开头一击,彰显无知。

        “秦岭余脉八百里伏牛山的主峰。”安挽仙答道,“历史或古籍中记载的道教始祖的老子李耳归隐修炼之山,使之成为‘道源’道教起源地和‘祖庭’祖师之庭,我家那老人家天天唠叨,听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遍了,这问题我倒是能答。”

        “哦哦哦!”楚杏儿恍然大悟。

        “老子是真的很厉害!”

        “是的,相当厉害的人物。”安挽仙点头。

        “那安施主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第二击,楚杏儿想不到称呼,开始了记忆中的化缘模板。

        “送信。”

        “送信?来自道教起源地的吗?”楚杏儿现学现卖,丝毫不见羞愧之心,倒是隐约可见自豪之意。也许学到了新的东西的确是一件令她骄傲的事。

        “来自大兴安岭的王,青焰。”

        “青焰?”楚杏儿瞪大眼睛,眨巴着。

        “认识吗?书信的落款是大兴安岭的地主,青焰,是这个名字没错。”虽然安挽仙也挺好奇什么样的王自称自己是地主,不过青焰的名字显然是没错的。

        在天地完全复苏之前,她行走了诸多名山大川,可惜东北三座古山脉只去了趟长白山,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游历大兴安岭和小兴安岭,这两座山脉的王她自然不熟悉。就连本该计划好的五仙家都未曾拜访,当初天地彻底复苏太早了。

        “认识,她的书信我想看看,不知道安施主是否借我一观。”

        “小佛陀客气了。”安挽仙说道。

        她抛出胡萝卜中封存书信。

        却有人接过了,是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手腕延伸,披着宽大的玄色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