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112.鉴月川

112.鉴月川

        太行群山的一条蜿蜒大河。

        在很久之前这条大河还是溪流,如今已经淹没了山脚下村子的废墟,自两处山脚下掉个弯像巨龙摆尾般溜达走了。

        村子生活的人们在妖魔肆虐前离开,徒留废墟与一块楚家村的牌冕,很快便被飞涨的大河没过,若不出意外,这些承载了很多人记忆的村子将永远沉眠在河底。

        万灵寂静,向太行山脉深处俯首。

        哪怕在这里也能目睹背负金光的巨人手持长剑笔直砸下,蛛网似的漆黑碎片蔓延,崩塌万物的威严铺满目光所及。

        有头梅花鹿在河边饮水,感受到群山深处爆发的磅礴灵气,动作停滞,俯首。

        太行山脉中的生灵们从不是因为真一境的祖降临而俯首,它们是对着那头赤色龙形,太行山的山神!

        哗啦啦的水声,梅花鹿感受到激起的浪花没过脚踝,很快再没过肚皮。河流凉意平复空气里暴躁的灵脉,剔透水滴绽放成花。

        整条河流截断了。

        露出河床下的村庄废墟,最显眼的是那座破旧庙宇,朱色红漆因水流冲刷显得斑驳,砖瓦却是完好的,难以想象在河流深处竟然保存着这样一座近乎完整的寺庙。

        寺庙中供奉着一座盘起的赤色大蛇石像。

        在石像暴露在空气中与灵呼应的瞬间,死气沉沉的蛇眼被点亮了,燃起刺目的金色火光。梅花鹿歪脑袋,黝黑眼瞳充斥疑惑,它见过妖魔见过魑魅魍魉,不曾见过眼睛能发光的石头雕像。

        下一幕令梅花鹿茸毛倒竖。

        寺庙里,寺庙外出现了许多人影。若隐若现,虚幻且带有淡金的色彩,与石像上亮起的火光相似。人在越来越多,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女人,有山民亦有装作整齐的城市居民。鹿不再看了,觉得太邪门,黝黑眼珠子一转,撒蹄子跑远窜进林子里。

        所以这头梅花鹿不曾见到那些虚幻的人影对着蛇像拜下,为首的是位佝偻身子的老人,看的出来他已经很老很老了。

        一枚赤色的鳞片悬浮在老人头顶。

        李熄安当年隐隐察觉这片天地的异变,以自身的一枚鳞片护佑老人安然入轮回,所以后来发现的鳞片自然失去了灵气,只有物质层面的坚固。可老人没有离开,他在那枚鳞片的护佑下始终驻足在这座寺庙里。

        南山有庙宇。

        老人故事的里眠有赤仙的庙宇从来不是他们修筑的这一座,不过是个故事。是他们修筑这座寺庙供奉赤仙的祈愿。但那位回来了,自河底发现这座寺庙,真正伴随这座寺庙一段时日。故事书中的那句南山庙宇由此出现在了现实,他亲眼目睹。

        人潮如海,踩在河底的泥沙上,截断的水流上,岸边,群山。

        孩童老人形形色色的人们低声吟唱。

        吟唱声盖过自九霄之上降临来的威严,那柄落下的剑被阻塞了。

        “南山有庙宇,眠赤仙。目如金火,体若红钢。伴风雨吹息,照苍生明晦……名,南烛!”人们礼拜,金光绽放开来,顺着河流汇聚。

        这是愿力,不仅仅来自人们,还来自群山。来自群山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的俯首。

        河流滔滔,金光点缀其中,如同一挂星河席卷。而水花银镜如月,朵朵绽开。

        僧人的虚影低眉,他看见了河流浪花中本不该存在的原始文字。

        “水,准也。北方之行。象众水并流,中有微阳之气也。凡水之属皆从水。予之德。”

        “为鉴月川。”

        …………

        金色眼瞳倒映庙宇前老人的礼拜。

        吟诵声如潮,河流逆飞而上!

        法身下的男子笑了。

        笑的坦然。

        “你与玉钗顺德打交道的时候就明白了愿力么?”真一境不可逆伐,因为那具接天连地的法身,也因为万族顶礼膜拜的愿力。横箫金倪很强,但他越界了。

        法身都将消散的他似乎真的没把握一击杀死这头赤色蛟龙了。

        李熄安闭眼,深呼吸,仿佛将天地间的空气全部吸进肺里。他张开双臂,猛地腾跃,赤色龙形咆哮着,银月河流流转为蜿蜒身躯披覆河流衣袍,愿力星辰点缀。

        这还远远不是结束,鱼龙舞蹈,它们接引愿力,在鉴月川中奔行,释放古老意志!

        皇道领域铺展,星河,点芒,太阴太阳。

        赤色龙形如矢切开真一威压,载天鼎垂落篆文,护佑其身!

        “龙王!哈哈哈哈,你就该是龙王!”男子大笑,剑落!

        两者悍不畏死地对撞,轰鸣声爆发,群山震荡,像他们敲响了名为毁灭的丧钟!

        无穷无尽的光热迸散,空气中的灵被两股气息压迫到萎靡。

        …………

        朱红庙宇虚幻礼拜的人们起身,在这股对撞下消散,真正回归了死亡。

        靠近战场的生灵本该死去,但这一刻天空出现了一轮白月。月华泼洒,仿佛有人低吟古老经文。

        流水般的衣袍覆盖它们会身体,隔绝了毁灭一切的光热。

        砂石,崩塌的山,蒸发的河。

        苏醒的太行已将这股力量的破坏力压制到极点。

        光热终究归寂。

        待一切消亡,接天法身随之化作光影,彻底弥散在天地间。男子盘坐虚空,眉心开裂,血流沉默流淌,滴落。亦如此刻的世界。

        好像世界此时只有这位祖与赤色蛟龙。

        “噔——!”曦剑昏剑掉落,倒插进山峦丛林角落。青铜大鼎横飞,砸断了某处山腰。

        男子起身,抬手,食指接过面前的水珠。

        水珠里金芒溃散。

        赤蛟不过以愿力相辅助,知晓真一境如何触及又如何,根本没有时间允许他容纳这些愿力。赤蛟应是死了,真一境之下皆为蝼蚁,无非大一点的虫子与小一点的虫子。这头赤蛟是遇见的最大的虫子了,最可怕的威胁死去,横箫金倪却沉默。

        与这头生灵活着时厮杀是他千万载来最肆意欢愉的一次。

        可惜了……

        他抬头,赤色的龙形笔直下坠,血洒过其坠落的轨迹。

        嗡——!

        现世规则镇压而下,法身崩碎的横箫金倪近乎无法动用任何灵,连能随意扫视方圆数万里神识都压抑着,死死地禁锢在脑海。他艰难抬手,打算接过赤蛟尸身立即回归。再多待一个呼吸他都得死!

        可风声呼啸,太阳的光亮被某种东西遮掩了。

        横箫金倪神情凝滞。

        他的法身已经崩碎了,什么东西能再次掩盖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