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89.鹿王

89.鹿王

        “那是什么?”头悬宝珠的皇者抬头,语气惊疑。

        灵气汇聚成的海洋中,有头庞然大物在遨游。通体赤鳞,颅生古木,蜿蜒身躯搅动灵气海洋,千米浪涛随着他的低吼而翻腾!

        “蛟龙!”

        在那生灵向他投下目光时,这位皇者攥紧拳头,心中惊骇。

        这座古山脉的君王不是位身披黄金厚甲的虫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可怕的蛟龙?于那对黄金眼眸下,他竟然感受了压力,在未成就皇者的生灵身上感受到压力。难不成又是个周天十类的雏形?皇者纳闷到几欲吐血,一座古山脉遇到一个能逆伐皇道,称为周天十类的生灵已经逆天,居然还有一头?

        他瞥过与神山周旋的三条白玉手臂。

        拖!

        拖到玉手将神山消耗殆尽之时,便是这座山脉中所有生灵覆灭之日!

        周天十类又怎样?

        没有成长起来周天十类再逆天,对真一来说仍是抬手泯灭卑弱存在!

        赤色蛟龙自高天之海巡游而下,携带着无穷雨幕。灵力的海洋加持,他的灵肆意周转,血液沸腾,响起闷雷声响,顺着庞然蛟躯无边无际。什么时候这片海洋干涸,什么时候他的灵耗尽。

        李熄安带来的不是阵细雨,是裹挟着他灵与意志的暴雨!

        这是他的域。

        哪怕不曾迈入极宫,这种生灵也具备天生的域。在他还在太行时,便能随意降下大雨。如今暴雨淹没大片土地,雨水所及之处,尽是他的猎场!

        皇者掐诀,低吼。

        宝珠爆发霞光,隐约可见古老强大的生灵影子在宝珠内部舒展身躯。

        是与李熄安的载天鼎走的相同的路数,以器物承载某种可怕强横的生灵协助己身征战。手段差距太多,这种生灵不是活灵,充其量只是某种残魂或刻下的投影,战力比起原本那头生灵可能十不存一。

        宝珠开辟出暴雨中的净土,皇者神情肃穆,低颂古老经文,在唤醒宝珠内沉睡的强大生灵。

        “蛟龙,任你战力超凡,也要淹没在本皇的奴灵之下!”他举起双臂,宝珠悬在摊开的两手之间,爆发的光芒短暂清空了暴雨。

        “凶物们,醒来!”

        上个时代的文字悄然铭刻天地间,某种强大的东西从那宝珠里爬出来了,不止一头,他们昂首,嘶吼着,打量着陌生的世界,大雨浇灌到他们身上,顷刻被幽幽绿火蒸发干净。

        有双臂修长的巨猿,有背负双翼的神虎,有生长独角的大蛇。他们身躯庞然如山,哪怕虚幻,古老蛮荒的气息也填满了这片区域。显然,这些灵的主人生前无一不是可怕到无边的存在,也许寿命走到尽头失去,也许被更强大的存在猎杀,他们的残灵落到这位皇者之手,被其奴役驱使。

        皇者睥睨四方,宝珠高悬。

        这其中的每一头残灵不过比他自己弱上几分,足以缠斗甚至压制寻常皇者。

        赤蛟强大,但皇者手段从来不是头阳神境生灵能染指!

        李熄安笔直坠落,血玉所铸的身躯如剑刺破雨幕。那三头残灵注意到了他,嘶吼着,要搏杀蛟龙。

        “看来你在那上人眼中不算什么啊。”赤蛟低语,盘旋着,金烛盛放。

        赤铜骨面在雨幕中扭曲成张嗤笑的人脸面向宝珠下的皇者,他竟然无视了冲他而来的三头可怕残灵。皇者皱眉,那张赤铜骨面太诡异了,他暗暗觉得有些不对。

        “什么意思?”

        “竟不知道我。”

        “若是知道了,怎敢在我面前驱使灵物?”

        皇者先是一愣,正发怒准备大吼之际,接下来的发生的事令他浑身的血都仿佛凝固了,逐渐冰冷,即将吼出的话更在喉咙间,咽了下去。

        玄青色篆文垂落,绽放的像天际极光

        原始的文字被念诵,一方青铜大鼎出现在狰狞蛟首上方,披覆下轻纱。而象形奔走,显化活灵。玄青色小鹿站在鼎口,不,这哪里是稚嫩小鹿,这分明是只鹿王!青鹿王低头看着那些失去了意志、失去了神通,只余下件空壳残魂的灵物们。

        轻轻踏踢。

        一层一层的玄青色涟漪扩散,庞然虚幻的残灵身形竟然开始摇曳,如同将熄的烛火。

        皇者刚欲驱使宝珠收回那些奴魂,心神牵引方一下达,他的后背便突兀掀起了一阵热浪,卷起了细密的金色火星,皇者失色,因为三头残灵围拢的只有青铜大鼎了,赤蛟不见了踪影。“轰一一!”根本不用再想,皇道领域瞬息展露。

        神纹构建,巍峨神殿出现雏形!

        但皇道领域的降临受阻了,暴雨滴落,是另一个无与伦比的域,将他展露的皇道领域粗暴逼回狭小空间,构建的宫殿在暴雨冲刷下消融。这还没完,有股类似的域在其他地方降临了,夹杂在暴雨中,锁死了神山附近的所有空间!

        他们的皇道领域在这种法面前脆弱不堪!

        宇法!

        是这座山脉中的君主!他果然来了!皇者偏过头,他此行的好友便在那个方向,对拥有这种法的对手皇者根本讨不到好处!

        “看哪呢?”声如闷雷,穿透这名皇者的五脏六腑。

        不好!他反应过来,此行他没有精力担忧好友,这头蛟龙的可怕程度不亚于那头君王,甚至对方掌握的法将他完全压制,对他而言,这头蛟龙比之十万大山的君王更不好对付!

        曦光盛放,皇者意识到失误,但来不及了。

        曦剑比他的反应更快!

        大雨中猛然爆发一阵刺目光亮,比星辰更耀眼,斩落诸世魑魅魍魉!

        “喀味...”-声碎裂声响,曦剑斩在了那枚宝珠上,接触的瞬间浑圆宝珠出现了裂缝宝珠中有人影嚎哭。

        这是皇者的本命器。

        同境界对敌都不可能碎裂,不然他何以立足极宫境千载?可在那简简单单的一剑下出现裂缝,他跟着受创,面色惨白,嘴角溢出鲜血。

        他挥袖,要祭出其他器击退赤蛟,至少保住他的本命器!

        晚秋的枫叶林迷乱了皇者视线,狂风暴雨中怎会出现晚秋枫叶?皇者振袖,下一幕令他目眦欲裂,只见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搭在了那口剑的剑柄上,披着玄衣的人影翩若惊鸿,长发于暴雨中肆意,如宣纸上的泼墨。

        少年笑意盎然,注视皇者,眼底缓缓旋转着一朵莲花。

        “不!”皇者疯狂。

        这刹那仿若晨曦初生,撕裂夜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