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51.昆仑玉

51.昆仑玉

        雨仍在下,黑气蒸腾了个干净。

        李熄安将青鸟从载天鼎中放出来,看她飞舞雨中,任由大雨浸湿羽翼。

        鸟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

        他回首望见雨幕中的青铜城,朦胧而古老,丝丝雨点拉成长线,仿佛他与这座古城中间隔着一台旧时代的留影机,他见这古城画面如同缓缓播放的胶卷,古城看他也应当相同。

        只是相距多少岁月就不得而知了。

        大雨冲刷古城,将槐树下的石碑都洗的泛白。

        思索很久,青鸟终归没有问出那句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她问赤蛟为何上方即是星宇的古昆仑会起雨。

        “那是星宇吗?”李熄安笑笑,抬头遥望天穹。

        青鸟跟着赤蛟抬头,起落的星辰在摇晃,泛起波澜。

        她愣住了。

        那不是星宇,是一片笼罩此地的池水。

        “瑶池!”青鸟低声说。

        但她不敢确定,漫长岁月后,青铜古城未曾有丝毫变化,古昆仑中最神秘的禁区却化作另一个样子,与她记忆中的完全不同。过去的瑶池仙境必须依靠娘娘的灵与规则才可触及,现在便这样简简单单地挂在天上。

        呼啸的风声掀起她的青羽,赤色的庞然大物蜿蜒游弋。

        雨滴打在蛟首上,顺着面骨的鳞片缝隙滑落,眼眶中的金色烛火隔着雨幕燃烧。

        载天鼎自然地出现在青鸟身边,那头庞然大物声音低沉。

        “去看看吧。”

        赤色身影如矢穿过雨帘,李熄安正往高处攀升,速度很快,以至于在空中拉扯出血色残影。青鸟乘着载天鼎跟在他身旁,雨滴被玄青纹路隔开。青鸟的身躯太脆弱,若是以这样的速度往上飞行,恐怕每一滴雨都是致命的刀刃。

        等到达极高处,赤蛟停下,身躯盘旋在半空。

        好像穹顶的池水不是往上升高可以抵达。

        他昂首,仔细观察,发现星辰影子的大小仍旧那般。金色瞳孔倒映着穹宇,李熄安在感受大雨里流动的灵。这场雨不由他降下,其中蕴含的是来自昆仑或者说瑶池的道法规则。他感受着,有一丝无法言表的气息在心中盘桓。

        是呼唤么?

        “也许这样的方法行不通。”

        青鸟神色毫不意外,她吞吐昆仑磅礴的灵气,化成少女模样坐在青铜大鼎上。

        她在之前不确定,现在看着赤蛟碰壁却确定了。

        青鸟没有想过瑶池会是此地的穹宇,那汪池水倒扣在这座古城的上空,起落的星辰不是实体,只是倒映其中的影子。她猜测后世有人来过这里,引发了巨大变故。污秽与倒扣穹宇的瑶池皆是古昆仑不曾出现的情况。

        “昆仑神宫的隐秘远超想象,就算瑶池真正出现在你的面前,若无律法规则的运转,你也无法触碰。”她解释。

        好在一些基础规则没有发生变化。

        她最初让赤蛟活化石碑的决定是正确的,虽存在污秽,但同样存在运行规则的灵。

        李熄安不恼。

        他的目光垂下,想法和青鸟相同。污秽被蒸腾干净,雨却依旧在下,他在雨中发现了某种古老而原始的契机。

        …………

        参天槐树下,苍翠枝叶婆娑。

        丝丝雨点落在李熄安的鼻梁上,浸透出凉意。

        有着缝隙的石碑外表直接开裂,碎石散落四周。难怪雨打在石碑上会将其冲刷的泛白,因为这座石碑原本就是白色,温厚白纯,是一块完整无暇的玉石。过去如此漫长的岁月,表面没有丝毫痕迹,仿佛时光在这玉石上停步。

        青鸟显然不清楚为何里面还会包裹着座白玉石碑。

        当初赠与的石碑是之前的模样,古朴简洁,呈现灰白石器的质感,并刻有“西王母之山”的字样。现在的白玉石碑上面没有任何刻字,浑然天成,散发着莹莹白芒,像升腾的雾团。

        李熄安捡起地上的碎石,金火在指尖点燃。

        “那股污秽气息附着在石碑外部,所以随着碎石泯灭在雨中。但这座白玉石碑很纯净,纯净到那污秽包裹住不知多少年依旧如是。”

        青鸟盯着白玉石碑出神。

        似乎有的东西……的确亘古不变,她失望的太早了。确实如赤蛟所言,应该保留下信任,她侍奉的西王母是何等人物,九州的至尊们又是何等强大,他们不会死去,历史不见他们的身影只是因为他们隐去,终有一日会再度归来。青鸟燃起希望,如此希冀着。

        奇异的暖香弥漫,是李熄安往白玉石碑上滴血。

        他注意到青鸟的神情在见到这座石碑后出现转变,若把青鸟的面庞比作相片,现在就像是把旧相片上的积灰擦去,陡然间明媚起来。

        总归是好的。

        血液滴在石碑上,转眼消失,从滴落的位置延伸出蛛网般的脉络,如同血管在白玉石碑里跳动。青鸟盯着白玉石碑上的蛛网脉络,没有问题,可她觉得有些不对,这个场景她应该在哪里见过。但这怎么可能呢?这是白玉石碑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她何时见过类似的场景。

        灵在复苏,在游荡。

        没有污秽的干扰,李熄安的鲜血唤起了古昆仑真正的灵。

        雨停了。

        准确来说是雨在逆流,再准确点,天地于此刻颠倒,雨仍在朝下飘洒。

        载天鼎悬浮,开辟前路,往后则是蜿蜒无尽的赤色蛟龙。

        似遥远两侧天地中的一缕红线。

        李熄安的庞然体躯在往下坠落,身后的青铜城在远离,群山有云雾笼罩,离得越远,青铜城越不真切,到最后连峰峦都不再可见,云雾缭绕着。好像赤蛟不来自群山大地,他真正在从云端向下,坠入无边星河。

        青鸟坐在载天鼎上,发丝狂乱飞舞,玄青色篆文若隐若现,护着她不受伤害。

        “瑶池!”

        李熄安听见少女大声喊着,一遍不够她接着喊第二遍。一路同行,她往往是沉静的西王母之使者,现在是个普普通通的看到故乡的孩子。

        因为青铜殿是死气沉沉的,而瑶池她至今仍然饱含生机。少女兴奋地招手,她的眼中已经倒映出那一汪池水,星河浮泛,她的眸子也因此沾染上星星点点的色彩。

        故乡么?赤蛟思索,发现这个措辞不对。

        故友重逢才对。

        一场时隔数千万年的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