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34.昆仑古道

34.昆仑古道

        光辉暗淡,夜幕袭拢。

        昆仑附近一座山峰上的庞然大物睁眼,金色的巨瞳仿若太阳再次升起。

        赤蛟等到来自高远穹宇的视线完全消失又连续飞出了数十里,最后才找到一处隐秘山峰停下,悬起载天鼎遮掩气机。莲花花瓣过于可怖惊人,他暂时无法深究。哪怕李熄安预感这片花瓣与他的过去或者与他超出其他崛起生灵许多时间有很大的关联。

        除此之外想不到更多。

        不过既然花瓣能与古昆仑共鸣,想必眼前这座神圣山脉中有他需要的线索。

        万事万物皆在昆仑。

        李熄安注视天际逐渐亮起的星辰文字,前往昆仑的古路在他眼中铺开。

        赤蛟缓缓蜿蜒身躯,鳞片与山体摩擦。

        被铁鳞切开的岩石碎片掉落至山涧,激起浪花,惊走水中悠闲的几尾大鱼。

        从下往峰峦上看,可以瞥见赤色的影子掠过山顶,拉伸出刺目的金光,形如盘踞于群山间的鬼魂。

        …………

        茫茫雪山深处,突然亮起九对巨大眼瞳。瞳目森然,太古经文交织成链。

        沉重的呼吸一瞬间抽空深谷下的空气,又转息吹鼓出狂风。他起身,漆黑的气息浓稠如墨,又如火焰般熊熊燃烧。可仍有大部分身躯隐藏在山谷之中,看不清晰。

        “有不属于此地的生灵进入了昆仑。”

        他的其中一个脑袋低语。

        九对眼瞳眯起,泛起辉光,那是他在寻找。山脉中的其他生灵被这对诡异瞳目扫视而过时,心底升起惊悚寒意,如同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住,下一步便会张开血盆大口将其吞食。

        “看不见踪影。”另一个脑袋在说话。

        “也许只是只小虫子,我们无需在意。”几个脑袋互相争论,有认为这生灵能撕开场域,应该重视,有认为不过是循着某个角落碰巧,没有威胁。

        因为他们确实没有发现山脉中有气息强大的陌生生灵。

        中间的脑袋始终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沉默闭上眼睛。争论声消失,其他脑袋也依次合上双眼。等黑暗中的九对如灯眼瞳熄灭,这头神通可怕的存在重新趴下。

        深谷又陷入一片寂静。

        昆仑峰峦裹着苍白大雪,融化后的冰泉在岩石缝中跳动。

        泉水与岩石拍打出乐章,青鸟在哼唱。

        这是太古的歌谣,是她曾经无数次对这座神山吟唱的曲子。

        似龙似人的生灵背悬大鼎,山间的风掀开他的额发,使那对金烛般的眸子暴露在空气中,奥古森严的气息弥漫。

        可少女的歌声将这股威严中和。

        “如何?”青鸟把曲子哼完,从青铜鼎上微微侧身,看向下方的李熄安。

        在这方神秘大鼎中温养一个白天,她又能以人形显化。此刻青衣少女坐在青铜鼎上,感受昆仑山的回应。吹拂过的山风,泉水击打石头,都是这座山脉在欢喜她时隔千万载终于归家。

        “我听见了昆仑的回应。”李熄安抬眸。

        黄金瞳孔倒映天上引路的星辰光泽,一颗一颗闪烁,像星河住进了他的眼睛。

        “昆仑和太行一样要完全复苏了。”

        “有时间我要去你的山头做客。”少女突然想到什么,“话说你不会住在某个深潭或者湖里吧?”

        “树上。”

        “蛟龙住在树上?”

        少女呆滞,打量了李熄安几眼,又比较起他的本体大小,她有些无法想象这么大的家伙是怎样趴在树上的。

        总不至于是株复苏在即的神话古树吧?

        “未成蛟龙前在树上,现今我在等待家树慢慢长大,一棵普通的老樟树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张。”

        李熄安解释,听到这话青鸟的神色才放缓些许。毕竟这赤蛟身负五行杀伐术,又有半部大罗天法决,如果身旁还陪伴着一棵神话古树,很难不让鸟联想是否为九州曾经某个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者的今世化身。

        其实这头赤蛟现在的神通已经令鸟难以琢磨了。

        她太古时代侍奉西王母娘娘左右,九州天骄在她眼中来来往往成为习惯。时隔千万年岁月,万法不存的现世居然还能出现一头这样的生灵。

        不由让她感慨。

        也许他们坠落的后世便是由这种生灵前仆后继给救了回来。

        李熄安不知道少女的心思,他在凝神探路。

        跟随着辰星的指引,路途会出现一道道亮起的投影航标。他正走过一道干涸的河床。鹅卵石的表面粗糙,满是风沙的痕迹,这片河流不知道干涸了多少年。

        “嗯?”李熄安愣神,停下脚步。

        随着山风卷起的一抹黄沙。

        干枯的河床在此时变成了一条繁盛古道,道路上人来人往,路边吆喝的小贩,嬉戏玩闹的孩童。他环顾周身,载天鼎不见,青鸟的声音也随着古道上扬起的黄沙消失。有奔走的马车,拖拉货物的押镖人从他身边走过,甚至有乞丐在乞讨,正巧那只崩了道口子的瓷碗伸到了李熄安面前,摇摇晃晃地,里面没几个银两。

        诸事百态,漫漫红尘。

        似龙似人的古老生灵立足于此反而格格不入。

        李熄安的神色有些恍惚,繁盛的古道为何会出现在昆仑深处?更何况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凡类。

        此时一只白净如玉的手腕从李熄安站立的位置提起,袖袍轻拢,遮掩住曼妙丰满的身体曲线。

        女人拿出了一枚银钱,放进了乞讨者的碗中,躬着身体,像在低语着什么。

        当女人抬头,李熄安却愣住了。

        美貌近妖的面庞的左眼角有枚朱砂颜色的泪痣,与他那日在帝都看见的监天司相同。

        那女人轻笑,乞丐也退开。

        不,准确来说是整条古道上的人都退开,形形色色的人们退至古道两旁,目送青衣墨发的女人走过,走到尽头时,她回眸,仿佛在看着李熄安。

        古道的尽头,尘世的人们在升腾,玄妙的纹路在书写,古老祥云弥漫,有手持宝塔的魁梧天王,有三头六臂的莲花化身,亦有额悬天目的神圣男子。漫天仙神的虚影在这瞬间显化,又转瞬消失。

        等到李熄安从仙神虚影上收回视线,女人已然走远,青衣朱裳在岁月的风中散开,腾蛇龙象的纹路如同活过来咆哮厮杀。

        回过神,看着眼前的破碗与那佝偻身体的乞丐。

        他轻轻放下枚相似的银钱。

        但这枚银钱没有落在瓷碗里,掉在了地上,随着一声银钱与石头的清脆碰响,李熄安惊醒,一切消散不见,只有风中携着的几缕黄沙告诉他。

        “可入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