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22.古修士

22.古修士

        帝都中心的繁华区域,黑雾弥漫。

        武装直升机开启照明灯在会场周围盘旋。他们等待上层的指示,可上级要求他们返航。

        “事情闹得很大了。”老者感慨。

        “一开始不就打算这样么?没什么好隐瞒的,人又不傻,只是他们知道了又能怎样?”

        有人尝试走进黑雾,可这种黑雾带着诡异的腐蚀性,哪怕穿着防护服也没用,这邪门玩意能隔着防护服把人变成干瘪尸体。

        族老们根本没有走远,他们就坐在会场隐蔽的会议室中。往外可以看到深渊般的巨大空洞,还有一圈围绕在空洞边缘的匍匐黑影,他们身体伏的很低,在脚下有亮起的繁杂符文。这些符文修改现世规则,将古老力量源源不断地输送给空洞中心漂浮的石像。

        族老们望着那只石像,眼瞳里闪烁着敬畏。

        “当他降临,我们会获得长生机缘。”

        “这血腥的祭祀是向世界通告我们无与伦比的统治!”

        “这样啊,难怪家里的老家伙们这么想要和你们合作。”一众苍老嘶哑的声音中突然响起年轻的声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年轻男人站在会议室门口。

        笔挺西装,白衬衣黑领带,手里掐着一束白玫瑰。

        他来参加一场葬礼。

        “……顾彦!”有老人认出年轻人,拍桌惊起。

        男人笑笑,眼瞳里是满溢的银白色彩,像投进这黑雾的一缕月光。

        …………

        金色烛火在李熄安眼中盛放,他身体弯成弓形,小腿处的鳞片扣合。

        似龙似人的生灵猛的蹬地,如箭矢激射而出,直奔血色漩涡,这段距离其眼中缩短至触手可及。他张开双臂,此刻赤铜般的鳞片覆盖了整条手臂,指节如同相互叠起的利刃。

        他发力,撕开了漩涡。

        同时载天鼎始终悬浮在他身后的高处,象形文字奔走,活灵们全被激活!

        可惜已经晚了。

        当李熄安如矢撕开血气,亲眼目睹了一场古老残酷的复苏仪式。

        赵行舟的右眼被那只枯槁手掌扯了出来,然后将猩红色的眼球塞进血淋淋的空洞眼眶。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在赵行舟的身体上释放,他的骨骼皮肤扭曲变化,变得不像人形。

        赤蛟没有丝毫犹豫,鼎身青芒渐起,活灵走地,他要连同赵行舟的身体与那只诡异眼球一并斩杀!

        “轰——!”

        庞然的灵在激荡,轰然声响彻整座祭坛。

        一个人影被扔了出来。

        是那龙似的生灵,他贴着地面倒飞,一方青铜巨鼎落至地面,他直接踩在青铜鼎身,身体几乎与地面完全平行。

        他抬头,金色瞳孔里是冰原般的森冷。

        少年的面颊被细密的鳞片包裹,伴随着呼吸声舒张开合。灼热的血顺着衣裳滴到地面,冒出白色的蒸汽还有腐蚀的嗤嗤声。自上次生命的进化,李熄安的血液即是蕴含无尽生机的宝药,又是致命可怕的剧毒。

        一个照面就被创伤。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凝视前方。

        雾气消散,一头三米高的人形怪物站立在那,右眼闪烁着嗜血的猩红,血肉与精魄交融,为它披上古老威严的铠甲。

        浮动的血气在身后凝聚成披风。

        那东西提着一柄刀,刀刃在滴血,同样的灼热滚烫。完全看不见一丝先前年轻人的影子,这便是被祭坛镇封不知多少年仍旧有能力脱困的可怕生命。

        “阳神境大妖?”披着铠甲的怪物开口,声音嘶哑又重叠着无数死去亡魂的憎恨。

        “如今这方世界还能诞生出阳神境么?”它自语,又提起古刀,“无所谓,化作我的血食吧,如今新生,正缺一头盈满血气的妖物来填补。”

        李熄安没有回话,只是吟诵杀伐古经。鼎身轻吟,象形走地,来自莽莽太古的存在时隔千万年重新显化。

        五行杀伐术之木。

        注视庞然的龙象与腾蛇,那存在低吟。

        “本以为只是一缕精魄,没想到是真灵显化,妖物,你真是我的福星。”

        它提刀,无与伦比的气息运转,似乎是要斩下腾蛇与龙象的真灵来滋补己身。

        “你大可一试。”李熄安悬鼎。

        金色经文浮现于周身,如亮起的星辰。

        …………

        古刀斩下腾蛇头颅,同时削去龙象四腿。

        但红眼怪物没有露出丝毫喜色,因为这事情他在刚才已经做了一遍,以及不久之前做过数遍。真灵显化,生机却仿佛无穷无尽,身上甚至携带着令它忌惮的雷劫之威。

        人影陡然出现在他身后。

        它回头,古刀劈下,人影消失不见,可腾蛇与龙象重新完好如初,携杀机而来。

        这是僵局。

        李熄安只能靠真灵不畏死地拖住红眼怪物,借机寻找机会。可那东西的神识太敏锐了,他方才一靠近便被察觉。如果没有破局之法,他处境会越发艰难,木属的生机有极限,这里与天地自然隔绝,凭借他五行杀伐术的修行程度无法在这里补充生机,极限现在快要到了。

        那怪物惧怕雷霆天威,掩饰的很好可逃不过李熄安的双眼。看来哪怕强大目前仍然是煞气的凝聚物。煞气佛法亦或者道法都有解决办法,偏偏李熄安这几项全都不会。

        这狭缝的祭坛战场对他极其不利。

        “有没有克制煞物的古经?”他询问鼎中的李诗霜。五行杀伐术需要的精力太过庞大,他无法保证他强行参悟杀伐术后还能否有一战之力。

        “有本佛经,从隐秘时代的一位金身罗汉墓穴中掘出,放置在家族中一直无人在意。”女人语速飞快,“因为这修行法连入门都要人命,气血不足等同于送死!”

        其实还有很多话李诗霜没说。

        族老们为求长生冷漠无情,修行这部法决在入门上死去的人知不知道多少,她幼年时亲眼看见肉身崩溃流出的鲜血填满水池。

        “念。”李熄安回应。

        李诗霜神色肃穆。

        同时,龙象真灵大吼,口中有经文吟诵,

        这本就是佛道之真灵,辉光开始出现,照见苦厄。在李熄安的视线中可以看见哀嚎的魂魄在辉光下消融。

        佛说,修来世,把恶的送来世。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一头赤色的庞然大物在辉光里腾空,他俯视红眼怪物,眼瞳中金色烛火摇曳。修长身躯上铁鳞开合,演奏着杀伐乐章。

        “蛟龙?”怪物皱眉,形似蛟龙却并非蛟龙,头顶的枝状双角也完全不符合蛟龙的进化定义。它在这头未知生命上感受不到一丝血脉气息。

        它们那个时代,蛟龙隐没于海中或者深湖大江。通常血脉越纯正,越接近“龙”的个体,修为越深,神通越可怕。

        提刀,哪怕龙象佛光照映它依旧无惧。

        怪物与怪物们拼杀在一起,刀与鳞彼此往来多次,牵引出血色残痕。电光火石之间,太古威严弥散,如同古代君王们的亲征!

        可突然,地上有某个东西在接近战场中心。

        “吼──!”怪物嘶吼,它的手臂被粗壮铁链束缚,紧接着便是一方青铜大鼎砸脸。

        这座祭坛的钥匙换了主人!

        它感受到外界有人插进来一脚,要把它重新镇封!李熄安皱眉,这场变故突如其来,令他有些懵圈。可不妨碍他趁怪物被镇封直接下死手。

        青铜大鼎的威力非同小可,几乎每一砸都能使怪物的脚底板凹陷一阵,可惜不够灵活,如果不是怪物被锁链封锁,他根本砸不到这东西。

        李熄安盘旋蜿蜒着接近被砸压脊梁的怪物,心道真是怪物,被青铜鼎砸压这么多次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鳞片如羽化开,少年伸手挖下了怪物的右眼。

        惊心动魄的妖异红光闪烁,然后被李熄安扔进祭坛中央,锁链如狂龙咬上,瞬间血气消散,空余满地尸体。

        赵行舟的身体在缩水,铠甲溶解成血水从他身上流淌下来,钢铁般的苍白肌肉化成白雾,这具身躯失去中心的眼睛陷入崩溃,在寸寸开裂,仿佛走到绝路的冰川。

        李熄安摊手,红光在手心挣扎,蠕动。

        这是他先前留下的眼睛部分。

        载天鼎沉吟,妖异红芒的一缕被镇压成篆文,铭刻在了鼎身。黑雾起,蔓延到整座祭坛,血气不可见,巨大石柱都不在视线中。

        金色烛火沉默燃烧。

        似龙似人的生灵仰起头,目光好像穿透狭缝抵达地面,锁定那些滞留在阳间的孤魂野鬼。

        “我说过了,引颈受戮是最仁慈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