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 3.狐现

3.狐现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日暮时分。

        云层滚动着金橙色彩,落日倒映远方的巍峨山峦,万里青山此刻都化作瑰丽的深红色。

        河流映照余晖安静淌过村畔。

        放养的鸡鸭也回到了家里,等待夜幕降临。

        河畔,有人吆喝,他们每日清晨撒下渔网,傍晚收起查看收获。借着黄昏焰火般的光芒,河里的大网在逐渐收拢。

        “楚二,我这里网破了!”有人大喊。

        手里的渔网破烂不堪,仿佛被某种庞然大物一头撞烂。

        “我这里也破了!”另一头的楚二喊着,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像是圈了条大鱼,被撞了个大洞!”

        大鱼,这河里他们捞了几十年,哪有见过什么大鱼?村民捏着破碎的渔网,心里直犯嘀咕。他翻转检查着渔网,网格的破碎边缘被拉伸至很细很长,这得多大的鱼才能把网挣个这么大的口子。

        正当村民沉思着,他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下。

        “嗯?”他回头,却被一抹白的晃眼的起伏摄了心魂。

        披着白衣的丰满女子怯生生地盯住他,眉眼流转尽是勾人的情意。黄昏的橙红光芒斜洒在女子身上,失去了绝美面容的疏离,添上了尘世的人烟气息。

        在大山生活了几十年的村民哪里见过这样的美人,被女子盯得愣神,一动不动。

        那美人开口,声音也是怯生生的。

        “请问大哥,今早是他来了吗?”

        “大妹子你这……”村民为难挠头,“能不能详细一点,说说是哪家的混小子?是不是被欺负了,大哥我一定喊村里人给你讨个公道!”

        真是邪了门,家里有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有男人出门沾花惹草不成?村民敢打包票,这大山方圆几十里,都没有比眼前这姑娘好看的人物。

        女子没有说话,她看见村民手中破碎的渔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敢问大哥,这渔网是从哪个方向破的?”

        “我瞅瞅,洞是朝南边去的。”

        “害,说来也是奇怪,这好端端的网怎么就破了呢……”村民还想接着说些话,但眼前突然黑了瞬间,定神再看,黄昏早就过去,夜幕星河垂落天际。他手里还拽着破碎的渔网,身体动作与之前一样,没有变化,也就是他根本没有回头!

        漆黑山野,村落里灯光渐起。

        这里哪有女人?

        “楚大,你咋呆了?”身旁响起楚二的喊声,他见状不对跑来看看。

        楚大没有回应,像成了座雕塑。

        回想刚才的场景,那女子的样子越来越模糊,他全身在发毛。

        …………

        青山深处,湖心岛。

        湖水沉寂,面如镜,倒映天上星河。

        一抹娇小白影从大山中走出,踏上湖面,居然是只狐狸,它踏在湖水上,脚底凝结薄冰,没有落在水中。

        白狐感受到湖中心如大山般可怕的气息,知晓自己终于寻到。

        它走过湖水,来到岛屿上。

        这里生长着参天的巨树,枝叶伸展遮天蔽日,当狐狸走到树底,抬头往上看,星河都仿佛挂于古树枝叶。它听不见任何声音,山林里再安静也有隐约的虫鸣鸟语,只是很难注意,可它立足于此地,所有声音消失不见,好像离那位越近,世间就离它越远。

        这种树看起来很像樟树,树形高挺,树干上扭曲着龙蛇般的纹路。

        暗而寂。

        可雷霆般的轰鸣声在它头顶作响,鳞片剐蹭树干,让古木耸动,偶尔有树叶零落,叶片上是刀刮似的痕迹。

        悠长的呼吸吹拂起狐狸的毛发,没有它想象中的腥气,倒有种奇异的怪香。

        两盏明黄灯笼在深邃漆黑中亮起,照亮了古木上盘踞的层层鳞片。哪怕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东西,可真正与其站在一起,狐狸仍忍不住后退。

        李熄安打量着面前的小狐狸。

        从这只狐狸出现在湖岸的山头时它就察觉,对方的到来它不感觉意外,倒不如说让它心里的预感有了着落。尤其是对方踏过湖水的奇异能力,该说变数终于开始了么?

        它等着狐狸开口,对方既然来找它肯定有把握,如果没法交流这一切努力对狐狸来说皆成灰飞,毫无意义。

        狐狸似乎是知道了李熄安心中所想,身上升起了一缕朦胧的白色光芒。

        披着白衣的丰满女子出现在原地。

        化形?李熄安皱眉,有些疑惑。黄金瞳目淌过辉光,发现女子只是个虚影,狐狸本身没有任何变化。这只是个简单的幻术。

        女子躬身拜下。

        “太行山的主人,妾身斗胆施展些障眼法,望您勿怪。”

        又是类似的称呼,李熄安沉默,无论是太行山的主人,亦或者山神,本质上没有区别。在以前人类称呼山神它只认为是种误解,毕竟它还是人时读那些志异小说,百姓拜些神奇玩意为河神,山神之类并不稀奇。

        可眼前这通灵的狐狸也这样称呼。

        它不由沉思。

        “您能否前往太行之北。”白狐开口。

        李熄安俯视它,静等后话。

        “那里有凶虎在崛起。”

        它听出了狐狸的意思,想让它前往北山阻拦凶虎崛起。

        赤色大蛇盘旋着,一动不动。

        这是自然的选择,李熄安认为自己无权干涉。太行山有多大,它生活其中两百多年也没摸透,只是单纯寻了处好地圈起来。其中存在的生灵又有多少,李熄安被称呼太行山的神,可它一点不觉得它能当这古老山脉的神。这里的其他生灵哪怕如它一样变得莫名强大,也是这片天地,这座大山的选择。

        更何况……烛火般的瞳目瞥过狐狸。

        崛起生灵?它听见狐狸的称谓,这东西怎么可能只有一头,那头凶虎可能只是走在路途前沿,面前的狐狸不也是其一。难不成太行山里出一头,它去杀一头?

        敬畏自然。

        这是两百多年李熄安作为大蛇的一点感悟。

        女子见大蛇没有回应,头埋得更低了。

        “那头凶虎要出世,屠尽所见所有人类,我希望您能去救救她……”

        救救她……

        大蛇游动,修长颈脖率先从古树的阴影中垂落,血玉般的鳞片顺着李熄安的呼吸从前往后依次张开合拢,狐狸感觉自己被金属轰鸣的声音笼罩了,四面八方都是大蛇游弋的身影。

        烛火摇曳,最终停在狐狸目光所能及的高处。

        大蛇俯视着它,脸上满是硬质骨突,仿佛覆盖了一张赤铜面具。

        这张脸不像蛇,更像传说里的恶鬼。

        狐狸狠狠打了个寒战。

        凶虎出世屠人,李熄安的确不能坐视不管。屠杀无辜人是一则,崛起生灵又是一则,时代变化下,钢铁洪流不是简简单单的血肉之躯能够抵挡。别惹出了大麻烦,到那时,它都得离开生活两百年的故土。

        带路。

        狐狸从大蛇眼中读懂了这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