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这就搞上节目了?(各种求啊大佬们)

第136章 这就搞上节目了?(各种求啊大佬们)

        飞机上。

        “小江,那个叫阿生的,在上飞机前给你塞了什么东西?”

        杨杰导演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望了过来。

        都有好奇心,平常大家都泡在一起,偏偏只给江河塞东西,这河里吗?

        这很河里!

        毕竟花钱了。

        “没什么,    阿生塞给我一个名片,他的联系方式,让我以后有机会来香江的话可以找他。”

        这下众人没话了,一个个心思各异。

        下午,飞机抵达京城。

        从下飞机那一刻起,气氛好像突然不一样了。

        所有人一下就放松了不少,那感觉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没有了在香江时的紧张与防备,众人有说有笑的走出通道。

        “白娘子!”

        “啊!”

        朱林吓了一跳,发现是个姑娘在喊。

        那姑娘见她转头,确认了自己的猜测,这下叫的更大声了。

        “真是白娘子,居然在机场碰见了!”

        “呀,小青也在,胡媚娘也在,许仙许仙也在呢...”

        “还有呢,那个是法海...呸!”

        而这么一喊,全场瞩目,机场群众一个个兴奋的原地跳脚,却无人上来攀谈纠缠。

        江河下意识的掏出口罩戴好。

        眼看着越来越热闹,戴临风和杨杰怕出事,催促众人快走,直到上了央视派来接的车。

        “戴老,杨台让咱们先回去央视。”

        负责接人的司机很客气。

        话说他也不敢不客气,戴老那曾经也是当过台长的人,    只不过现在是个顾问,经常充当个电视剧的制片人。

        戴琳风和杨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没说话。

        江河不知道这个对视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清楚这里面大概率有故事。

        到了央视之后,他一下就知道故事的缘由了。

        杨台走正了呀!

        二楼会议室。

        新上任的领导对这次香江之行先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说什么有助于两地文化交流吧啦吧啦。

        先是一顿猛夸,随后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

        “咱们台拍摄的《新白娘子传奇》现在可谓是火爆两岸三地了,台里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再宣传一下这部剧。趁着陈佳琳执导的《唐明皇》未拍摄完毕之前,不至于拿一下计划内的孬剧来坏了大环境。”

        杨杰导演和戴琳风默不作声,江河他们这些小虾米当然更不会说话了。

        “大家集思广益吧,最好弄出小品或者其他类型节目,然后在综艺大观上进行宣传。”

        江河咧了咧嘴,这踏马要是拍出小品,那就不是宣传了,完全是把这帮人毁了。

        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震惊,新白剧组转型小品,上演《卖拐》好戏。

        “小品不合适,我觉得还是选择其他方式比较好。”杨杰导演提出反对意见,她也是新白剧组的导演,难不成让她演小品?

        这不开玩笑么。

        “杨杰导演,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杨杰四下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一副认真听讲的江河身上:“小江,你鬼点子多,你先说说。”

        江河高兴够呛,正琢磨咋和这位新任领导搭话呢。

        杨姨啊,你可真是贵人!

        他可是知道这位领导,不单是台长,还是文联的副主c呢。

        杨微光目光落在江河身上,笑道:“你就是江河吧,年轻有为!杨导让你说说,你就畅所欲言,说错了也没关系,咱们再讨论。”

        江河正准备起身,杨台摆了摆手示意他坐着说就成。

        “杨台刚刚的一番话,对我触动很大,新白确实很有必要继续宣传一下。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以新白的爆火为前提,开创一个轻娱乐形式的谈话类节目,它不是严肃采访,也不是纯综艺。

        形式上呢,有些像去年田鸽创办国内第一个电视谈话节目《荧屏连着我和你》。

        比如询问一些剧组拍摄过程中发生的趣事,甚至偏私人性问题都可以,老百姓喜闻乐见那种。”

        戴琳风皱眉反对:“那这节目不就成路边小报了?”

        “戴老说的对,所以需要把握其中的尺度。”

        几位领导讨论几句,杨台开口说:“有些不妥,其一咱们央台抄袭京台的节目面上不好看。

        再者新节目需要经费,央视虽然有些家底,可大头还是要完成上面定下的拍摄任务。”

        活久见了!

        堂堂央妈你告诉我你没钱?

        这不瞎扯淡么...

        江河:“经费好解决,完全可以招赞助商赞助,只要节目中开头和结尾提一句,广告效果肯定不会太差。

        至于杨台您说的抄袭,我觉得完全不存在。首先节目形式就不同,咱们可以稍稍偏向于茶话会的聊天。

        而且文艺圈的事儿,怎么能说抄袭呢,咱们是借鉴...”

        杨杰导演没忍住咧嘴笑出声,抬手在江河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对这个后辈的照顾之意溢于言表。

        有她开头,其余几位领导也是乐了一下。

        其中一位副台开口说:“我认为应该没问题,谈话节目大家都可以搞嘛,不存在抄袭与否的说法。”

        “戴老,你觉得呢?”

        戴琳风没笑,说:“还是尺度问题,这个要好好把握。”

        “先录后播吧,我们最后审核一下。”

        这次所有人都开始点头了。

        “那经费...”又一副台长问道。

        杨台皱了皱眉,其实这时候央台一般从年初就有计划的,当然余钱也有,那得备不时之需。

        “不知道经费需要多少啊?”江河的声音再度响起。

        “怎么着也得10万吧,嗯...小江你有办法?”

        “杨台,饭馆赞助可以么?”

        “当然可以,完全可以!”

        “那状元楼那边我能说通一下,我叔叔开的。”

        这下没问题了呀,赞助有了,接下来弄个节目大纲就能先拍一下。

        杨台:“小江,最近你没什么事吧。”

        当然没事,有事也得说没事!

        “没事的。”

        “那好,节目是你想出来的,尽快搞出一个节目大纲出来,拍摄的时候你一方面作为剧组得接受采访,另一方面你也算个制作人了,全程跟进一下。”

        “没问题,我回去立刻着手准备节目大纲。”

        此刻江河的心是激动的,什么叫天上掉馅饼这就叫天上掉馅饼。

        这事要能给央台办成了,咱也算和他们有的瓜葛的人了,哼哼哼!

        “对了,小江你快毕业了吧,毕业之后有没有什么打算?”

        “暂时还没有。”

        “那你到我们...”

        咳咳咳...

        杨杰导演猛的咳嗽两声:“杨台,这事不急他毕竟还没毕业呢。”

        “说的对,是我着急了。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吧,节目大纲写好之后,咱们再碰个头。”

        送几人离开央台的车上。

        朱林等人各自向江河道喜,有幸参与央台的一档节目制作,其意义不言而喻。

        只要这个节目不是差到没边,江河制作人的身份是跑不了的。

        江河高兴归高兴,心里也没对这事放松警惕。

        “你们几个接下来有戏吗?”

        朱林摇了摇头说:“新白播出后找我拍戏的剧组不少,不过我想缓一缓,所以都推了,现在没戏在身。”

        陈虹没说话,她的情况跟朱林差不多,再说她的事情江河门清儿。

        “我今年也没有,比不了杨林,我这没人找,三国那边倒是找我了,不过今年估计是排不上。”徐绍华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的戏路先是窝窝囊囊的唐僧,而后是文文弱弱的许仙,可以说被限制的死死的。

        江河对此也没啥好办法,再说他本就是个管杀不管埋的人,没道理一直对他负责到底的。

        “我有一部,琼瑶的戏,叫青青河边草,大概天暖了以后就要拍摄了。”

        陈虹应该是一代目了,好像在80年代末演得叫什么《夕阳红》之类的。

        现在这何情就是二代目。

        挺牛笔,第一代和第二代瑶女郎碰一块了。

        “以后奉劝你们少演她的戏,这人有病。”

        其他人看着江河面面相觑,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河背后这么瞧不上一个人。

        他们可不知道江河说的没错。

        就像电视剧《水云间》中的一段台词:“请你们不要再说谁是孩子的父亲这样的话了,孩子随我姓,你们都是孩子的父亲,机会平等,你们可以一起照顾我,照顾孩子。”

        太特么毁三观了。

        偏偏这句台词是谁说的,还是陈虹说的?

        莫名就想捂脸。

        等以后找到机会的就手撕她...

        也不为别的就为出口恶气!

        让司机先把其他人送回家,到最后江河才敢报上自己家的位置。

        车子在四合院门口停好,他正往下搬东西呢。

        江海和梁小东两个免费的劳力放学回来了。

        “过来,东西搬我屋儿去。”

        俩小子不敢有意见,吭哧吭哧开始往里搬东西。

        黑色的袋子,江河没让他们动,还是要脸的。

        老爷子在家呢。

        放好东西江河走到老爷子屋:“爷,今天咱们上饭馆吃去吧,省的我老婶再回来做饭了。”

        “成,那就走吧!”

        一听去饭馆江海跑的飞快,梁小东左看看右看看还是追了过去。

        留下他跟老爷子说着闲话:“爷,这些日子我老婶天天回来做饭呢啊?”

        “不然呢,难不成要我做?”

        江河笑了:“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要不咱家找个保姆吧,过些日子店里要是忙起来,别耽误给您做饭。”

        “你想的倒是挺多,但现在不行,再过两年瞧瞧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