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92章 牙

第92章 牙

        第二天一早,江河早早起床,自己也收拾的利利索索,江海和小江雪也不例外。

        老爷子把他平常常用的东西一大早就拿到江河屋子里。

        今天家里会来人拜年,他这个一家之主住东厢,让别人看了那可不对劲。

        老爷子先前把正屋让给江河住,也是怕子孙辈出什么争房产那种倒灶事儿。

        可现在看来,一套院子好像还真没啥值得子孙们打破头去争抢的。

        “爷,你往后直接住正屋得了,要是往后过年每次都搬多麻烦。我一会搬西厢去,让我老叔他们住东厢。”江河一边帮老爷子拿东西,一边开口道。

        这次想了想老爷子没反对,江河他们又开始给老爷子拿行李。

        本就没有太多的东西,几分钟就搬的差不多了。

        等到江河准备搬西厢的时候,被江爱国拒绝了。

        任他怎么劝说,江爱国两口子也不换。

        里外里只是江河跟老爷子换了个地方住。

        上午9点左右,家里开始来人。

        卖羊皮卷的人来了,还有一些江河没见过的人。

        有的文质彬彬,有的满脸横肉。

        但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年纪都不小,而且每个人都没空手。

        一声声“江爷”,让他忍不住看了老爷子好几眼。

        等到卖给他羊皮卷的中年汉子一声“师父”后,他对老爷子更好奇。

        屋里这么多人,江河也不好开口问,只能等人都撤了。

        “小河,小胡过来了,你过去招待下。”江爱国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江河抬头看一眼拎着袋子的胡乃忠,冲着屋里的来客说了声,然后转身出门。

        “胡哥,过年好啊!”

        “过年好,江老弟。”

        两个人笑着问了声好,然后走向东厢。

        进了屋,江河一边沏茶,一边客套:“胡哥,按说原本应该是我给你拜年的,还让你跑了一趟。”

        胡乃忠笑笑:“你不是大股东么,应该的。老叔呢?”

        “正屋呢,家里来了些客人,和我爷爷在正屋陪着呢。”

        “这袋子是公司财报,你先看着,我过去给老叔和老爷子拜个年。公司的事,一会回来再说。”

        江河闻言笑着点点头,他也没跟过去。

        江爱国可是每天去贸易公司的,胡乃忠他们很熟悉。

        打开袋子拿出财报。

        说的是财报,实际上这就是一个账本。

        一笔一笔的收支,看的江河晕头转向。

        太糙了!

        翻到最后一页,收入:162800

        10月份贸易公司成立,现在1月末。

        3个月的时间,贸易公司竟然只赚了16万。

        这个赚钱速度...有点慢!

        仔细翻了翻账本,江河发现其实从贸易公司直接拿货的还是少。

        少是少了些,不过好消息是一个月比一个月增长了。

        尤其是1月的进货人,井喷似的一下增加了近乎是12月的一倍。

        如果照这种速度发展,贸易公司想必也能很快扬名的。

        低下头,江河找了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

        这账本看着实在太不舒服,先搞个简单的财务报表出来。

        胡乃忠给老爷子和江爱国拜过年出来,打开房门就见到江河在低头忙活。

        扫上一眼,上面清晰明了的财报,让他瞧了江河好几眼。

        这脑袋怎么长的...

        等到江河忙完,他这才开口说:“这财报简单明了,以后账本我也用这个。”

        “账本不行,财报这东西许多都记录不了。财务报表是根据帐册编制的,相当于帐册资料的汇总。”

        胡乃忠了然的点了点头,继而把话题转移到贸易公司上。

        “江老弟,账本你看过了,应该发现最近从咱们贸易公司进货的人变多了吧。

        最近往毛熊跑的倒爷可比以前多了不少,你看我们要不要也参与进去?

        我觉得肯定是毛熊那边赚钱,不然不会突然多出这么些国际倒爷。”

        挣钱是肯定的,问题是江河还真不想趟这趟浑水。

        就像歌词里唱的“危险危险危险,好久不见...”

        “我对那边暂时没什么兴趣,不过那边挣钱应该是肯定的,就像你说的,不挣钱也不会徒然多出这么多倒爷来。

        倒爷越多越好,我们贸易公司的买卖才能越红火。

        对了胡哥,来公司进货的有没有东北过来的人?”

        胡乃忠:“这个还真没有,大多都是南方人,他们嫌弃跑回南方进货浪费时间,我们的东西虽然比南边贵了一点胜在方便。”

        江河点点头:“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注意下东北人,我听说绥分河那边也有不少倒爷。如果能跟他们联系上,让这些人来我们这进货,这可是一块大肥肉。”

        二人聊了很久,直到中午饭点到了,江爱国出来叫他们这才停止交流。

        留他吃了顿中饭,下午这家伙直接回公司去了。

        下午,四合院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清净。

        忍了半天好奇的江河,终于问出心里的疑惑。

        “爷,你以前干啥的啊?话说我从小到大,都没见你正经工作过。”

        老爷子看他一眼,反问:“你和文白怎么认识的?”

        “去年我在他那里订了份羊皮卷,上面是一首乐谱,就这么认识的。”

        “你爷我算是古董商吧。”

        “牙行?”

        “算是吧。”

        车船店脚牙,怪不得被收拾...

        在江河印象里,古董商也就是买卖古董的人,可实际上不同于一般的中介行当,想要当一名古董商,所需要的文化水平、社会人脉以及自身悟性,要求可是极高的。

        “那您以前怎么跟我说咱家八辈贫农?”

        “确实是八辈贫农,贫农安全!”

        江河:……

        有道理!

        眼珠转了转,江河试探性的又问:“爷,那你以前没偷摸藏下什么宝贝?”

        “你想要?”

        “想。”

        “等你爷我老那天的,到时候那些玩意都给你。”

        “那我还是不要了,爷你还是长命百岁吧,怎么也得见到玄孙不是。”

        老爷子才60多岁,瞅着身子骨硬朗着呢,说句不好听的,谁死谁前面还不一定呢...

        老爷子哈哈大笑,催促着江河让他赶紧找对象。

        祖孙俩在这聊的热闹,江爱国瞅一眼另一边正对着他,美滋滋数压岁钱的儿子,莫名就想揍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