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91章 年

第91章 年

        四合院门口。

        江河一遍一遍的做着深呼吸,收拾了一下倒霉的心情,这才走进家门。

        人还没到中院,家里的狗子晃着尾巴跑出来迎接。

        江河上去轻轻踢了它一脚,“你特么是不是看我笑话呢!”

        狗子的尾巴摇的更快了...

        推开老爷子屋门,他这才刚进去。

        张容立刻站起身:“小河回来啦,老婶给你煮面条去。”

        江河没拒绝,虽然他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抬头扫一眼,江海一身白天穿的补丁衣服,脸对着墙壁站的笔直。

        江爱国目光看向自己,眼里带着不善。

        不用想这肯定是东窗事发了呀。

        几乎下意识的,江河转身就准备走。

        “干嘛去,你给我过来。”

        伴着江爱国的呵斥,江河陪笑挪步:“老叔,你还没睡呢啊。”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我问你卖年画是不是你给小海他们出的主意。”

        “小海卖年画了?我不知道呀,一大早我和他出门后,接了个消息我就走了。”江河一脸茫然的开口狡辩。

        演技之精纯,绝对不是一个影帝能形容的。

        面壁的江海暗自佩服自己大哥,这心里素质真牛笔啊,刀都架脖子上了还嘴硬呢。

        “那你刚才看到我跑什么?”

        “我没跑,就是想跟我老婶说,让她多给我沃两个鸡蛋。”

        “少特么跟我扯淡,小海他同学说是你的主意,大过年的穿的破破烂烂送财神,你哥俩不要脸我和你爷还要脸呢...”

        哔哔哔哔哔哔...

        江爱国说啥了,没听清。

        就听到一阵电报的哔哔声。

        “面条好了,小河过来吃面条。”

        救星来了呀。

        江河也不等老叔同意,直接跑过去吃面条。

        他还没忘记把江海也叫了过去,江爱国的训斥声戛然而止。

        饭前不训子,睡前不训妻,这句话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秃噜了一碗面条,江河把空碗推到江海身边,自己跟老爷子问起神武门附近四合院的事。

        两进的院子,5万块钱。

        过户年前是没戏了,房管所也得放假过年,只能等到年后。

        晚上睡觉前,江海偷偷摸摸的跑到江河屋子,知道他来干什么,江河把赚的所有钱都给了他。

        乐的这小子都有些找不到北了。

        江河也趁着江海美滋滋数钱的功夫,把今天的事情跟这小子梳理一下。

        让他知道知道想要挣钱,脸面这东西不重要,你能豁出去脸面你就能挣钱。

        也告诉他精准营销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河缺钱嘛,肯定不缺。

        他想让江海知道一点,生意和营销需要的一些特质。

        自己也好,江海也好,以后都是要有自己事业的。

        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听没听进去。

        高兴的江海不准备回自己屋睡觉,非说要跟他说说话。

        实在是撵不走他,江河也就随他了。

        把他赶到另一边的床上去,哥俩隔着老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直至江河没了回应。

        江河睡了,江海兴奋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这些钱是经过他手中最多的现金了。

        带着兴奋劲,也不知道折腾到几点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江海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江河蹲在地上洗着东西。

        “大哥,这么早你洗什么呢?”

        江河一哆嗦,随后无事一般回道:“没啥,臭袜子。”

        可不能让这小子知道他在洗内裤,不然他指定刨根问底个没完。

        想想昨天晚上那好几个大美妞儿的荒唐梦境,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要能实现就好了...

        除夕夜里,江家跟去年一样,江爱国两口子在包饺子,其他人都盯着电视等待着春晚直播。

        同去年相比,江河看的格外认真。

        90年的春晚舞台,在江河眼里就是神仙打架的舞台。

        小品之王登台表演,成为多少人的回忆。

        今年也是被后世很多b站年轻人形容为“梦开始的地方”,因为正是这年,我们的“念诗之王”、“东北教父”、“押韵狂魔”赵本尖,上场了。

        南方人认识赵本尖大概率都是通过春晚,而北方老一辈人认识这位小品之王可就很早了。

        80年代时,他就凭着一个《摔三弦》在铁岭出了名。

        到了86年和潘子搭档《大观灯》名扬东北。

        “天下第一瘸”和“天下第一瞎”的名号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人品如何咱暂且不谈,就80年代末期那会,春晚常客的姜坤到了东北演出抖出的包袱都不响。

        用观众的话来说就是“马达马达大内”还差得远呢。

        当然姜坤也是赵本尖的贵人,正因为有了他,后者才能登上春晚的舞台。

        几个节目过后。

        赵本尖身着软踏踏中山装、解放帽和黑棉鞋,双腿打着弯儿走上台。

        【你说我儿子净出新鲜事儿,让当爹的替他相媳妇儿;那孩子那点都好,就是有点驴脾气儿;这也不怪他,我也是这味儿。】

        一口气咣咣咣说完,台下立马爆发了笑声和掌声。

        屋里也是一阵乐,就是看了许多遍的江河也是乐的不行,押韵狂魔可不是吹的。

        江爱国两口子饺子也不包了,乐呵呵的看着电视。

        笑声基本上就没停过。

        小品末段,两个老人你一句我一句句读着信件那段更是一绝。

        赵本尖读信件到成双配对,装作不认识后面两个字,得到回应嘻皮笑脸的说我认得。

        江爱国更是乐出了后槽牙。

        也是个闷骚的货...

        接下来其他节目虽然都很不错,可能让江河好好看的也就宋组英的《小背篓》和陈小二的《主角与配角》。

        直到刚过半夜12点的时候,他的眼睛才瞪的老大。

        电视里主持人赵中祥拿着话筒:“各位观众,各位来宾,现在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xxx和xx来到我们的现场,来问候大家看望大家,让我们以热烈...”

        江河piapia的跟着鼓掌,要是能跟这位和自己同姓的扯上点关系,自己在脚下这片土地差不多就能平趟了吧。

        别说陈开哥一家了,让他们绑在一起咱也无所畏惧啊!

        电视机里接下来的话,江河一句没听。

        他已经陷入到yy当中,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