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90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90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江河的主意不是别的,就是让江海去他同学家附近胡同卖画去。

        京城人好面子,先让这小子给他家丢一波脸,晚上必定挨揍。

        不要觉得自己家孩子赚了多少钱就原谅他了,这年代普通老百姓眼里脸面比钱重要。

        当然再过几年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即将到来!

        滴滴滴滴~

        口袋里bp机声音响起,许大妞儿有约。

        “小海,这画卖完了你把钱收好,按照之前的比例给你同学分了,你到时候直接回家吧。我出去一趟。”

        没等江海回话,江河先一步走了。

        好兄弟,讲义气!

        王府井大街。

        江河赶到这的时候,许大妞儿一身时髦的装扮,拎着一个手提袋如同到季的鲜花等着人采摘。

        “江河,生日快乐,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许大妞儿还真成,心里还记着江河的生日。

        打开袋子一看,一条红色的毛线围脖。

        “很漂亮,也很暖和,就是针脚歪了点...”

        围上了围脖的江河看着许大妞儿夸赞并给出点评。

        “爱要不要,不要你还给我!”

        许大妞儿傲娇的一抬头,脚下迈开步子,江河识时务的跟上。

        不知不觉两个人从城西一路走到城东,眼看这大妞儿还有要继续走下去的意思,江河急忙拦住。

        “要不咱们去我朋友那儿坐会吧,顺便说说话。”

        许情没拒绝。

        乐队的四只长毛怪已经各自回家去了,好在江河有这里的钥匙。

        现在院子里没人住,自然也没人点炉子,屋里是半点热乎气也没有。

        点火、生炉子忙活了半天,终于让屋子里面暖和了几分。

        “江河,洪恍回来了。”

        江河拿着炉钩子拨弄煤球的手顿住,扭头看向许情,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听说洪恍回到京城,就和陈开哥大吵了一架,甚至提及了离婚,现在有可能已经在走程序了。”

        慢慢回过头,江河继续拨弄煤球:“跟我想的差不多,洪恍的家世我听说过,她不会...”

        其实,他想说洪恍是不会容忍陈开哥外面有女人的。

        转念一想,自己似乎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许情、俞绯红同样家世不简单。

        所以话说了一半,也就没继续说下去。

        这次人是真的得罪个彻底了。

        如果洪恍没和陈开哥离婚,江河与陈开哥之间的冲突,只能算是小辈之间的摩擦,老一辈的人大概率不会难为他。

        但现在都特么把人家家庭破坏了,估摸着现在陈父都要恨死自己了吧!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要跟他和解的话,我...”

        江河回过头笑盈盈的摇了摇脑袋,和解这两个字现在就是个伪命题。

        许情是了解一点江河的性格的,知道他决定的事,一般人别想让他改变主意。

        即便心里有些为江河担心,她也不好在说什么。

        炉火烧的愈加旺盛,许情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困了?”他这才发现对方挂着黑眼圈。

        许情嘟着嘴巴:“还不是因为给某人织围脖嘛,竟然还说我织的差!”

        哎,二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像小女生一样嘟嘴。

        “不要在意细节。那你睡会吧,过会我叫你,咱们出去吃点东西。”

        “嗯。”

        许情起身到床边,伸手动了动被子,似乎想要看看干不干净。

        “这是我买的,我就用过几次。”

        听是江河的被褥,许大妞儿也不再麻烦了,脱了鞋,直接躺下。

        江河摸着下巴,偷眼瞟向床上的身影。

        他敢确定,许大妞儿对他这是真有好感啊。

        孤男寡女跟他共处一室不说,竟然毫不避讳的脱了鞋子躺下。

        咱老江这魅力,啧啧啧...

        许情是真困了,一连几天都没睡好觉。

        她本不是一个在陌生环境中轻易睡着的人,但不知怎么现在她反而睡得非常安心。

        下午4点多,天色就已经暗了好多。

        5点钟,京城已经全部笼罩在夜色下。

        一直等到晚上7点多,看许大妞儿还没有醒来的意思,江河跑出去买点吃食带了回来。

        好嘛,床上的许大妞儿睡的是真香。

        他这进进出出的,对方连点反应都没有。

        本意是想要将她叫醒的江河,在看到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以及红润的嘴唇时,悄悄咽了口吐沫。

        要不偷偷亲一口再叫醒她?

        色心一上来,大脑瞬间就通过了这项决议。

        弯下身子,俯身向前,距离越近床上躺着的美人脸蛋就越红。

        江河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动作突然变慢了许多,噘着大嘴一点一点的凑向她的红唇。

        就在仅有一拳距离的时候,许大妞儿终于是遭不住了,伸手把他推开了一点。

        坐起身,此刻她俏脸红的仿佛在滴血,心中更是狂跳:“你这人不正经。”

        “我怎么不正经了?”江河一双色眼盯着许情笑问,身体也不老实的往前凑了凑。

        “我……”

        许情只觉那目光看过来,大胆热烈,这份热烈加上紧贴的体温,让她微微颤栗。

        “你说呀,我怎么不正经了?”

        呼吸温热,自己的耳坠在他的唇齿间流连,勉强又挤出一句:“就是...就是不正经。”

        那就不正经给你看。

        本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原则的江河,终于用上了一双大手。

        很快两个人的呼吸都粗重。

        正当江河准备再接再厉,在自己生日的当天一举摘下处男帽子的时候,许情伸手将他拦下。

        “江河你都对我这样了,那你下学期开学必须跟俞绯红分手。”

        “分分分,不分我是狗。”

        他这时候心里和身体都在冒火,别说一个分手了,许大妞儿说啥他都敢答应。

        先把她裤子骗下来,其他的——日后再说。

        听江河答应下来,挡在他胸前的小手一下变软了。

        江河一个饿虎扑羊,逮着那张小嘴猛亲。

        手也不老实的伸向她的腰间。

        “不行不行。”

        就在他要往下拽裤子的时候,许大妞又开始不干了。

        “江河,我...我内个来了。”

        瞬间,蔫了~

        江河现在一脸的憋屈,尼玛这就差临门一脚了,最后等到个这。

        晚上8点钟,二人从院子里出来。

        许情仍旧一脸娇羞,江河黑着脸怨气冲天。

        这事放谁身上,心情都好受不了。

        给许大妞儿拦辆车,江河把车费付掉,临别前脸上被她轻轻啄了一口,算是最后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