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42章 离开

第42章 离开

        小时候的江河跟别的男生就不一样,别的男生那都是每天摔跤打滚的到处野。

        江河虽然偶尔也参与进去,但是更多的时间这家伙都是跟着小姑娘过家家、跳皮筋。

        因为这件事也一度让江河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男生小时候不愿意跟他玩。

        女生长大了避嫌不跟他走太近。

        搞得最后他也就和杜鹃的关系还不错。

        两人家离得***常上学放学基本上都是一起走。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杜鹃就开始对他心怀不轨了。

        在江河决定去北电念书的时候,哭的最凶的人,除了小江雪就是她了。

        对自己这个发小,原本的江河是有些害怕的。

        像老婶张容那是外表温柔和善内心却满是刚强的人。

        而这个杜鹃...内硬外也硬!

        强势的一批...

        你就想想吧,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能抄凳子追着班上男同学满学校跑的主儿,能软弱到哪儿去。

        江河是个有那么点大男子主义的人,太强势的女人他自己都觉得hold不住。

        两个人站在外地聊着天,大多数都是杜鹃在问。

        江河照本宣科的回答,不热情但也没拒人于千里之外。

        几句下来,杜鹃看他的眼神就变得幽怨起来了。

        江河很无奈,杜鹃长得确实是很不错的。

        美女谁不喜欢呢,但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这他妈要是跟杜鹃处对象的话,到时候两家没成亲家,那得多尴尬啊。

        咱不能说处成邻里一家亲吧,可总不能因为管不住裤裆里的玩意,让本来好好的邻居变成仇人吧。

        所以装不知道杜鹃的心思就得了。

        小江雪从一旁的纸壳子里抱出一条小狗出来。

        通体微黄的毛发,嘴里嘤嘤嘤的叫。

        眼睛倒是睁开了,但看起来也没睁开几天。

        “大锅,狗狗。”

        小丫头献宝似的抱到江河身前。

        “快放回去,咱们要回家了。”

        “可是窝想要...”

        江河蹲下身子:“你想要大哥明天给你买一只,这个是杜叔叔家的,我们不能要知道吗?”

        小江雪不甘心,继续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大哥。

        江河不为所动,冲着旁边的江海使了个眼色,江海立刻从小江雪手中把小奶狗抢了过去。

        哇...

        刺耳朵的哭声,直接响起。

        杜鹃从江海怀里拿过小狗,重新塞进小江雪怀里:“这狗狗,杜鹃姐姐送给你了。”

        “真的么?”小丫头梨花带雨的问。

        “真的!”

        瞬间,不哭了...

        大初一的上别人家拿东西,江河总是觉得不好。

        这时杜明也开口说:“一条小狗而已,拿回去吧。家里还有一条呢。”

        父女俩都这么说,江河也没在多言。

        不过杜明家是不能呆了,万一这丫头再看上另一条小狗可咋整。

        从杜明家出来,原本三个人的队伍又多了一人。

        杜鹃非说要去江河家里给拜年去,也不能拦着不让去啊。

        回到家,炕边坐着的一个年轻人让江河错愕了一下。

        米学冬这家伙还真来了,正和老爷子他们说着话。

        “江河,你家可够不好找的,我问了好几个人才找过来。”

        这家伙一见到江河,就说开了。

        眼睛看了看江河身边的江海和小江雪,最后把目光放在杜鹃的身上。

        “我弟弟江海、江雪,这位是...”

        刚准备给他介绍杜鹃,可杜鹃却突然用手挎住江河的胳膊。

        米学冬眼睛顿时发亮,递给江河一个‘我懂的’的眼神:“别介绍了,我懂我懂...”

        他算是明白了,为啥江河不跟大二主动追他的学姐搞对象了,原来家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身材虽然差了点,颜值在班内也只能算中等,但这股纯劲儿...难怪了。

        江河无语,很想问问米学冬你懂个锤子。

        老婶张容瞅着杜鹃笑了笑,这小年轻可比她那时候胆子大多了。

        主角回来了,老爷子他们也离开了这屋,各忙各的。

        江海不愿意在家多待,偷偷摸摸凑到江河旁边要了两块钱,不知道又去哪儿了。

        剩下江河不单要应付米学冬这个小麻烦,还要应付杜鹃这个大麻烦。

        同学来了,自然免不了招待。

        杜鹃也被留了下来,从中午开始喝酒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酒局以米学冬喝多而告终。

        喝多了他也不服,满嘴胡咧咧的吹牛笔,他在学校怎么厉害怎么厉害的。

        江河在旁边都替这货尴尬,找点干净东西吹不行么,非要吹牛的那啥...

        送这家伙回去是不可能了,江河也不知道他家在哪儿。

        直接把他抬到自己睡那屋,被褥铺好往上一扔完事。

        第二天,迷迷瞪瞪醒来的米学冬一睁眼,江河蹲在他身边看废物一样的盯着他。

        “你再不醒我都打算给你送医院去了,喝不过消停眯着不行么,充什么大头啊。”

        自知理亏的米学冬一阵尴尬,想想昨天吹的那些牛笔,自个脸上都是一阵发烧。

        按理说江河是应该去米学冬家走一趟回个礼的。

        但是因为初二家里有老婶张容娘家的客人来,所以他也没有出门。

        2月20号,元宵节过去,回到家近一个月的江河终于要开学了。

        本想着和米学冬一起走。

        可老爷子把同意搬家的事情和他一说,得...米学冬又得一个人走了。

        家里同意搬去京城,江河是很高兴的。

        虽然不清楚老爷子怎么就改变想法的,他也识趣儿的没去追问。

        还是怕再变了。

        老叔请和他关系要好的人和一些街坊邻居吃了一顿饭。

        然后就开始起幺蛾子琢磨着,既然准备搬走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借给别人住。

        江河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说啥也不同意把房子借给别人。

        他看的清楚房子这东西借出去好借,再想往回要的时候,那可就费劲了。

        好在老爷子也站在他这边,这才没让江爱国如愿。

        搬家不是一件小事,有句话不是说么破家值万贯。

        能带走的基本上都要带去京城。

        照江河看来人过去外带几件衣服也就是了,但他这么想旁人可不答应。

        上至彩电、收音机,下至破衣烂裤大包小包的包了不知道多少。

        让江河觉得无语的是就连酸菜缸老婶也要带过去。

        这是觉得京城没有卖酸菜缸的吗?

        咋整?

        劝吧!

        好说歹说把自己老婶劝住,让她打消了带上酸菜缸的念头,江河又开始琢磨给队伍减重。

        没用的东西,要么给人,要么扔掉。

        可惜事与愿违,家里人说啥都不肯。

        大包小包的提着一大堆,就连小江雪都没能免掉。

        好容易到了车站,只一瞬间江河就打起了退堂鼓。

        这他妈人也太多了。

        他确认现在是晚上8点多。

        都不用进站里,整个车站外面借着灯光一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老叔这时候扛着好几个包袱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江河赶紧把手中袋子先放下,把小江雪背上让她抓紧,然后玩命的往里挤。

        买票?

        买个der。

        先上车比啥都强。

        一路挤过去,江河已经不记得自己回骂了多少人了。

        反正有人骂他们,他就立刻回骂过去。

        有兄弟的好处这时候就显现出来了,他开口骂江海也跟着骂。

        怀里的小江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哥哥骂、她也学着开口骂。

        气的走在最前面开路的老叔,回头就开始骂江河和江海。

        这他妈热闹...

        过程确实曲折了点,但这结果是好的,最终一家人终于是爬上了火车。

        因为没买票,暂时先在餐车上。

        火车上有个人所共知的秘密。

        那就是无论外面有多挤,卧铺车厢永远有空铺位。

        这绝对不是扯淡,以前的火车都是这个样子。

        找个乘务员主动要求补票,并且问了一下还有没有卧铺。

        问话的时候江河偷偷摸摸的塞给乘务员10块钱。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乘务员带着江河一家找到乘务长。

        用远超车站售票的价格来到软卧车厢。

        一家人进车厢放家当的时候,江爱国瞪一下江河:“做事得脚踏实地,以后少整那些歪门邪道的勾当。”

        江河一翻白眼,说的轻巧。

        他们一家大包小包、有老有小就跟逃难似的,不亮出真金白银来,人家怎么可能让他来软卧啊。

        火车慢慢开动了,老爷子和江爱国站在窗边,看着夜色下外面熟悉的景色,脸上露出一丝不舍。

        江海经过离开小伙伴的伤感后,在车厢里很激动,一个劲的缠着江河问京城有什么好玩的。

        起先江河还回答他两句,可这小子却没完没了了,嘴里问题多的不行。

        索性干脆不理他。

        小江雪跪坐在铺位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鼓捣包里的什么。

        老婶张容安静的收拾清点着东西,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对陌生环境的不安来。

        不过她心里应该还是有的,一个土生土长的春城人,突然就全家搬到京城去,怎么能心里不打鼓呢。

        江河就没那么多愁善感了,脱鞋往床上一躺,该干啥干啥。

        春城确实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躺在床铺上,想想学校放假都快过去一个月了,虽然没在学校待多久,但是自己那帮同学,江河还真是有点想“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