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40章 办年货

第40章 办年货

        “妈,你看小雪又尿炕了。”

        “不是窝尿的!”

        一大早江河就被争吵声吵醒。

        躺在被窝里揉了揉眼睛,江河看着互相对峙的兄妹俩问道:“又怎么了这是?”

        “大锅,二锅他尿炕了,然后说是我尿的,我都没尿炕。”

        小江雪直接来一出恶人先告状。

        她说不是她尿的谁信啊,江海搁这屋住了这么多年都没尿炕。

        昨天江雪这小丫头愣是非要在这屋睡,然后他就尿炕了,怎么可能!

        可是等江河一起来,你别说这案发现场还真像江海尿炕留下的。

        小江雪褥子上干干净净,偏偏江海的枕头下一点的位置一片湿漉漉的。

        一看案发现场,江河立刻就琢磨出怎么回事来。

        好笑的伸手捏了捏小江雪的小脸蛋,然后快速穿上衣服裤子。

        江海被冤枉没毛病,连个小丫头都说不过,不冤枉他冤枉谁。

        现在江河这家里可没有暖气,纯粹是炉火取暖,最关键的是晚上睡觉前火炉里是不会填煤球的。

        一方面是怕中毒,另一方面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吃过早饭,老婶张容收拾着残局。

        江河开口说:“爷、老叔,过会我想出去办点年货去。”

        “别跟我说,你爱去就去。”江爱国语气生硬。

        不跟你说就不跟你说,反正咱有钱。

        眼瞅着这都过年了,家里年货还没准备呢。

        江爱国两口子下岗对家里的影响可想而知。

        从隔壁邻居借了辆三轮自行车,哥仨正打算出门呢,老婶张容从屋里跑了出来。

        她也要跟着去。

        知道这老婶是跟着去盯梢的,江河也没拦着。

        左右他也没打算让她付钱,自己口袋里还有不少钱呢。

        “这块猪肉挺肥的,能靠出不少油来...”

        “买!”

        “大哥,我想吃瘦肉。”

        “买!”

        “鞭炮”

        这个要多买。

        南方习俗江河不太了解,但是在北方谁家过得好,那他家的鞭炮一定是放的时间最久的,烟花也一定是最好看的。

        上至鸡鸭鱼肉,下至豆腐粉条,江河算是买了个遍。

        心疼的张容在后面直捂心口,要不是江爱国不让她管,她早不让这三个孩子如此嚯嚯钱了。

        一路转下来花了多少钱江河没记,反正江海骑着小板车都有些吃力了。

        眼瞅着没啥可买的了,抬头一看,百货大楼!

        来都来了,进去逛逛吧。

        本着这个心思,江河牵着小江雪的小手随着人流走进百货大楼。

        老婶张容在后面紧跟着进了百货大楼,四下一瞧那还有江河的影子。

        找吧!

        楼上楼下的转悠了好几圈,终于在卖电视的柜台跟前找到了他们哥俩。

        此刻江河正从兜里掏钱呢。

        张容一看江河这是要买电视啊,这还得了,赶忙跑过去阻拦。

        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等她到跟前的时候,售货员已经把电视给抱出来了。

        “安装你们这管吗?”

        “不管,但是那边有给安装天线的,价钱你们自己谈。”

        得,还得再花一份钱。

        不过江河也不在意,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有钱了不让周围邻居知道,那这钱算是白挣了。

        还有一点江河挺纳闷,记得80年代前中期好像买电视要用到工业券的。

        怎么末期只花钱就行了呢。

        想半天具体也没琢磨明白,不过总比买不到电视强,今年除夕最起码不用跑别人家蹭电视看了。

        “花了多少钱?”张容看着眼前纸壳子包裹着不小的电视,连忙开口追问。

        “17寸,日立彩电,2000多。”

        张容一哆嗦,两口子一年多工资没了呀。

        “同志,我们买这个电视能不能退啊?”

        一个织着毛衣的售货员没好气的瞪了张容一眼,低头拿出一块纸壳。

        上面写着:一经出售,概不退换!

        瞧着自己这老婶还想把电视退掉。

        江河赶忙开口阻拦。

        千万别以为人家贴的“禁止无故殴打顾客”标语,是说笑的啊!

        “大锅,咱家是不是也能看电视了?”

        小江雪可不管你花了多少钱,她在意的是能不能看到电视。

        江河弯腰伸出一只手又是捏了捏这丫头的小脸蛋。

        “能看了,今天晚上就能看电视了。”

        “好耶”

        看着小丫头拍着小手高兴的样子,江河也是乐的不行。

        联系了一下安装天线的工人,谈好价钱。

        然后把小江雪交给老婶,江河抱着彩电出了百货大楼。

        车上等着的江海看江河抱着电视出来,更是乐出了鼻涕泡。

        以前电视上播的霍元甲、上海滩,他都没从头到尾看全过。

        这下终于能看全了。

        回去的时候,找了个剃头匠,没选择这年代流行的分头,直接让他把长发剃成平头就成。

        到了中午,电视被安装好。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守在电视机前面,张容虽然心疼钱,但这眼神也是止不住往电视上瞟。

        反观江河虽然也在看着电视,但对这东西真心没多大兴趣。

        后世他家的电视一年都不见得能开一回。

        “电视花了多少钱?”

        “2000多。爷,我昨晚跟你说的事...”

        老爷子没回话,昨儿他的大孙子已经说挣得钱很多了,他也不知道这功夫是应该劝节省还是劝其他。

        晚上江爱国干零活回来的时候,一进屋就黑着一张脸。

        看见屋里多了一件新的家用电器,他也跟没看到一样。

        也不知道生的哪门子气。

        难道是见自己侄子挣钱比他厉害,受打击了?

        江河不无嘚瑟之意的猜想。

        很快到了除夕这天,一大早鞭炮声就连成了一片。

        头几天看江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江爱国,今天也是笑呵呵的。

        不单这样,他还把江河给他带回来的的一身衣服还有手表全部装备了起来。

        一身行头也算是步入成功人士之列了。

        弟弟江海吃过饭就没影了,倒也有些发小过来找江河出去溜冰。

        江河丝毫不给面子的直接拒绝。

        就是觉得没意思吧,以后不是一路人。

        最重要的的是他在家这边也没啥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朋友。

        懒洋洋的躺在热炕头上晒着正午的太阳。

        旁边小江雪自顾自的摆弄着玩具,倒也不粘他。

        江爱国几次三番让他出去走走,大过年的在炕头一趟像什么样子。

        江河一句头疼,江爱国这个当叔叔的也没了脾气,再不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