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39章 搬家?

第39章 搬家?

        “钱哪儿来的?”江爱国直接开口问。

        “我写剧本...”

        江爱国眼睛竖起:“少特么跟我扯犊子,我刚给我朋友打过电话了,人家说写剧本的钱要影片播放之后才能给钱呢。”

        江河:……

        这老叔也特么太精了,不相信他,还特意给熟人打电话问问...

        见江河迟迟不开口,江爱国大吼一声:“问你呢,给我说话。”

        “你跟他喊什么,再喊一个我看看!

        我大孙子能赚来钱,你倒好干个工作都能下岗,你有什么资格喊他。”

        没出意外,江河爷爷立刻跳出来护犊子。

        老爷子想的透彻,自己最疼的大孙子,怎么能让这最没出息的儿子教训。

        江爱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有心想硬钢两句,却始终没这个胆量。

        江河先是得意的咧嘴一笑,而后关心问道:“老叔,你怎么下岗了?那我老婶也下岗了?”

        江爱国对自己下岗的事自觉无言以对。

        还是江河爷爷把事情前因后果和他说了一遍。

        原因就是整顿私企。

        这年代的私营企业确实属于那种野蛮生长极为不规范的年代。

        仅仅在打击偷税漏税一项上,全国至少有8成以上的企业存在偷税漏税的行为。

        恰好江爱国所在酱油厂老板把该碰的线翻来覆去踩了个遍。

        人也直接进去了。

        再者由于大环境的压力影响,私营企业现在基本已经找不到工人了。

        得知了前因后果江河也是心有戚戚。

        如果他上学期没赚到钱的话,这一家今年的生活就更难了。

        老爷子说完拿着酒壶给自己又到了一盅。

        而后向江河问道:“陪爷爷喝一杯?”

        “也行。”

        江河倒是痛快,大大方方的应下,自己取了个酒杯过来,然后自己倒满。

        和老爷子碰了下,江河滋溜喝一口。

        老爷子端着酒盅,没有喝,叹息一声又慢慢放下。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就让我想起了你父亲,你父亲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大大方方的,一晃这都十多年了啊。

        我和你老叔一家把你养这么大,也算是完成你父母最后的心愿了。”

        说着说着老爷子眼睛里就变得有些湿润起来。

        显然是又想到了那个他引以为傲的大儿子。

        江河听着心里也有点难受,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想而知老爷子当初有多难过。

        “爷,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家里供你上大学不容易,这一点你要心里有数,可不敢做啥出格的事啊...”

        “爷,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的。”江河连连开口保证,家里这是看他拿回这么多钱害怕了啊。

        老爷子见状又说:“那你告诉爷爷,你的钱到底哪儿来的?”

        江河沉默一下,觉得这事跟家里人说倒也没啥,国家都支持国库券流通呢,又不犯法。

        于是开口说:“我倒腾国库券赚的,之前说写剧本也没骗你们,就是剧本费人家还没给我呢。”

        江爱国立刻插嘴说:“胡扯,国库券怎么赚钱,少拿我们当傻子糊弄。”

        “爷、老叔,你们别不信,这钱真是我倒腾国库券赚来的。

        我到京城的时候无意间从报纸上看到国家允许国库券个人交易的消息,然后刚好我有个同学家是浦江的,他说浦江那边面值100的国库券他们103收。

        我又打听别处的国库券价格,发现有的地方国库券卖出价格不足100。

        这中间有好几块的差价,于是我就找个人合伙,低买高卖才挣来这么多钱。”

        说真话他们不信,江河只好把事情前因后果,以九分真一分假的形式说了出来。

        江爱国一听顿时火了:“爸,你瞧瞧,他这才多大就开始投机倒把了,让人抓住有几个脑袋够人家毙的。”

        “老叔,是合法的。”江河辩解一句。

        老爷子没理会自己儿子,看着江河继续问:“你告诉爷爷,你倒腾国库券到底赚了多少钱?”

        江河弱弱的伸出两根手指。

        “2万?”

        江河眼睛转了转:“差不多吧。”

        他是真不打算说太多了,万一给家里人吓到咋整。

        江爱国心头猛的一跳,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满心的惊恐。

        投机倒把赚了2万块钱,这他妈够枪毙好几回了。

        他是吓得不行,反观江河爷爷倒是风轻云淡的。

        要不就是见过世面,要不就是看过报纸知道财政部的消息。

        一口气把事情说完,江河端起酒杯正准备再来一口,老爷子伸手挡下。

        从江河手中抢下酒杯,在他愣头愣脑的注视下把酒杯中的酒重新倒进酒壶里。

        “行了,回里屋睡觉去吧。”

        江河懵了,合着您老刚刚又叹息又抹泪的,那都是为了让他说实话苦肉计啊?

        没见过心眼这多的爷爷啊!

        忒离谱了!

        不情不愿的走到最里屋,屋外的爷俩低声嘀咕。

        到家第一天就这么过去,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应该是白天眯了一阵的关系,江河折腾到半夜反反复复总是睡不着。

        心里想着老叔两口子下岗的事情,总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

        “爷,你睡了吗?”江河小声试探一句。

        “睡了。”

        江河:……

        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爷,我回手就给你一眼炮。

        “爷,我想跟你说个事。”

        “嗯~”

        “我想问咱家能不能搬到京城去?

        现在我老叔老婶都下岗了,家里经济来源没有不说,在春城这边也没啥好的发展。

        私企现在不好过,国企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再说我老叔他俩也进不去国企啊,人挪活树挪死,咱还不如去京城讨生活呢。

        天子脚下以后得发展肯定比春城强,而且咱家在这头也没啥亲戚。

        其实晚上我没说实话,我挣的钱比2万还多不少呢。

        我用赚来的钱京城那边还买了套院子,绝对够咱一家住的了。

        爷,你说呢?”

        “说什么说,赶紧睡觉。”老爷子似乎并不想离开春城,语气并不强烈的呵斥一句。

        “不是,爷您好好想想...”

        啪~

        正想再劝两句,老爷子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拍在江河脑袋上,直接让他把接下来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江河特不理解,为啥这老爷子不想离开春城。

        可别说故土难离,打江河小时候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家坟茔地在哪儿。

        别人家年年上坟的时候,只有他们江家那叫一个消停。

        如果说这种也算故土,那江河还真就无话可说。

        就在这种想不通的情况下,江河沉沉睡了过去。

        而旁边躺在自己被窝的老爷子叹息一声:“京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