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38章 无题

第38章 无题

        江河答应剪头之后,老爷子埋怨道:“你去学校这几个月怎么没想着给你老叔厂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呢?给你带的钱够花了么?”

        “钱够花,起初是因为长途电话费太贵了,后来学习比较忙,我就没顾上往家里打电话。下学期我一定经常打电话。”江河随便找了个理由。

        其实他不是没想过给家里打电话,只是他这个占据了别人身体的小偷刚开始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

        从他买两旅行包礼物就能看出来,这里面未免没有心虚补偿的意思。

        不过现在不用了...

        把江雪这丫头放到炕上,江河也顾不得给她脱鞋了。

        从江海手里接过旅行袋,一边拉开拉链,一边献宝似的开口说:“爷,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江河从包里掏出两罐茶叶。

        “乱花钱,有那钱你在学校吃饱了比啥不强。”老爷子又是训了一句。

        “没多少钱,我给您泡一杯,您尝尝这茶叶。”

        一旁的江海见了,狗腿的争着要给老爷子泡茶。

        江河也乐的清闲,任由这小子接手。

        不多会功夫,茶被泡好了,在江河期待的眼神中,老爷子吹了两下然后抿了一口。

        原以为这不说受到夸奖,怎么着也能得个好评吧...

        谁曾想...

        “啥茶叶啊,一点滋味都没有,一点都不如红茶好喝。”

        这大价钱买来的茶叶算是白买了。

        心里苦笑一声,江河开始从旅行包里往出掏东西。

        拿出一套牛仔服扔给一旁眼巴巴的江海:“小海,这衣服给你买的,你穿上试试合身不?”

        “爷,这是给你的...”

        “这是给小六百的...”

        一样又一样各式各样的衣服、裤子、鞋子以及奶粉、麦乳精,两个旅行袋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之后,炕上满满铺了一层。

        江海和小江雪没心没肺的只顾着高兴。

        老爷子和老婶张容看着江河就没有半分喜意了,目光深处透着一股担忧。

        只因炕上摆放的这些东西价格恐怕得大几百。

        别的不说就说那麦乳精,都不是一般人家能吃得起的。

        这孩子可别走上歪路啊!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老爷子没忍住问道。

        江河解释说:“我在学校写了个剧本,被电视台看中了,电视台要拍成电视剧,这都是人家电视台给的编剧费。”

        剧本不剧本的老爷子不懂,仔细看看自己大孙子目光清明,举止间也没有以前那般说谎就摸鼻子的小动作。

        这让老爷子稍稍放下了心。

        “钱剩了么?”

        “啊?剩了,还剩下3000多。”江河一边答应,一边把口袋里3000多块钱掏出来。

        其实他身上远不止这么点儿,主要怕都拿出来给家里人吓到。

        可就是这3000多块钱还是让老婶张容吓了一跳。

        他们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也不过160块钱。

        这都赶上他们两口子两年的工资了。

        “你自己留1000,剩下的给你老婶。”

        老爷子直接发话,江河自然没意见,再说这点钱对他来说确实是九牛一毛。

        接下来老爷子似乎是相信了江河的说辞,也不再过问他的事。

        闭上眼睛听着收音机里面咿咿呀呀的京剧,跟着摇头晃脑。

        弄得江河也摸不准这老爷子到底是信他了,还是没信他。

        “大哥,这麦乳精我尝尝行嘛?我还没吃过呢。”

        江海凑到江河身边,一脸馋像。

        买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给家里人吃的。

        想吃就吃呗。

        让江海拿过来江河水杯,一杯泡上麦乳精、一杯泡上奶粉。

        江海等不到水温下来,拿着匙子往嘴里送了两口,一个劲的说好吃。

        这东西穿越前江河小时候是喝过的,原本印象里这东西味道不错。

        等到水温降下来一点,江河忍不住又尝了一口,像找找从前的感觉。

        感觉有粗糙颗粒感,甜度也不够,与流行的饮料相比,麦乳精应该只能算是低糖或是半糖的感觉。

        差评!

        纳闷儿,这玩意为啥以前会觉得好喝呢...

        下午5点多的时候,老叔江爱国回到家。

        一进屋闻见厨房扑鼻的肉香味,知道自己媳妇应该是炖肉了。

        江爱国略微有些不喜,大侄子年后开学要钱,自己儿子读高中也要钱。

        再加上他们两口子现在都下岗了,日子可不能像以前那样过了。

        心里不喜,倒也没表现出来。

        反而像以往一样问:“今儿炖肉了?”

        张容看了眼门口站着满脸疲惫,却强撑笑脸的丈夫:“嗯,小河回来了...”

        江爱国愣了下,然后快步走进屋。

        屋里江河和小妹江雪躺在热炕头上睡得正香,老爷子出门遛弯去了,江海换了身新衣服早不知道跑哪儿野去了。

        看着自己侄子睡着呢,江爱国又退了出去。

        张容把江河给她的2000多块钱交给丈夫。

        “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小河说写剧本赚的,咱爸让他留了一千,剩下的全在这了。”

        江爱国听后立刻打算把江河叫起来,问问到底怎么个情况。

        可张容死死的把他拦住,嘴上还说咱爸都没细问呢,你先别着急了。

        不放心的江爱国又走出家门,准备给自己电影厂的朋友打电话问问情况。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江海又准点跑了回来。

        桌上已经做了好几样菜,旁边还放着一盆煮好的面条。

        老爷子动筷子之后,大家伙这才开始动筷。

        饭桌上,其余人一切如故。

        老爷子捏着酒盅,喝着小酒有滋有味。

        江爱国就显得心事重重了,一杯又一杯的下肚,更像是再喝闷酒。

        江河多精明一家伙,一看老叔那样子就知道有话问。

        不过他也没主动开口,还是不怕这个老叔。

        整个家里平常虽然江爱国说了算,但说到底江河爷爷那才是一家之主。

        老爷子一句话,江爱国这个叔叔立马老实的。

        江海和江雪吃的很快,没多大会一个个吃饱了。

        江爱国给媳妇张容使了个眼色,张容立刻带着两个已经换上新衣服的孩子走出屋子。

        江河一看这是要开始发问了呀。

        继续磨磨蹭蹭的吃饭,等着叔叔江爱国开口。

        果然,三人一离开,江爱国猛的喝了一大口白酒,放下酒盅目光灼灼的看着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