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30章 托人

第30章 托人

        第二天表演课,班主任林红同气色红润的走进教室,看来心情应该不错。

        进屋之后,目光扫了一眼,扫到江河和刘浆身上时。

        脸上突然一板:“江河、刘浆,你们以后晚上少给我去女生宿舍那边。”

        江河答得痛快:“是,老师。”

        刘浆却一脸茫然,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果然,他的无辜表情让班内女生们一个个笑的不停。

        刘浆立马看向江河:“四儿,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没关系,老师说什么我们答应就是了。”江河淡定的回了一句。

        刘浆狐疑的看了江河一眼,看着林红同已经开始授课了,就没有继续追问。

        下课后,刘浆立马找他的搭对问清楚。

        得知事情的原委,脸色都绿了。

        这也太损了。

        没这么坑人的啊!

        想找江河算账吧,可四下一瞧,教室内哪里还有江河的身影...

        出了学校的江河在xc区转了转。

        江河发现在这没啥熟悉人的京城,要说买一套房子还真不是简单的事。

        别的不说,最重要的是他都不知道谁卖四合院。

        这你怎么买,合着不能挨家挨户打听有没有人卖房吧。

        思来想去还得找京城本地人打听一下才对。

        秉着这个心思,江河来到了秀水街。

        秀水街依旧如以往那般热闹,似乎并没有受外界大环境的太多影响。

        轻车熟路的来到胡乃忠摊位跟前,这家伙果然在这。

        “胡哥。”

        胡乃忠抬头一看,见江河站在这里,立刻高兴相让:“江老弟,2个多月没见你,你这干嘛去了?”

        江河接过马扎坐下,笑着回道:“胡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除了在学校排话剧,我这还能干嘛啊!”

        “成,两个月没见,这身行头看着倒是不错,发型整得也挺时髦。”

        “时髦什么呀,我这就是懒得去理发,不然才不会拿皮套扎着呢。”

        笑着回了一句。

        “胡哥,这次我过来有件事想找你帮帮忙。”

        “什么事?你说我听听?”胡乃忠没有立刻答应。

        或许是怕江河求他办什么不好办的事吧。

        要是有个能让人纳头便拜的buff多好...

        甩了甩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江河开口说:“胡哥,是这么个事,我叔叔今年做买卖挣了点钱,想着我在京城读书没个落脚的地方,打算在京城买一套四合院儿。

        我在这边没什么认识人,也不知道谁要卖四合院,思来想去这不找到胡哥你了么。”

        胡乃忠诧异的看了眼江河:“江老弟,你确定是四合院,而不是大杂院?”

        “当然是四合院。”

        大杂院自己买它干啥啊,就为了以后闹心?

        “位置呢?”

        “尽量在什刹海那一带吧!”

        “几进的院?”

        “都可以。”

        就这地段,还问几进的院子。

        无论大小都血赚好吧,往后也就几年的功夫,这边的院子价格就得翻好几倍。

        胡乃忠闻言点了点头:“得,今儿我通知我哥们帮我留意着,有消息我去中戏通知你。”

        中戏...

        江河赶忙拒绝说:“胡哥不用,我过两天再过来你告诉我就成,你帮忙留意房子的事已经帮了大忙,怎么还好意思让你再跑一趟。”

        没办法谁让他当初骗胡乃忠说他是中戏的呢。

        说完江河不想在这事上多费口舌,直接从口袋里掏出200块钱:“胡哥,您这一天天比较忙,相识一场我就不跟你客套了。

        但是找人办事总不好让别人白跑,这点钱不是给你的,你给你那帮朋友们,就当老弟请他们吃饭了。”

        原以为事就应该是这么办的,天底下哪有让别人白帮忙的事啊。

        可胡乃忠瞧了江河手中的钱一眼,脸直接拉了下来。

        “江老弟,我帮你是因为咱们是朋友,你哥哥我虽然每个月赚的不多,但也足够养家糊口了,你这是寒碜我么?”

        语气之重让江河都是一愣。

        但随即江河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哪儿错了,现在毕竟是1989年!

        “胡哥,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不能让我不认识的人白辛苦。

        刚刚的话算我说错了,这钱我收回来。”

        果然,在江河把钱收好之后,胡乃忠的脸色立刻好看了许多。

        还是不能用后世的心态,来处理现在的事情啊!

        经过这件事之后,江河也算给自己提了个醒,心里琢磨着以后...见啥人说啥话!

        回了学校的江河,心里还想着四合院的事情。

        以至于和杨清、李亭排练节目的时候几次走神。

        “怎么心不在焉的?”

        停下排练,杨清大咧咧的坐到江河身边问道。

        江河立即诉苦说:“朋友遇到点事,需要京城本地人帮忙,可这找来找去,我只找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事情能不能成,还得看人家通知。”

        杨清不解:“那就等消息呗,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不想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啊,我也不想把所有希望都放到一个人的身上。”

        杨清看了看李亭,她们两个人可都不是京城本地人,这事还真就帮不上忙。

        李亭想了想,给江河出了个注意说:“我记得咱们班的许情好像是京城人...”

        一句话让江河有种瞬间开朗的感觉。

        没错,自己怎么把这个京圈公主给忘了,她可是在外交大院儿里面长大的,打听一下四合院这点事应该不算什么。

        “李亭,谢谢了啊,我这就过去找她。”

        江河风风火火的走了,留下杨清和李亭琢磨着他嘴里的朋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朋友。

        想了半天,两人自觉是猜不到了。

        不好猜啊!

        他江河半学期时间在学校只待了一个月,天知道他在外面认识什么人。

        这俩女人永远想不到,江河惯会无中生友...

        找了几个地方好不容易找到许情的位置,江河先是敲了敲门然后不等里面让进直接大喇喇的走进屋。

        哼...

        许情看了江河一眼,轻轻哼唧一声。

        江河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哪根筋搭错了,但是现在既然要求人,自然要有一副求人的样子。

        嘴角微微上扬,上下打量了许情一番,夸赞道:“许情,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漂亮,但是今天的你未免也有点太漂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