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10章 批发

第10章 批发

        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江河又陪笑着说:“大哥,您说话这口音跟俺们哪儿差不多,我还您是东北银呢。”

        “你东北哪儿的?”

        “春城。”

        “你春城的啊,当年我下乡就在春城那边的林场了。”

        这下两人突然有的聊了,对了几个暗号之后,青年回忆似的感慨:“林场那地方是真的苦,唯一值得称赞的也就飞龙的滋味还不错了。”

        那么苦还没忘了吃,也是个人才...

        青年这时也想起询问江河的来路。“老弟,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从春城跑到咱京城来了?”

        “是这样,我是咱中戏的学生,这几天请假出来逛逛。”

        也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总之江河下意识的没说自己的真实学校。

        “呦...还是大明星啊,怪不得长得这么招人恨。”

        江河:……

        这是真特么不会说话啊。

        不过你别说,江河心里非但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反而有些得意。

        兀自嘚瑟了两秒,江河接过青年递过来的马扎坐下问道:“大哥...”

        “我姓胡,我叫胡乃忠。”

        “胡哥,我叫江河。”

        两人互相通了下姓名,江河赶紧发问:“胡哥,我瞧着这条街大多都是卖衣服和土特产的,您这工艺品生意好做吗?”

        “好做什么呀,哥不瞒你说,要不是为了瞅瞅那些洋妞,这摊子你哥我老早就不摆了。”

        江河心里骂娘,这不是忽悠杀币呢么。

        想想也是,他跟胡乃忠一面之交上来就问人家生意上的事,人家能告诉他实话才怪。

        做生意的有几个傻子啊。

        想通之后,江河也不再提和生意有关的事情,反而听着胡乃忠给他介绍起自己接待过各个国家的驻华大使。

        江河听的倒是很认真,时不时的还捧上胡乃忠两句。

        让后者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正眉飞色舞说着话,远处三位外国女人走了过来。

        一年长、两年轻,而且态度很亲密。

        江河是个对外国人有些脸盲的人,随意扫了一眼也没太过留意。

        倒是胡乃忠满脸“肥羊来了”的笑容起身:海尔贝克夫人、请问你们今天准备买点什么?”

        中年妇人和两个外国妞在摊位上看了好一阵,最后在其中一个工艺品瓷器花瓶上指了一下,胡乃忠立刻领会的伸出两根手指。

        然后就听叽里呱啦一大堆,江河只能听懂其中两句。

        哦~耶~

        哦~买嘎~

        no~

        一番讨价还价。

        虽然语言不通,双方依旧你来我往,最终要价200块的瓷器被胡乃忠180块卖掉。

        而他也极为精明的露出一副亏大了的模样。

        付了钱的海尔贝克夫人满意离去,胡乃忠在原地也不避讳江河,美滋滋的数着刚到手的钞票。

        “真特么黑!”江河心里感叹了一句。

        目测那个瓷瓶工艺品的价格绝计不超过5块钱,胡乃忠这家伙这是含泪赚了175啊!

        该说不说,这秀水街里面的暴利属实是把江河惊到了。

        把钱收好,胡乃忠回到刚刚他坐的位置:“刚刚那位是d国驻华夏大使汉斯佩特·海尔贝克的夫人,旁边跟着的是她女儿。

        她们基本上每天都会来秀水街逛一圈,然后买点东西带回去。

        这群外国佬确实有钱,等你哥我把钱赚够了,咱也去国外瞧瞧去。”

        话语当中透着对国外的美好向往。

        江河有心想说些什么,可是想了想说也白说。

        至少在这年头许多国人都认为外国的月亮是比国内圆的。

        “胡哥,这些外国人来这边买东西都会用华元啊?”江河问出心底疑惑,他可是瞧得清楚那海尔贝克的夫人付钱时用的rmb。

        胡乃忠回答说:“也不全是,但要是赶上他们用美元的话,那可就大赚了。

        现在1美元能换华元3.8左右,可实际黑市上,有人能给出6元的价格来换1美元。

        但是这种时候比较少,除非是那种价格昂贵的大宗商品,这秀水街一年都没有几次那种时候

        这帮洋鬼子也慢慢学精了。”

        江河点点头,胡乃忠说的这情况很正常。

        这时候美元能买到许多华元买不到的东西。

        比如友谊商店里面的商品,你有多少华元人家也不尿你。

        又在胡乃忠这里坐了一阵,始终没等来第二个上门的顾客。

        江河想了想,起身告辞。

        “江老弟,既然你要走那老哥也不留你了,啥时候有时间再来老哥这边坐坐啊。”

        “成,老哥你以后要是去了春城也联系我,我肯定好好招待你一番。”

        两个人各自说着很假的客套话,胡乃忠那番话倒是有几分真诚,江河可就假的离谱了。

        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能联系他个屁。

        合着不能特意跑到中戏找他吧?

        那肯定找也找不到。

        其实这秀水街里面的利润也算是暴利了,拿胡乃忠一单生意来说。

        这年头京城绝大多数人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一百八十块钱,但是他前后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就赚了别人要一个月才能赚到的钱。

        但是这生意有些古董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意思,想想也不太适合现在的江河去做。

        眼瞅着天都要黑了,江河琢磨着是要回学校还是继续下一站的时候。

        去往琉璃厂方向的公车恰好开了过来。

        得,不用纠结了。

        京城琉璃厂可是历史较为悠久的一个地方了。

        追溯历史甚至可以一度到元朝。

        江河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可这文化街来来往往的行人明显稀疏了很多。

        有些摊贩已经着手收摊了。

        江河倒是没指望在这里淘弄到什么好东西,没那个底蕴不说也没那份眼光。

        他现在的状态就是想搁京城里面四下转一转,好好找一门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积累财富的买卖。

        一个又一个的摊位看过去,大多都是一些书籍或者文房四宝。

        直到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面容憨厚的中年人摊铺前,被摊铺上羊皮卷吸引的江河停下了脚步。

        摊位上摆放着不少羊皮卷,这些羊皮卷都是卷起来的,入眼之处能看到的只有三个字——藏宝图。

        羊皮卷看上去确实十分老旧,但是一下摆在眼前二十多份藏宝图,让江河瞬间涨了姿势。

        原来这藏宝图也是能批发的。

        按说这种骗人的玩意,应该趁早远离才对,偏偏江河还真就停下了脚步。

        憨厚中年人看了眼江河稚嫩的脸庞,连一声招呼都没有。

        应该也是看出来了,江河不是能买得起他这“藏宝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