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在线阅读 - 第9章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第9章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袁因啊。

        这位可不是一般人。

        相声界曾经最牛比的花边新闻女主就是这位。

        先是嫁给了姓侯的相声演员,然后一扭头跟人家师侄小戴搞一堆儿去了。

        这事一般人真干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咱得承认,小戴年轻时候确实有点小帅的。

        老侯自己也是不长心,让自己师侄在他出差的时候,多去家里帮忙照顾照顾,顺便陪着妻子聊聊天。

        好嘛,整个儿一天字第一号大傻子。

        最终咋样,人家照顾到床上了吧...

        一想这乱七八糟的事,江河对袁因别提有多抵触了。

        这女人太牛笔了...

        “怎么?你不看看写的什么?”杨清见江河收回了手,忍不住问了一句。

        江河大义凛然的回道:“算了吧,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不能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学业。”

        殊不知刚刚就是他嘚嘚瑟瑟的想要瞧瞧别人怎么给他写的情书。

        说完,江河伸手把情书往回一推:“清姐,麻烦你把这东西私下还给袁因,也不用解释那么多,就说我没看就成。”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正事儿。”

        “我一直这么有正事好不好。”

        杨清点点头把情书收起,众人人也不再谈这个事,只当这事没发生。

        “对了,有件事我要跟你们说一下,我写的剧本被京城电视艺术中心工作人员拿走了,应该这两天就会给我传回来要不要拍的消息。

        如果确定要拍我的剧本,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有段时间不在学校了。”

        刘浆愣了下:“四儿,你什么时候写的剧本,我怎么没注意到?”

        “有些日子了。你每天都在攒自己的本子,哪有功夫注意我。”

        刘浆不说话了。

        确实这些日子他也是没闲着。

        不过他倒没想到江河不声不响的弄出来个剧本。

        艺术中心那边消息传来的很快,在次日下午鲁小威就特意跑到北电通知江河,京城电视艺术中心立项确定拍摄《渴望》。

        而且京城电视艺术中心投资200多万元,准备在西山脚下利用工程兵某部训练基地建成了我国电视剧生产行业第一座大型室内剧摄影棚。

        江河点点头,一切都没有因为他的进入而发生太大的变化。

        收好鲁小威留下的联系方式,江河知道他要动身去赚取在这个年代的第一桶金了。

        没选择跟学校内的同学道别,江河一个人趁着放学时间走出了北电的大门。

        一出校门,江河就认识到这年头是真的穷。

        别的不用说,只看这大中午北电门口一辆车顶放水的车子都没有就能看出一二。

        哪像后世,艺术院校但凡放学时间,豪车能特么排出二里地。

        行走在京城的大街上,江河思索着自己这第一桶金究竟要怎么来赚取。

        做点小买卖倒腾倒腾衣服、磁带无疑是一种比较稳妥的办法。

        但这样的赚钱方式来钱太慢了,江河急需一个在短时间就能获得大笔资金的生意。

        至于原因,那就是他把眼光瞄到了时代的巨浪身上。

        作为一个满手王炸的穿越者,信息上的差异就是他最好的武器。

        虽然距离那东西交易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江河还是想钻进市场喝一口汤。

        那单其实并不难,现在对江河来说难点在怎么快速在极短的时间赚到第一笔启动资金。

        摸了摸口袋里的100零几块本钱,说实话难度真不小。

        按部就班的赚钱肯定不难,难就难在江河等不了了。

        先到处瞧瞧吧!

        西单、东单,费了半天劲逛下来,江河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学校内这种感觉虽然也有,但是并不直观。

        一出校门这种感觉就太直观了。

        自行车停放点停放着数以百计的自行车。

        街边卖汽水的牌子上清晰的写着:北冰洋、每并0.25元;可乐每并0.35元;苹果每袋1元。

        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江河这是真的回不去了。

        盯着街边卖汽水的牌子看了老半天,尤其是那个“并”字。强忍着心里难受,江河快速上了公交车。

        确实不能再留了,再留下去江河怕自己忍不住去把字给人家改掉。

        每到一处江河看着其他的买卖心里总能生出点赚钱的想法。

        可每个买卖目前看起来来钱都太慢了。

        转悠了半天,最终还是没确定下来到底要做什么来钱快的买卖。

        “秀水街到了啊,有下车的赶紧往门口挪两步。”售票员语气不善的吼了两声。

        车里琢磨事情的江河心思动了动,然后向门口挤了过去。

        站在写着秀水市场的秀水街入口,耳边听着里面声嘶力竭的吆喝声。

        非但没让江河觉得不适,反而觉得倍亲切。

        不到200多米长的胡同聚集了2少说也得有200多个店铺,市场内的中间通道仅有3米多宽。

        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指着商铺内的商品比比划划的像是在讨价还价。

        在秀水街转了一圈,江河发现这里的商家是真鸡儿狠。

        对那些老外下手真是一点不留情,外面也就卖几毛的东西,他敢给你要几十。

        看着那些老外一路砍价从几十砍下去几块就乐的不行,好像赚到了的模样,江河就觉得很他妈无语。

        这些老外也特么太好糊弄了吧!

        一路看下来最终江河找了一个卖工艺品的店铺前停下。

        此刻店铺内没什么人,江河走进去,一个背对着门口的青年立刻满脸笑容的起身想迎。

        青年一米七几的个子,搭眼瞧上去浓眉大眼的,有那么点小帅,不过跟江河一比就完全不够看了。

        等青年看着江河东方式的面孔和一身极具标志性意义的国人服饰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这啥意思?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店里东西不卖,该干哈干哈去,没事来秀水街转悠什么。”

        卧槽,这口音...

        江河意外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不说这秀水街都是当初下乡的青年人,回到京城后找不到工作才来这里摆摊的么。

        这一嘴大碴子味儿是个什么鬼?

        因为有事要打听,对青年的冷淡江河也没在意。

        反而掏出一包中南海抽出一支向青年递过去:“大哥您东北银?”

        青年接过香烟,许是拿人手短的原因,语气稍稍放缓:“我可不是东北那嘎达的,我京城银。”

        王德发???

        江河感觉智商仿佛都受到了侮辱。

        你别说话了行嘛,劳资相信你是京城银了。

        真是离了个大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