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追尾必嫁,女总裁赖上我了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太好了。(求追读)

第六十四章 太好了。(求追读)

        挂断了电话。

        “哎……”

        方云瞅瞅卧室里镜子里的自己,看着乱杂杂的头发,抓了抓,渐渐地,昨晚的一些记忆断断续续地回来了一些,

        晕,方云拍拍脑门,我真叫了伊人姐的爸,明伊现在的董事长老秦了?我还要收购?她爸,应该是没生气吧?伊人姐的老爸肚量真够大的啊?

        方云对之前还不太熟悉的秦父也有点认知,但提心吊胆的情绪却没有松下去......因为他还突然想起来,他好像还当着这么多人面说了他挣钱是为娶媳妇......这丢死人了!

        十分钟后,方云纠结了半天,终于磨磨蹭蹭的出了伊人姐的闺房。

        客厅里,一个中年的阿姨在厨房里忙活,听到方云脚步声,人才赶紧起来,“方先生,您起了?”

        “啊,梅姨......起了,忙着呢?”方云有些心不在焉的。

        梅姨笑着一嗯,“小姐吩咐了,给您弄点醒酒暖胃的小菜。”

        梅姨是秦家的老人了,秦伊人偶尔会住市中心不回老宅,这边需要人照顾,梅姨就会过来,给伊人姐忙活,今天早上也是秦伊人安排司机从老宅一大早送过来的。

        太贴心了啊,方云觉得暖暖的。

        梅姨手很快,很快就把饭菜弄好了,方云吃下之后,也是比较强硬的主动去把碗筷,厨房收拾了。

        然后坐着和梅姨聊了一会儿家常,梅姨电话响了,有司机专门过来接她回老宅了。

        简单的道了别。

        偌大的公寓也就剩方云一个人了。

        他躺在沙发上,没有第一时间去坐车回家,而是又心情忐忑的摸出了手机,他现在还有些觉得难堪,不敢打电话,只是在聊天软件上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

        方云:“伊人姐......在忙呢?”

        “嗯。”说着忙,但那边回复得并不慢,“在老宅,看爷爷。”

        听伊人姐说过,她爷爷还在的,90多了,上次吴倩阿姨生日没来就是因为年龄大了,身体不方便。

        方云:“哦哦,有事那伊人姐你就先忙......”

        “也没什么大事......我妈让我陪着打麻将,呵呵。”秦伊人一边聊着,一边让家里人给她位置顶上,说了声,就上楼回到她老宅的卧室里去了,“怎么了小方?有事吗?”

        方云咕噜灌了自己一口水,“就是......伊人姐,如果我昨天失态说了些奇怪的话,你可别放在心上......”

        秦伊人笑了,“什么话?刚刚不是说了吗,我爸妈昨晚还挺开心的。”

        不是爸妈呀,方云刚刚回想的,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了,但他依稀记得他昨晚可是说了娶媳妇啥的。

        不过看伊人姐这反应,好像是没太注意到他这句话,是吧?

        方云松了口气,“那就好......那伊人姐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忙你忙。”

        “嗯......饭吃了吗?”

        “吃了吃了。”

        “我给梅姨打电话,梅姨刚刚可是夸你了......小方,嗯,我老师大叔,爸妈长辈们可是都挺喜欢你呢。”

        方云听着这么说,别说,心里还挺满足的,

        下边老爸秦明顶伊人的位置打了几把,不想玩了,于是上来叫伊人了,秦伊人应了一声,“行了,先不聊了,小方你也别和我客气,当自己家,还头昏下午就别走了,就在我家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好的。”方云心暖暖的。

        坐到沙发上兀自无语,感觉太飘飘然了,从和伊人俩人认识,这姐姐就照顾她,什么都能想着他,方方面面都周到,要不还是说姐姐好呢,

        而就是这种好呀,让方云莫名的就想陷进去,一开始他还挺理智的,很有分寸的处理着两人的关系,但处理着处理着,他咋莫名其妙地有那种想和人谈上一场甜甜恋爱的感觉了呢?

        也不是多想,伊人姐对自己呢?真就是对一个是她救命恩人,一个当弟弟的态度吗?可她好像不止是对弟弟啊,昨晚在台上,那一个个小眼神,小动作,都可是奔着他来的?

        方云又纠结又快乐,心情复杂极了。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方云也睡不着了,待在伊人姐家,现在也不想走,打开电视调了静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看哑剧,心情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一来是他也是个情场小白,实在喜欢瞎猜,二来就是之前一口一个姐,还说过把她当成亲姐姐了,方云就有点懊恼,伊人姐不能也把自己当亲弟弟了吧?好像当成亲弟弟,伊人姐的所作所为对他的照顾那也说得通......

        想不完,怎么也想不完。

        方云坐立不安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踌躇地搓着手,想找点事儿干。对了,给伊人姐收拾收拾屋子吧,人家昨天这么辛苦的让自己睡她家了,自己也该做些什么吧,想这么多没用,得实际行动。

        想到就做,也不管自己脑袋还有些胀乎乎的了,一挽袖子,跑去厨房开始给她家擦桌子擦油烟机了。伊人姐,九成九不会自己干家务的,肯定是有别人帮着收拾,桌子什么的都很干净,就是油烟机有一点脏了。

        方云一个人生活了不短时间了,油烟机从没雇人洗过,全是自己拆卸,所以做起来十分拿手。

        做完这些,方云又去卫生间冲了冲墩布,将她家的地擦干净,窗户也是,又拿了抹布和报纸,爬上窗户开始吭哧吭哧地收拾,末了把伊人姐卧室他昨晚睡过的被套枕套拆了下来,换上柜子里新的,连厕所洗衣机里,应该是昨天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也一起给洗了。

        屋子太大了,虽然应该是经常有人打扫,也不算脏,但方云还是忙活了整整三个小时,累得满头大汗,心里面却非常充实。

        下午五点半。

        方云蹲在门厅的鞋柜子前给伊人姐最后一双的黑高跟鞋擦油,吱呀,后面开门声响起。

        从屋外走出来的秦伊人咦了一声,“小方,你干什么呢?蹲在这门口干嘛呢?”

        闻声方云连忙一扭头,从那大白腿从下往上看上去,正是秦伊人回来了。

        ......